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秋雨
    江南的秋雨比之梅雨时节毫不逊色,一场雨断断续续淅淅沥沥下了半个月,湿气颇重阴寒透骨,还没有停歇的意思。

    可即便是这样的雨天,华亭镇码头上照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冷清,处处热火朝天。一艘艘货船不停的进港离港,内地各州府的特产货物一船一船的运抵,然后被码头安装了铁质吊杆的装置卸到岸上,脚夫们驱赶着马车将这些货物运送到商家制定的仓库内储存。

    有进就有出,这边忙着卸货,别的船却在忙着装货。或是将南洋运抵的木料、稻米、香料等货物装上船顺着水路和运河运抵关中等处,或是胡商的货船装了满满一船丝绸亦或瓷器顺江而下驶出长江,漂洋过海的运到番邦异域。

    忙忙碌碌,欣欣向荣。

    房俊、孔颖达、聿明老头三人各自撑着一把油纸伞,信步走在码头的水泥路上。

    孔颖达指着江边那一座座铁质的龙门吊,赞叹道:“此物穷极格物至理,能够以一人之区区之力,便可将船上几百上千斤的货物轻松的装卸挪移,实在是巧妙。”

    房俊呵呵一笑:“怎么,您老不骂这是奇技淫巧,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自古以来都已遍地工匠为乐,在读书眼中,所有的人只要独好四书五经晓得圣贤之道就行了,那样的天下无争无斗,必将垂拱而治天下大同。

    最美好的人生就是耕读为乐,下地种种粮食用以裹腹,然后读者圣人的书本,这就是最最完美的世界。

    工匠是最最无用的人,人只要能吃白饭,能懂得圣人之道就行了,制造那么多的享乐之物有什么用?

    孔颖达哼了一声,瞪了房俊一眼:“真当老夫与那些腐儒一般毫无见识?”

    聿明老头却是深思飘忽,瞅着那龙门吊问道:“小子,为何这区区一根铁梁只是支点的位置不同,便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差异?支点跃进,想要吊起货物所需要的力量就越大,反之支点越是距离货物近一些,所需要的力气就越小……老夫最近昼夜苦思,却百思不得其解,小子何以教我?”

    老头是个疯狂的科学家,跟他的孙子聿明雷一样,遇上这等不懂的问题,非得琢磨个究竟出来不可,不然茶不思饭不想辗转难眠。

    自从龙门吊在码头上立起来,老头就对此产生看浓厚的兴趣。

    杠杆的现象他懂,以前却从未在意过。自从见到这个龙门吊,他就开始琢磨其中的道理。在他看来,这定然是属于天地之间最不可思议的道理,只要弄懂其中的原理,定然对得窥无上天道有着极大的好处……

    房俊苦笑。

    这要如何解释?

    杠杆的定律就放在那里,他已经无数次的跟这位科学狂人说过。但是老头非要究根问底的弄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那就牵扯到深奥的力学问题,甚至涉及到原子的运动方式……

    嗯,反正是以聿明老头所掌握的这个时代的科学道理,是无论无何也解释不明白的。

    老头还只是追问原理,聿明雷则更疯狂。

    房俊跟聿明雷说几百年前在西方有个老头说了一句话——在宇宙中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

    然而聿明雷就疯了。

    首先,房俊已经说过很多次脚下的大地很可能是一个圆球,这一点聿明雷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但是好歹是可以见证的。他可以乘船远航按着房俊所说一直向着一个方向前进,若是能够回到原点,那么脚下的大地就是圆球,反之则不然。

    但是就算脚下的地球是圆的,那得有多大?

    怎么可能一个人用根棍子就把这个地球翘起来?

    于是房俊让他做了一个实验。

    制造局最近试制了一尊重达两千斤的超级火炮,房俊准备了一根坚硬的木棍,在火炮的底部垫了一块砧木,然后让一个工匠家的孩子双手用力的一撬,将火炮撬动了……

    既然一个孩子可以撬得起一尊两千斤的火炮,那么用一个十倍长的棍子自然就能撬动两万斤的东西,那么无数倍长的杠杆,是不是就能撬起无数倍重量的东西,包括脚下的地球?

    聿明雷的世界观瞬间崩溃……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体验,就像“宇宙之外有着什么东西”一样,是一个常识所无法解释也无法理解的现象。

    房俊对于聿明雷的发疯表示很遗憾,这孩子只能自己慢慢的从臼巢中解脱出来,接受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的认知所无法解释的事情这个现实,谁都帮不了他。

    孔颖达对于这些东西只是好奇,他真正关心的不再这个上面。

    吴淞江上烟雨濛濛,对岸的山丘隐隐约约,宛如虎踞龙盘。

    老夫子叹着气说道:“京城里传来消息,说是陛下有意将水师学堂搬迁到长安,不允许设立在华亭镇这边。”

    房俊心中一震,失声道:“当真?”

    孔颖达扫了他一眼,没言语。

    论起对于朝中消息的掌握程度,房俊自然是不可能跟历经三朝的孔颖达相比。老夫子人虽然老了,影响力大大下降,但是徒子徒孙遍布朝堂,探听点消息自然无比轻松。

    房俊沉默。

    其实这一直都是他在担心的事情,只是他认为这样的情况会发生在水师学堂成立后,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时候才会出现。

    李二陛下不放心了啊……

    按照房俊的设想,水师学堂几乎相当于大唐的水师军校,以后所有的水师军官都将会出自这里。掌握着这所学校的负责人必然会在这些水师军官当中拥有者无与伦比的影响力,对于每一个帝王来说,这都是极大的威胁。

    不是李二陛下信不过房俊,而是他谁也不能信……

    房俊失望道:“是要打算取消了么?”

    在聿明家的主持之下,水师学堂的整体建筑基本已经竣工,再修建一些配套的建筑增添一些软件,明年开春就可以开学授课了……

    孔颖达站住身形,先是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然后回头看着一脸失落的房俊,问道:“为何如此失望?难道你想凭借这所学堂干点什么?”

    房俊随口说道:“当然要干点什么,那啥,不是您想的那样……”

    话说出口,他才醒悟孔颖达话语里的含义。

    房俊不由苦笑道:“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咱家虽然辈分差异、年龄悬殊,但也算得上忘年之交了。晚辈这性子您还不了解?骨子里其实最是懒惰,但凡能够偷懒推给别人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去争去抢,又怎么会有那等大逆不道的心思?晚辈对那个位置可半点野心都不曾有过,分明是自己找罪受么……”

    孔颖达点点头,认可了房俊的说法。

    这样一座培养水师军官的学堂,将会对于学堂的掌控者提供无与伦比的威望,若是心有异志者,定然可以从中受益。房俊的失落毫不遮掩,孔颖达还以为这小子是有什么想法……

    若是当真如此,说不得要好生的劝导一番。

    不过房俊的解释他完全接受,这小子就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让他去当皇帝,绝对是最难受的折磨……

    不过如此一来,孔颖达愈发好奇了。

    “那你为何如此执着的要修建这么一座学堂呢?”

    如此宏大的学堂,所需要的人力物力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而且还要面对以后无数年的投入,那可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一分钱的利润都看不见!

    如此没有回报的事情,图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