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苦逼的张亮
    

    紧接着,便有人喝叱道:“张大总管,请您客气一点!这里是华亭镇,不是您的沧海道,您若是这般放肆,别怪末将对您不客气!”

    “反了,反了!你这厮什么身份?虾兵蟹将一样的小角色,也敢在本帅面前叫嚣,真以为本帅的横刀不利?”

    “哼哼,末将官职虽然微不足道,但末将的长官是华亭侯,不是你张大总管,你敢动我试试?”

    “哇呀呀,真真是欺人太甚,来人,将这混账给本帅拿下!”

    “谁敢擅闯镇公署,统统给我拿下!”

    一阵脚步吵杂,双方喝叱叫骂,乱成一团。

    正堂内的房俊皱眉:“这位国公爷撒什么疯,谁招惹他了?”

    按说一位堂堂的国公爷怎地也得矜持一些吧?整个华亭镇张亮的爵位、官职最高,哪怕对房俊这边的人再是不爽,也应当顾忌一些体面。房俊刚刚从海外返回你便这般嚣张跋扈的冲门来,岂不有失体面?

    再者说了,那次雨刺杀的事件张亮在其可是扮演了龌蹉的角色,算房俊没有证据,可你自己心里难道没有点逼数?

    裴行俭“嘿嘿”一笑,得意道:“那位最近过得相当不顺心啊,当初侯爷您可是跟陛下面前打了包票,说是沧海道不用民部和陛下的内帑拨发一钱,您自力更生,给陛下拉出来一支纵横无敌的水师。可以说这沧海道总管府是您一手支撑起来,现在张亮摘了桃子坐享其成,怎么好意思开口跟朝廷要拨款?他又没有侯爷你点石成金的本事,口袋空空日子过得艰难,可人吃马嚼的哪天不得花钱?张亮以往跟阳羡周氏有些交情,阳羡周氏大抵也是碍不过情面,偷偷捐赠了一些辎重钱粮,总数大抵在五千贯下。可惜被苏大都督给查获扣押下来,张亮去寻了几次苏大都督的晦气,却连苏大都督的面都没见到,这不见到您回来了,想必是来要个说法。”

    房俊心了然。

    张亮鸠占鹊巢将自己一手创建的沧海道抢了过去,朝还是有不少非议的。他自然要干出一些成绩才能在李二陛下面前挺直腰板,让那些非议的臣武将们闭嘴。既然如此,最低的限度也不能房俊担任大总管的时候差劲。房俊在此不仅不要朝廷的一钱拨款,反而创出“盐田”这个一本万利的生财之道,整个沧海道虽然实力有限,但是房俊名下的江南船厂、华亭镇码头、制造局等等部门都可以无限度的支持沧海道。

    然而现在张亮成为沧海道的大总管之后,房俊名下的所有产业自然尽数剥离出去,沧海道名存实亡,只剩下几十艘破破烂烂房俊看都不愿看一眼的破船,以及几百老弱残兵……

    这种情况下,张亮如何有颜面去跟朝廷要钱?

    只要他张嘴了,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是承认自己不如房俊。

    既然当初是世家门阀支持他坐这个大总管的位置,那么现在张亮的破局之法,自然是要寻求世家门阀的支持。

    房俊问道:“那阳羡周氏亦是江东豪族,以什么借口扣了人家的船货钱粮?周氏没要个说法?”

    裴行俭傲然道:“要什么借口?这江南现在是咱们的地盘,想扣扣,哪个敢说话?即便是苏州刺史都闭嘴不言,谁活腻歪了敢叽叽歪歪!周氏一直沉默,看情形是不打算发言,反正捐赠这些东西是碍不过情面,既然捐了,算还了人情,被水师扣押又关他们什么事?”

    房俊心说你这不废话么,那苏州刺史早被绑着了咱们的船,怎么可能帮周氏和张亮说话?

    而且裴行俭好像有点膨胀……

    只是不知这是他自己骄傲了,还是整个华亭镇下都是这种心态?

    便训斥道:“胡闹!那阳羡周氏好歹也是盐田的大股东,那也算是合作伙伴,扣了人家的船货钱粮怎能连个交待都没有?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要讲规矩。”

    裴行俭有些尴尬,也有些忐忑,意识到自己有些忘乎所以了。房俊说的没错,规矩是要遵守的,不能想怎么样怎么样,否则大家都不按规矩来,岂不是乱了套?

    连忙说道:“属下知错了,稍后便与苏都督商议,定然叫周氏心服口服,无话可说。”

    房俊点点头:“想好了用什么借口没有?”

    裴行俭道:“这个……还未想好。”

    房俊想了想,说道:“说周氏的货船涉嫌走私,想要将船的货物钱粮运往高句丽,随便往船舱里塞几柄横刀或者几套甲胄……”

    裴行俭目瞪口呆。

    “这个……侯爷,太狠了吧?”

    走私钱粮也罢了,大不了是抄没罚款,可走私兵器甲胄,那可是资敌的大罪,可以抄家了都!

    房俊瞪眼道:“周氏明知道咱们与张亮之间的龌蹉,却还要资助捐赠张亮,那是未将本侯放在眼里。既然如此,得不仅仅是让他无话可说,而且要给他足够的威慑!否则今日碍不过情面从而资助钱粮,明日是否能资助兵刃,甚至派出族战兵襄助?”

    裴行俭明白了,房俊这是要敲山震虎。

    既然周氏敢偷偷摸摸的资助张亮,老子把你往死里折腾!往后谁还敢帮张亮,得做好被房俊收拾的准备。

    “属下立即办,只是这位……您见不见?”裴行俭指了指外面,张亮还在院子里大叫大嚷的呵斥呢。到底是一路总管,又是国公身份,镇公署里的兵卒说得倒是挺狠,却也不敢当真动手。

    房俊翻个白眼:“他相见我得见?他以为他是谁!出去告诉他,本侯旅途匹配尚未起床,要么先回去,要么等着本侯醒了再说。”

    裴行俭嘴角扯了扯,心里腹诽。

    刚刚是谁大义凛然的教训我办事要守规矩来着?一转眼您不守规矩了。那位好歹也是位国公啊,您却让他等着你睡觉醒了再说……

    官场之最基本的规则在您眼里是儿戏。

    “那行,属下这出去打发了这位……”

    裴行俭站起身走了出去。

    房俊优哉游哉的喝茶,听着外面的动静。

    自然是张亮暴跳如雷的怒骂吼叫……

    房俊顿时心情舒畅。

    一次差点被这老小子害死,如今折辱他一番,总算是出了口恶气。不过只要张亮还继续呆在华亭镇,总有一天给你挖个大坑,让你掉进去爬不出来!

    对于张亮这种阴险的家伙,根本没必要讲究什么官场的规则,若是有机会让这家伙脱层皮,房俊绝对乐见其成,毫不犹豫的推一把……

    好半晌,裴行俭才笑嘻嘻的回来。

    “属下这给江南的士族和商贾发去公函,召集他们十日之后市舶司正是运营。”

    房俊点头,说道:“今日林邑国那边的行商亦会赶到一批,你要安排人做好接待,并且正式知会所有的商贾,从市舶司开始运营起,所有未经市舶司而开战的贸易,统统按照走私处理,水师即日起开始沿着海路航线巡逻,北至山東萊州,南至明州,此区域之内一经查获有海贸行为,严惩不贷!”

    “诺!”

    裴行俭大声应是,心豪气顿生。

    华亭镇市舶司的运营,算是开自古未有之先河,从此之后,商贸将愈加规范,自古以来都不受重视的商贾之事将会搬台面,受到严格管制,再不复以往随意经商、肆意打压商贾之境况。

    而且裴行俭知道,运营市舶司只是房俊宏大计划的冰山一角,从市舶司的设立规范商业行为,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征收商税,这才是房俊的最终目的!

    只要商税开始征收,必将给国库带来充沛的收入,届时钱粮充足,大唐的虎贲劲旅再无粮草辎重之忧,试问天下间还有谁能是敌手?

    前所未有之浩然盛世,已然拉开大幕!

    如此风云激荡、古之未有的大变局,岂不正是吾辈男儿大展身手的千古良机?

    这一刻,裴行俭雄心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