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万家生佛华亭侯
    第九百三十二章万家生佛华亭侯

    房俊点头道:“市舶司运营的当日,新式竹纸就将正式上市。这种竹纸的成本极低,质量极佳,陆氏有长远的眼光,不打算太高价格很捞一笔,而是走薄利多销的路线,首先将竹纸的小路铺遍大唐,然后远销海外。”

    “如此甚好,名声比什么都重要,此举定然使得陆氏受到天下读书人的推崇。而民声有了,财富自然水到渠成源源而来,这才是一个家族所应该走的正路。”

    周伯显赞叹道。

    二人绝口不提所谓的“贩卖兵器”之事……

    事实上两人心里都清楚对方的意思。

    周氏忌惮房俊,所以方才偷偷摸摸的给张亮支持,而不是大张旗鼓的表态作对。房俊的罪名扣得着实狠,不过也是吓唬人的成分居多,不可能刚刚将顾氏剿灭,回头再将周氏抄家。

    那样一来,整个江南都会乱成一团,人人自危。

    房俊要的是周氏的一个态度,而今天周伯显亲自登门商谈阳羡红茶的合作经营之事,便是来送这个态度……

    都是聪明人,多余的话不必说。

    “周兄既然来了,何不随本侯一起前往市舶司衙门,见证一番大唐古之未有的新制度?”

    房俊发出邀请。

    今日正是市舶司运营的日子,整个江南以及中原、关中的商贾汇聚,都等着看看这个前所未见的新衙门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市舶司的成立等同于在海商的身上割肉,这是大家的共识了,只是这个肉到底割到什么程度,是不是能够让人忍受得了,那就一无所知了……

    整个天下都很好奇。

    周伯显苦笑一声,摇头叹气道:“侯爷还是没打算放过老朽啊……”

    整个江南的士族商贾都在,这时候房俊拉着他一同出现,意味着什么不言自喻。从今而后,阳羡周氏算是彻底上了房俊的船,想下都下不来。

    当然,周伯显尚未意识到的是这条船上去了,可就没人想下来,赶都赶不走……

    房俊哈哈大笑,揶揄道:“周兄何出此言?素闻江东水润气候宜美,沈周两族美人辈出,若非本侯已被陛下招为驸马,说不得这会儿早就请媒人前往周氏求得一位美人以为良配,何来放不放过一说呢?”

    沈周两族出美女,这可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评价。

    房俊只是开个玩笑,说者无心,周伯显却是心里一动,听者有意了。眼前这位前途不可限量那是肯定的,出将入相几乎毋须怀疑,现在民间就有“二十年后的朝堂必将由房俊掌控”这样的传说,很多人都承认这一点。

    与房俊作对是不行的,那么搞好关系就是必然。

    这位已经是皇帝的驸马,那么周氏若是从族中选出一位女子给他做妾,也不算是辱没了周氏的家门,毕竟正妻大妇乃是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

    两人各有心思,刚刚起身,便见到如東縣令孙承恩从外面走进来。

    这位老兄一贯衣着寒酸,因外面下着雨,所以一手打伞一手提起了官袍的衣角,露出一双满是补丁的管靴……

    孙承恩一进门,便见到两个人的目光都一起聚焦到自己的脚上,诧异的地头一瞅,便咧嘴笑道:“下着雨呢,没舍得穿新鞋,旧鞋脏了也不心疼,还跟脚。”

    神态自若,没有一丝一毫的窘迫拘谨。

    房俊算是彻底服了这位,客客气气的抱拳道:“半年未见,孙兄风采依旧,本侯心中甚慰。”

    孙承恩哈哈一笑,抱拳回礼道:“怎么,侯爷生怕下官吃不起饭会饿死?那您可就得发发善心了,您是天下数得着的大富豪,接济接济咱这个穷光蛋正好显示一下助人为乐的高尚品德。”

    每次见到这位穷官,房俊总是意外的心神舒畅,如此既做事又紧守本分的官员,放眼天下能有几个?

    他是真的敬佩!

    “听闻孙兄家有高堂,已然八十高龄?”

    “正是。家严去世很早,孙某如今都已不记得他的容貌了,自懂事以来,便是家慈孜孜不倦的教诲,方才有了孙某的今日,所幸孙某虽然并无大才,却能谨守本心,为民谋福祉,未曾辜负家慈的教导。前些时日某还曾与家慈言及侯爷之仁政惠及如東縣父老,家慈听了很开心,说是会在菩萨面前多烧几柱香,祈祷侯爷长命百岁,公侯万代。”

    说起自己的老母亲,孙承恩一脸严肃,眼眸中闪烁着温厚亲情,可见其对母亲的尊敬孺慕。

    房俊抱拳还礼道:“老人家过誉了……听闻孙兄最近正在翻盖新房?”

    孙承恩惊诧道:“侯爷这也知道?”

    房俊笑呵呵道:“江南江北方圆三百里之内,任何风吹草动都休想瞒过本侯的耳目!最是清廉守正的孙大县令盖新房,简直就是江左奇闻,本侯怎会不知?”

    孙承恩清廉那是出了名的,当官几年依旧两袖清风,冷不丁的盖新房甚至引起极大的反响。民间都在猜测是不是清官也同流合污了,不然哪里来的钱呢?而官场之上则是一片赞扬,大哥你终于舍得花钱了,你总是这么清廉,我们这些官员出门都不意思跟人打招呼啊……

    孙承恩以为房俊是开玩笑,没当回事儿。

    周伯显听了房俊否话语,却是心里咯噔一下,想到了自家偷偷摸摸资助张亮的事情。恐怕房俊此言未必是说笑,否则周家如此隐秘的行为,怎地船在吴淞江上的时候就被水师一举扣押、“人赃俱获”?

    看起来,房俊在江南的掌控力度,比所有的江南士族想象中都要大得多……

    房俊拍了拍孙承恩的肩膀,亲切道:“本侯这次出海,得了一批紫檀木,既然孙兄盖新房,那就赠送给孙兄几根打一套家具,迎来送往的脸面上也好看一些。清廉是最好的品德,但是也别把自己搞的隔绝于官场之外,否则想要做点事情都举步维艰,那可就得不偿失。另外,本侯着人再挑选几根上好的檀木,留着给伯母做寿材。”

    孙承恩就想拒绝。

    他本就是低调朴实的性格,该新房也只是在老宅的基础上翻新,总共也没有几件,摆上紫檀木的家具算是怎么回事?名贵是名贵,可是以后恐怕睡觉的时候都得睁着眼,唯恐小贼半夜给偷了去……

    但是听到房俊送给母亲做寿材,他拒绝不了。

    这年代的人对于这类事情并不忌讳,老人们甚至早早的就将自己去世之后的穿戴陪葬都挑自己喜欢的一律备齐,免得去世的时候手忙脚乱出差错,而且儿女们选的东西未必就是自己喜欢的。到了下面发现穿戴用品都不是自己惯常喜欢的,那得多郁闷?免不了天天给儿女托梦,骂骂这帮不肖子……

    寿材更是要早早的备好。

    寿材最好的材料就是檀香木和楠木,只是这两样木料极其珍贵,不仅价格贵,而且非常难得,不是有钱就买得到的。孙承恩是个大孝子,他可以拒绝自己享受,但是无法拒绝老母亲去世之后能有一口檀木的棺材。

    深吸口气,孙承恩整理了一下衣袍,郑重的一揖到地:“如此,下官就愧受了。”

    数次面对房俊,他施礼从未这般严肃过……

    房俊坦然受之,哈哈一笑:“孙兄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孙承恩直起腰,从怀中掏出一本账簿递给房俊,说道:“承蒙侯爷仁德,县中大多数渔民皆从皇家钱庄贷得钱款购置渔船,入秋这几个月正是海鱼长膘的时节,家家户户收获颇丰。尤其是侯爷您设计的这个拔网机,简直不要太好用!现在县中的百姓十家有八家都给您立了生祠,三时五节供奉香火,都说您是万家生佛!”

    房俊得意得不行,也不矜持了,笑道:“关中都说咱是呼风唤雨房遗爱,现在江东又说咱是万家生佛华亭侯!照这么说,是不是哪一天本侯也能位列仙班,成仙成佛?”

    心里这个舒坦,比当初升了官发了财都要舒坦十倍!

    没有什么是帮助那些穷苦人家过上好日子更能让人感受到成就感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