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三十七章 长孙无忌的釜底抽薪
    江南秋雨缠绵,关中已然是草木萧萧,寒风瑟瑟。

    在昆明池浪了一个夏天的李二陛下终于在入秋之后回到长安,闲置了几个月的太极宫再一次热闹起来。

    神龙殿内,地龙烧的滚热,窗外的寒风掠过落尽树叶的树梢,发出“呜呜”的尖锐声。

    刚刚完成冬至日祭天大典,李二陛下将几位大臣留下,有要事相商。

    殿内温暖如春,李二陛下坐在主位,命宫女给面前的数位大臣奉上香茗,君臣齐齐的喘了一阵气,冻僵的身体方才缓和过来。

    “冬至”在古代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节日。

    周秦时代以冬十一月为正月,以冬至为岁首过新年,把冬至作为节日来过源于汉代,盛于唐宋,相沿至今。

    汉代以冬至为“冬节”,官府要举行祝贺仪式称为“贺冬”,官方例行放假,官场流行互贺的“拜冬”礼俗。后汉书中有这样的记载:“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不听政,择吉辰而后省事。”所以这天朝廷上下要放假休息,军队待命,边塞闭关,商旅停业,亲朋各以美食相赠,相互拜访,欢乐地过一个“安身静体”的节日。魏晋六朝时,冬至称为“亚岁”,民众要向父母长辈拜节;宋朝以后,冬至逐渐成为祭祀祖先和神灵的节庆活动。

    及至隋唐两朝,冬至是祭天祀祖的日子,皇帝在这天要到郊外举行祭天大典,百姓在这一天要向父母尊长祭拜

    李二陛下饮了一口热茶,活动一下手脚,问道:“北边最近可有紧急军报?”

    每年到了气候寒冷之时,塞外蛮夷皆会入寇劫掠一番,抢夺物资粮草以备过冬。

    前些时日吐谷浑几个靠近大唐边境的部落先后有牧民入境烧杀劫掠,很是惊扰了百姓军民,河州、岷州两地军镇齐齐奏报,请朝中调拨军兵前往支援,以防吐谷浑寇边。

    李绩肃容道:“回禀陛下,目前境况尚可。不过吐谷浑和吐蕃两地今年大旱,谷物不丰水草凋敝,若是遇上一个严冬怕是难以挨过,是以微臣已然协调秦州、岐州、兴州、利州、绵州共五州兵马,各自抽调一部精兵前往边界,谨防蛮夷无衣无食之下破釜沉舟大规模入寇劫掠,以报边境万无一失。”

    李二陛下欣然颔首。

    自从李靖担任兵部尚书以来,朝中军事皆井井有条,有关边界安危皆能做到未雨绸缪、有备无患,不至于蛮夷入寇方才紧急调兵,从而手忙脚乱。

    李二陛下点点头,话题一转,又问道:“华亭镇市舶司可有奏报呈上?”

    市舶司的运营是当下第一等的大事,说是举国瞩目亦不为过。

    刚刚迁任民部尚书的唐俭恭声答道:“回陛下,昨日有呈文送达。华亭侯在呈文中言及一切顺利,已有两百一十九家商铺申请了海贸资格,其中有两百零八家获得了市舶司核准之后颁发了营业执照。共收取保证金三百七十六万贯,第一个月的税收尚在统计之中,预计有二十万贯左右,待到审核之后,即会押解进京,缴纳进入民部钱库。”

    唐俭本来在工部尚书任上退下来之后就打算致仕告老,不过却被李二陛下制定为民部尚书。起初唐俭是不大愿意干的,谁都知道东征在即,朝廷各处皆要节衣缩食,作为掌控帝国财政大权的民部最是责任重大。

    他早已功成名就,子孙亦都安稳入仕,政治上再无述求,更没有再进一步执掌政事堂的野心,因此很是抵触。

    不过李二陛下执意如此,他亦不敢推迟

    谁料到刚刚上任便有好消息,华亭镇市舶司的运营就好比一个重开了一处铸钱司,开始运营便有每月几十万贯的银钱收入,大大缓解了民部钱库的空虚紧迫。

    这民部尚书当起来自然有滋有味,各个衙门谁不得小意恭维?

    他报出这个数字,便听闻耳边响起一片吸气声

    这房俊简直就是神人,捞钱的法子层出不穷,难不成当真是“财神”转世?

    不约而同的,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皇帝左下首的房玄龄。

    房玄龄正襟危坐,眼睑低垂,面上纹丝不动。

    心却是忍不住吐槽:这混账小子怎地这么能折腾?这也不随我啊

    房俊递交给政事堂的市舶司策划当中,是没有“保证金”一说的,这是房俊异想天开临时弄出来的把戏,就算不经由政事堂的批准,擅自施行。按说这种行为是绝对不妥的,甭管好事坏事,谁也不能无组织无纪律吧?

    可是这一手无疑是投皇帝陛下之所好,皇帝最闹心的就是钱

    房玄龄瞅了瞅李二陛下的颜色,想了想,开口说道:“陛下,这个所谓的‘保证金’既未向民部申报,更未等到政事堂的批准,房俊在华亭镇之行为属于擅自妄为,臣恳请陛下处置。”

    一句话,就将几名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的大臣噎得不轻,乖乖的闭上嘴。

    “保证金”虽然得到数百万贯,但是究其根本,这毕竟是超出房俊职权范围的决定,相当于视朝廷法度于不顾。试想,若是全天下各州府县的长官都可以擅自巧立名目收刮钱财将会是何等后果?

    哪怕这笔钱最终如数流入国家财政,也是万万不开开此先例。这本是一个弹劾房俊的绝佳时机,哪怕皇帝心里爽快,也不得不按照朝廷法度严惩房俊。

    但问题是房玄龄站出来亲自指责房俊,请求处置,别人就不好插嘴了。这明显是房玄龄以退为进的招数,既然他都开口说自己的儿子应该处置,那么皇帝顺水推舟的小小惩罚,旁人就绝对不适合再出言加重这个处罚。

    除非你想跟房玄龄撕破脸,还要被皇帝陛下嫉恨

    李二陛下刚刚甚是开心,尚未想到这其中的关窍,见到房玄龄如此“大义灭亲”还有些诧异,不过转瞬便明白了房玄龄的用意。

    只是皇帝心中却是大不以为然。

    想明白了房玄龄如此“自伤八百”的缘由,便引申的想到房俊为何要如此做?

    如此绝妙的主意,只要事先给朝廷上一道奏折言明其中的运作和好处,无论民部亦或是政事堂甚至是他李二陛下,都绝对没有阻止的理由。

    可房俊为何偏偏就要不声不响的私下搞这么一出,送出这么大的一个把柄?

    李二陛下沉默不语,心里琢磨起来。

    大臣们也都不出声,神龙殿里显得有些安静,只有某一位大臣拿起茶杯饮水的时候发出轻微的“吸溜吸溜”声。

    沉默良久,李二陛下面上方才显现一抹苦笑,他想明白了房俊这么做的用意。

    小王八蛋这是有情绪了

    “陛下,臣有话说。”长孙无忌开口说道。

    李二陛下瞅了他一眼,笑道:“辅机,你也要参房俊一本,让朕好生惩罚他一番?”

    面上带笑,心里却有些腻歪。

    好歹你也是位国公,功勋无数,怎地总是跟一个小辈过不去,但凡逮着个机会都要落井下石一番?当初长孙冲的事件究根到底跟房俊其实没什么关系,都是长孙冲自己心术不正方才导致最后的结果,就因为这事儿便念念不忘时时作对么?

    气量太窄了啊!

    长孙无忌仿佛看不懂李二陛下笑容之中的含义,轻松说道:“老臣怎会有此想法?此时严格说来,房俊却是有失稳重,乱了朝廷法度,应当惩罚。不过说到底这件事也是一件好事,如此一笔钱财定可充盈国库,亦是大功一件。功过相抵,老臣的意思,便不奖不罚了吧?不过由此事亦可看出房俊之才华卓越,实在是后生可畏,当得起年青一辈当中最出类拔萃的人才。现如今沧海道正副大总管皆已有人担任,市舶司也已正式运营,前景喜人,江南的局面取得前所未有之稳定,这些亦是房俊不可抹煞之功劳。老臣以为,既然江南局面已然打开,房俊继续留在江南已无太多用处,陛下赏罚分明,何不将房俊召回京城,委以重任加以培养,以酬其功?”

    此言一出,殿内所有人都有些吃惊。

    长孙家与房俊的恩怨,整个关中谁不是心知肚明?所说事情的起因其实与房俊并无多大瓜葛,但是长孙家对于房俊的恨意却实实在在从未隐瞒。

    怎地现在却有帮房俊说起好话来了?

    那房俊现在已然是华亭侯,上一个官职乃是沧海道行军大总管,这若是将其召回长安“委以重任”,那得是什么样一个官职?

    估计最低也得是六部尚书的正职了!

    还未到二十岁的六部尚书

    大家都觉得心里怪怪的,虽说古有甘罗十二岁拜相美玉在前,可是甘罗也只是被秦王敕封为“上卿”,地位相当于丞相,实则就是个名誉头衔,并无实权。

    现在大唐就要迎来一位未满二十的实权六部尚书了么?

    正疑惑之间,忽闻一人朗声道:“陛下万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