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市舶司运营
    周伯显觉得自己以前当真是脑子灌了水,才会允许三弟周叔显暗地里资助张亮的举动。他认为哪怕房俊再强势,也不会罔顾江南稳定而对周氏大动干戈。只要事后赔上一些利益取得房俊的原谅,既能报了张亮昔日的恩情使得周家的名声更好,使得张亮感恩戴德,亦能趁机搭上房俊这条线,毕竟以往哪怕是在盐田股份的拍卖上付出了大价钱,周家依旧游离于房俊的核心圈子之外。

    事实证明,周伯显的算计一点差多有没有。

    现在外界提起周家,谁不挑起大拇指赞一句仁义不忘本?宁愿冒着得罪房俊的危险亦要回报张亮的些许恩惠,人品无敌。而现在即便是面对房俊奉上利益俯首认错,又有谁能黑周家?

    识时务者为俊杰,周家小胳膊小腿的难道非得跟房俊拧着来才叫英雄?

    没有非议,只有同情。

    所以周伯显觉得自己算计得不错,一举两得。

    然而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这么周旋在房俊与张亮之间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以前他只是忌惮于房俊肆无忌惮的行事作风和掌握的权利,对于伏低做小颇有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无奈感,心里想着但凡有朝一日房俊式弱了,都会立即划清界限,甚至完全不抵触干一些落井下石的勾当。

    但是现在他方才真正看清房俊的能量。

    少年得志,家世显赫,简在帝心,能力超群……最重要的是这人有一个好名声!别以为官场之上充斥着各大世家门阀的子弟,便不将民间的呼喊放在眼里。这个时代的官僚与文人近乎于病态的在意自己的名声,哪怕一世清贫落魄潦倒,也不愿在史书之上留下一丝半点的瑕疵……

    仁义爱民的名声,使得房俊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声望。

    这样的一个大臣,就算是在朝中犯了错不得皇帝的欢心,想要处置他都得顾虑一下民间的反应,否则很可能遭受到隋炀帝那般不堪的名声,扣上一个“昏君”或者“奸佞”的罪名,受到万民唾骂,百世唾弃!

    这就是房俊的资本!

    拥有这样的资本,房俊的前途可不仅仅是“前程似锦”四个字就能囊括。

    不出意外,这将是大唐未来的一代名相!

    只要能够获得房俊的友谊和认可,阳羡周氏必将得到无与伦比的资源,家族复兴指日可待!可是现在呢?自己居然自作聪明的耍了小把戏想要左右逢源,一旦被房俊看穿这其中的伎俩……

    看着房俊与孙承恩走出去的背影,周伯显暗自担忧,赶紧跟了上去。

    这是一条大腿,周家说什么也得牢牢抱住,哪怕是将族中最出类拔萃的女子送给他当玩物,也在所不惜……

    小雨已然淅淅沥沥的下个不休,天色阴沉晦暗。

    整个华亭镇却放佛一锅烧开的沸水,不时有商船、画舫等等船只停靠在码头上,一个个锦衣华服的人士在仆婢簇拥之下登岸,前往市舶司衙门。

    一些早早来到此地的小商人目不暇给,看着一个一个只能在传说当中听闻的大文物纷纷前来,兴奋莫名。

    萧家、王家、陆家、谢家、袁家、沈家、朱家……这些江南最顶级的世家没有一家的名下有庞大的商铺产业,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整个江南超过九成九的商业都间接在他们的控制之下!

    这些人手执江南商业之牛耳,在华亭镇汇聚一堂,必然会对之后的江南商业版图形成难以估测的影响!

    市舶司衙门的建筑特色可以说超越了华夏自古以来的形式,钢筋水泥所构筑起来的颇有些罗马建筑风格的大厅宽敞明亮,没有锦绣华彩,没有雕梁画栋,没有富贵堂皇,就只有两个字大气!

    数百人济济一堂,四周高达三米的玻璃窗使得整个宽敞高大的大厅即便是在雨天也没有丝毫阴仄的感觉,人们说话所产生的回音嗡嗡作响。

    随着以房俊为首的一众市舶司官员由后面的侧门步入,大厅里瞬间安静下来。

    房俊坐在正中主位,一众署官分左右坐定。

    面带笑容环视一周,房俊微笑道:“诸位,今日之盛会,必将成为史书之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吾等汇聚于此,将会创立前所未有之商业格局!若干年后,今日与会者,必将被世世代代所铭记,铭记吾等今日所做的变革,铭记吾等对大唐之繁荣昌盛所做出的贡献,吾等之名,光耀千古!”

    台下先是一阵目瞪口呆,紧接着,“轰”的一声响起了一片议论。

    这高调起的,谁都不服,就服房二你!

    尼玛,收税也能这般正义堂皇,死房二还能要点脸不?

    是呀,你的名字肯定是流传千古了,自古以来朝廷就没有管制商业的先例,可是到了你这里就不得不多缴纳一笔赋税出来,国库将会因为你而充盈,你这功劳大了去了!

    ……

    这种各样的心思千奇百怪,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都默默的问候了一遍房家的祖宗十八代……

    所有的海贸都必须通过市舶司走转,否则就是走私,这简直就是史上最蛮横无理的政策!吾家作生意,只要各种关津之税缴纳也就行了,你管我的货物是从哪里下海,又是从哪里上岸?

    简直就是暴政啊!

    可惜的是,房俊的这个税收政策得到了皇帝陛下和政事堂诸位相公的同意,要在华亭镇施行。这已经上升到国策的程度,再多的不满也得照章执行,否则就是大罪。

    只要还不想造反,就得老老实实的认宰……

    “扣扣扣”

    房俊敲了敲桌子,所有的议论戛然而止,大厅里再一次肃静下来。

    “裴市舶使,给大家公布一下章程吧。”房俊向后靠在椅背上,对裴行俭摆了摆手。

    裴行俭直了直腰,环视一眼台下的众位江南富商巨贾,其实都是各大世家的子弟或者代言人。

    “但凡想要经营海贸的商人,都必须在华亭镇注册一个商铺,标明经营范围以及出资数额,同时按照经营范围缴纳一笔保证金,得到市舶司的许可之后颁发营业执照,便可拥有海贸之权利。否则,一律视为走私,朝廷必将严厉打击,从严惩处……”

    “轰!”

    低下又议论开了。

    吸收了上次拍卖盐田股权之时的教训,低下瞬间举起无数的手臂,这是有问题想要咨询的。

    裴行俭挥了挥手,朗声道:“肃静!”

    台下的议论声稍稍一滞,他才用手一指最前排的周伯显,笑问道:“周世伯可是有何疑问?”

    这位送给房俊一个不小的利益,显然已经跟房俊站在一处,那就是自己人,这样的机会自然要给自己人露脸,顺带着提升一下影响力。

    裴行俭一张帅脸笑容可掬,又年青得不像话,此刻台下不少世家子弟都心死活泛,是不是应该向家族建议一下,将这位河东裴氏的杰出子弟网罗到自己这边的阵营呢?

    这可是一位官场之上的明日之星啊,既是房俊的绝对心腹,又受到房俊的重用先是担当华亭镇的长史现在又是市舶使,在皇帝陛下面前也是挂了号的!

    只要市舶司的业务不至于太差,那就妥妥的受到皇帝的青睐,这么年青家世又这么好,未来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周伯显站了起来,先是冲房俊抱拳施礼,然后方才问裴行俭道:“刚刚裴市舶使言中,需要有意经营海贸的商家办理登记,不知这是为何?还有,您提及的缴纳保证金,不知是何故?这个保证金的数量,又是多少?还请裴市舶使为老朽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