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八章 家有俏婢
    这些时日以来,华亭镇的军民张嘴闭嘴都是海外的见闻,有的真有的假,不过总体来说很是令人向往。尤其是军港那边隔三差五的便有一船一船的紫檀木运来,更令大家伙眼角发红。

    南洋金银遍地,财宝无数啊!

    尤其是那些各地的风俗见闻,更令卫鹰感兴趣。

    房俊信步走进院内,吩咐道:“这有何难?只是出了海别给本侯丢人便是。”

    “那不能!”

    卫鹰当即拍着胸脯指天划地的打保证。

    院内,两个漂亮得小仙女也似的侍女听闻到房俊的语声,立即脚步轻快的跑出来。

    半年未见,一股温馨瞬间就弥漫开来。

    卫鹰识趣的退出院子。

    两个小侍女脚步轻快的迎上来,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未语泪先流。

    “侯爷……”

    半年之间,房俊的气质有了明显的变化。较之以往愈发的从容有度,身子似乎愈加结实,脸上的肌肤似乎也更黑了一些……

    船行海上,狂风恶浪危险处处,又听闻在林邑国那边打了一仗得了两座城池,其中的凶险不必赘言。看着房俊似乎有些消瘦的脸颊,两个小侍女心疼得不行。

    房俊笑眯眯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丫头,心底也是感慨。

    半年未见,两个丫头似乎也愈发的长成了,该圆的地方圆,该翘的地方翘,容颜之间虽然难掩青涩的稚气,但雪腻的肌肤清淡的风韵都已表明,已然是可口的果实……

    *****

    硕大的浴桶,烫人的热水,一身浸入骨髓的疲惫都随着汗水被蒸发出来。再配上两个如花似玉巧笑嫣然的侍女一前一后的共浴,肌肤相贴耳鬓厮磨,那一股惬意令得房俊差一点呻吟出声。

    怪不得卢照邻那厮能作的出“只羡鸳鸯不羡仙”这等诗句来,不愧是同道中人……

    房俊微微合着双眼,头枕在柔软的双峰中间,形状、软硬都无比契合,鼻息之中充满了少女清幽的体香,几根柔软的玉指在头顶轻柔的按摩着穴道,令房俊神智有些悠然。

    另一个则跪在水中用肥皂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柔软的玉手配上肥皂的滑腻,那感觉几乎没治了……

    里里外外的清洗一番,放佛浑身的骨头都轻了三两。

    走出浴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榻上任由两个小侍女用雪白干净的帕子擦干身上的水渍,房俊直觉身体彻底的放松下来,昏昏欲睡。

    身体却在两双芊芊玉手的抚弄之下忠实的做出强壮男人所应有的反应,及至身体里那只亟待挣破牢笼行凶作恶的怪兽被一阵温暖湿润所包裹,房俊才猛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窘迫的发现自己居然没出息的爆发出来。

    两个小侍女掩着嘴巴吃吃的笑,房中昏暗的灯烛映着两张如花似玉的俏脸,红云密布。

    房俊细窄的蜂腰猛地一挺,在两声惊呼之中伸出猿臂,便将两个温软的身子揽入强壮的臂弯,然后猱身而上,两只大手分别捏住了一只柔软……

    夜漏更深,窗外秋雨潺潺,房内春意融融。

    *****

    翌日清晨,房俊早早醒来。

    窗外雨水沿着屋檐滴落,嘀嘀嗒嗒的泛着寒意,秋雨仍未停。

    房俊神清气爽,只是觉得一股尿意不可遏止的在凝聚,膀胱涨得生疼。

    动了一下手臂,方才发觉一左一右两个白玉也似的小侍女紧紧的贴着自己,华容恬淡,淡淡的呼吸带着香气喷洒在自己的颈间,细细暖暖。

    不知是哪个的一条白皙纤细的小腿正蜷缩起来,压在他的小腹处,难耐的尿意便来源于此。

    软玉温香,细腻的肌肤丝绸一般滑腻,可是这份温存也不能让房俊淡定的享受,咬着牙,轻轻将手臂从温软的胸膛处抽出来,想要起来放水。

    “嘤咛……”

    几乎是同时发出的两声轻吟,两个侍女同时被他惊醒。

    两双剪水双瞳定定的望着房俊,乍醒之后的迷茫尚未消散,而后便同时有两朵红晕在雪腻的脸颊上升起,两个小侍女娇羞无限的将头埋在房俊胸口,温软的身子贴得愈发紧密。

    房俊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因为尿意愈发的急迫了……

    拒绝了两个侍女的侍候,将她们塞回被子里,自己起身放了水,穿好衣服。两个小姑娘处经人事,有所损伤在所难免,房俊可知知道自己有多强壮,又憋了这么久,昨晚可是没轻折腾。让两个丫头忍着疼痛侍候自己,房俊做不出来。

    穿好衣服,回头看着床榻上并排躺在一起的两张如花似玉的俏脸,恰似并蒂莲花儿一般青春秀美,两双剪水双瞳温柔无限情意绵绵……

    房俊心中一片温热柔软,笑道:“好生歇息,离开时间太长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晚上等我回来。”

    而后,在两双温柔得能滴出水来的目光中转身离开……

    他的住处与镇公署只有几步之遥,晃晃悠悠便来到镇公署。

    裴行俭一向早起,被房俊委以重任之后更是一时一刻不敢懈怠,每日都是早早的来到镇公署处理公务。好在市舶司的规制、经营方略房俊都已经有书面的策划,裴行俭只需照章办事、执行就好,省却了大量精力。否则就算他有宰辅之才,此刻毕竟缺少历练,对于市舶司这种古之未有的新鲜事物也必然两眼一抹黑。

    见到房俊走进大堂,裴行俭赶紧放下手中公务,站起来迎上前去,恭恭敬敬的施礼道:“见过侯爷!”

    房俊于林邑国一战击溃真腊象兵并且购买两处海港之事,早已被往来的兵船传至华亭镇,裴行俭敬佩不已。

    房俊拍拍他的肩头,笑道:“市舶司筹备如何?”

    说着话,便自然的走到一侧的椅子上坐下,并未有占据主位的书案。

    这是既是向裴行俭表明对于这半年间对于他工作的认可,亦是表达今后的华亭镇还是由你当家。

    裴行俭心中温暖,展颜笑道:“千头万绪,属下如履薄冰啊,不过好在侯爷所制定的策划详细完备,属下只需按图索骥照章办事即可,一切都按计划施行,幸不辱命。”

    房俊欣慰点头:“好好干,等到将来廣州那边设立市舶司,本侯会举荐你前去担任市舶使。华亭镇市舶司虽然是从无到有,开天下之先河,但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地头,身后有着强力支持。到了廣州,哪里是冯盎的地盘,方能显示出你的手段能力。”

    不出意外,华亭镇市舶司将会带来大量的税收,满朝上下无人可以轻视,必将成为未来商税的重点。而华亭镇市舶司的成功,就意味着廣州市舶司的设立势在必行。

    眼下由于道路阻碍,岭南相当于孤悬在外的飞地,朝廷的掌控极其薄弱。故此,就商业一途来说全国可分为南北两块。华亭镇市舶司紧扼长江出海口,溯江而上可通过长江水道以及运河直抵关中、巴蜀、涿郡等等繁华地区,而廣州则掌控着岭南的商业。

    一南一北,两处市舶司,即可控制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商业。

    而一旦裴行俭能够成功在廣州将市舶司创办起来,不仅使得其能力有所锻炼,更会使得李二陛下的青睐,得到朝廷的重用。

    大唐两处市舶司的创办人,这可是一个无比重要的资历……

    裴行俭出身河东裴氏,乃是正经的官宦世家,如何能不懂得这其中的玄机?

    当即感激道:“多谢侯爷栽培,属下定然不负侯爷之期望,兢兢业业,用心办事!”

    这话算是表明心迹了,不管到哪儿,咱都是你的人!

    房俊哈哈一笑,尚未说话,忽地院子里传来一声大喝:“房俊,给老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