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六章 我无意天下,却心有猛虎
    图个啥?

    房俊望着走向龙门吊渐渐远去的聿明老头,轻声对孔颖达说道:“我所图者,千秋之大业!”

    孔颖达眼珠子都瞪圆了:“何谓千秋之大业?”

    既然无意于谋逆篡位,又何来千秋之大业?

    房俊呵呵一笑,揶揄道:“老夫子,您狭隘了!难不成在您的心目中,唯有制霸天下位登九五方能算得千秋之大业?”

    孔颖达最是不喜房俊这等嬉皮笑脸故作高深的模样,不悦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话一出口,自己也是无奈。

    不知为何,跟房俊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愈久,就越有一种打破了礼教规矩的感觉。孔颖达是文化人,是天下有名的大儒,讲究的君子如玉、恭谦知礼,活这么多念头何时与人说过这般“污秽”的言语?

    老头一脸不爽,都是被这个棒槌传染了,近墨者黑啊……

    房俊却是对这种谈话风格极为欣喜,若是一板一眼的说教模式,岂不是无趣之极?

    “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语,在晚辈心中从来都未曾将一家一姓的王朝霸业放在眼中。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王朝更迭帝王兴灭,放在这滔滔史书上亦不过是寥寥几笔,待到星移斗转时过境迁,谁又记得今日之帝王几何?”

    这话说的,何止大逆不道?

    简直可以诛灭九族了……

    不过孔颖达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纵观历史,世家豪族宛如恒河沙数,此起彼伏兴旺交替,却总有那么一家凭借着祖宗所创造的不世功业,能够安然一隅,地位超然。

    那就是山東孔家……

    无论任何朝代,无论谁是帝王,孔家都是天底下最最安静的那一个,也是最最安全的那一个。孔家从来不曾参与到争权夺利的漩涡之中,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美人,享受着天下无数儒家子弟的敬仰尊敬。

    没办法,谁叫人家有一个牛得不行的老祖宗呢?

    所以在孔家人的眼中,从来都不会在乎王朝的兴灭、帝王的更迭,因为无论是哪一朝哪一代,无论龙椅之上坐得是谁,都得对孔家礼遇有加。

    因为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孔家振臂一呼,任何一个强盛的帝国都会在瞬间烟消陨灭,分崩离析!

    别怀疑,全天下的读书人都是徒子徒孙的孔家就是有这样的能耐!

    孔颖达来兴趣了,欣然道:“说说你的想法。”

    房俊站定,左侧是滔滔的吴淞江水,天上是绵绵不绝的雨丝,他的脸上浮现着笑容,语气云淡风轻:“晚辈想要改革帝国的教育制度。”

    他像是说着家常,但是在孔颖达心中却不啻于一个惊雷劈到头顶!

    搞个教育制度?

    孔颖达目瞪口呆:“你个熊玩意,你是要造反啊?”

    房俊眉毛一挑:“父子,骂人不好!”

    孔颖达气笑了,瞪眼道:“骂你咋滴?别说你个熊犊子,你老子站在这儿,老夫照骂不误!”

    “得,您牛……”

    房俊一脸无奈,老家伙辈分太高,想骂就骂吧。

    孔颖达看着房俊,以为这孩子是不是脑子犯病了,问道:“说说,你是怎想的,居然想要改革教育制度,还有,现在的教育制度怎么了?”

    其实孔颖达心里还有一句没问出来,那就是现在的教育制度……是个什么制度?

    你又想改革成什么样?

    不过怕丢人,没好意思问。好歹也是大唐第一流的教育工作者,门徒无数桃李满天下,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现行的教育制度是个什么样的制度,又有何利弊之处……

    但是孔颖达知道,正是现在的这种教育方式使得世家门阀能够始终站在社会的巅峰,这是绝对不能改的。不管改革成什么样,只要改了,就是与天下为敌。

    不过这个棒槌与天下为敌的事情干了也不是一两回……

    房俊呵呵一笑,心中思虑多时的计划也没什么避讳,和盘托出。

    “现在的教育制度,我且将之命名为精英教育。顾名思义,这是将人才培养成精英的教育制度,每一个学生,都有可能是最顶尖的学者,最有学问的人。可惜的是,现在大唐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所谓的精英,而是更多的普通读书人……”

    教育制度的优劣,在后世就是一个社会上最为重要的争论话题。

    而应试教育更是饱受诟病,被喷得一无是处……

    中国孩子没自由,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

    家长更喜欢让孩子们课余时间参加补习班,或者练书法、学国画、玩乐器、背古诗等等。虽然现实生活根本用不到这些,但家长们普遍认为文采风流是很有必要的,万一穿越到古代就可以当王爷、做恶汉、差点都能当个超级书童、极品家丁什么的……?如果家长会起名字,给孩子取一个刘邦、李世民之类的名字,到了古代分分钟登上人生巅峰。

    反正一切皆有可能,谁知道呢……

    但是作为一个前世在官场浸淫多年的小官僚来说,那样的应试教育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一直到七十年代之前,国内的受教育程度还是一个低到让人发指的程度,谁都知道国家想强大、经济要腾飞就需要无数的人才,可是念书的人都没有几个,又哪里有人才?

    所以,国内的教育制度就必须反映国庆的需要,那个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不是外星殖民的高科技理论,我们要的是大批大批的知识分子来填补无数的岗位。

    原子弹有一颗就足够了,我们需要更多的是有学历的普通人,充斥到改革大潮中的各个岗位。

    正是这种特殊的国情,国内的高校成为将知识分子当作流水线产品从而生产的工厂……

    那不是落后,而是面对现状的一种无奈的妥协,更是社会发展的需要。社会发展的规律就决定了那样的一种教育制度,哪怕有人强硬的将其扭转为欧美一般的精英教育制度,最终照样还是得被社会的潮流强势逆转。

    某种程度来说,教育制度也是一种社会需求,有市场才会有产品,这是历史的必然。

    现在的大唐,跟后世建国之初的社会形势非常相似。

    最重要的一个共同点——识字率太低!

    一个国家如何才能长盛不衰?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国民素质!

    日本和德国挑战全世界,被大伙联合起来围殴,又是拆光工厂又是扔原子弹,搞得一清二白身无分文。结果呢?人家分分钟强国兴邦,GDP坐火箭一样雄起,照样还是世界强国!

    凭借的是什么?

    不是卖稀土不是卖市场,人家凭借的是国民素质!

    只要老百姓的素质在,就永远都是世界强国!

    这就是教育的重要!

    而大唐现如今施行的教育制度,就极度相似于后世欧美的精英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优秀的高端人才,是各大世家门阀今后的顶梁柱!

    但是这样的人才,对于大唐的强盛其实并没有帮助。

    想要让大唐真正强大起来、哪怕明日大唐亡了另立一国照样世世代代领先全世界,就必须推行全民教育!

    而“水师学堂”的设立初衷,就是这样一个面对全民招生的理想。学子从民间来,然后回到民间去,不指望他们对世家门阀构成什么威胁,只要民间的有识之士一点一点的躲起来,终有一天会量变引发质变。

    世家门阀是阻碍社会进步的毒瘤,但是这颗毒瘤却是寄生在动脉之上,轰轰烈烈的下刀子割去,后果必然是两败俱伤,甚至是不可承受之痛。

    房俊对于世家门阀的态度是坚决取缔打击,他心中有猛虎,但是他理智的明白这个过程要相对温和。

    所以他搞字典,搞活字印刷,现在又高全民教育……

    潜移默化之中,世家门阀必将渐渐的消亡。这是社会发展的大势,更是历史的必然,无可阻挡。

    孔颖达听着房俊娓娓道来,震惊得目瞪口呆,就连手中的雨伞歪了雨水打湿了肩膀都浑然不觉。

    太震撼了!

    这小王八蛋的脑子是怎么长的,难道这世上当真有生而知之者,一出世便是宰辅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