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四十一章 贪婪的郭孝恪
    既是羊毛工坊起火,何以一墙之隔的酿酒作坊却要组止刺史府的兵卒救火?

    既是羊毛工坊起火,何以刺史府的兵卒偏偏要去隔壁的酿酒作坊救火?

    两个作坊皆是房俊的产业,既然酿酒作坊的工匠不怕被大火波及造成损失,何以刺史府的兵卒反倒比工匠还要上心?宁愿被统统捉拿下狱都要阻止兵卒救火?

    这一切都不符合逻辑。

    李二陛下沉思半晌,问道:“郭孝恪可还有何动作?”

    李绩心想陛下果然不是好欺瞒的,一眼便看出这其中的蹊跷之处,便说道:“兵部的细作亦有密信送回,言及在大火之后,西域一众胡商前往刺史府商议,因羊毛作坊毁于一旦,酿酒作坊也破败不堪且工匠已然被关入大狱,所以胡商提请西州刺史成立新的作坊。郭刺史在胡商的邀请之下牵头成立了新的酿酒作坊,继续葡萄酿的生产,只不过羊毛作坊却置之不理。西域现在正是深秋,刚好是牛羊牲畜褪毛之际,不少豢养牲畜出售羊毛的商人和百姓已经渐渐有了惶恐之意,生怕羊毛作坊从此倒闭,他们的羊毛将卖不出去。”

    “呵呵,好一个郭孝恪!”

    李二陛下咬着牙冷笑两声,脸色黑如锅底,怒气盈胸:“葡萄酿和羊毛乃是政事堂议定的稳定西域拉拢胡人的国策,他居然敢暗地策划将之占为己有,当真是见钱眼开的混账!没有房俊,他以为他就能玩得转这两样触及西域民生的商品?尤为可恶的是,他只看到葡萄酿赚钱,却将羊毛作坊弃之不顾,简直该死!”

    羊毛作坊的成立,房俊一直都在不停的投入,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利润产出。羊毛的纺织之法太过困难,房俊前前后后调往西域几十名工匠,夜以继日的研究却尚未曾有何效果。即便如此,为了安抚西域的牧民,使得更得的百姓能够“退田还牧”让朝廷达到以粮食控制西域的目的,房俊海量金钱的投入眼都不眨一下,更从未在他面前说过一句抱怨的话语。

    郭孝恪见到葡萄酿销往大江南北利润丰厚,将之占为己有;羊毛作坊只投入不产出无利可图,将之弃若敝履、弃之不顾……

    如此自私自利罔顾国家利益的行为,愈发映衬得房俊忠君爱国、甘于奉献的光芒。

    李绩也鄙视郭孝恪的为人。

    此人一直都在李绩的麾下效命,却总是投机钻营,不肯实心任事,李绩甚为不齿,一向都是若即若离,极为疏远。

    “陛下,微臣还有一事奏报。郭孝恪的次子郭待封之前在皇家水师之中效命,因与同袍口角辱及家人,触犯军规,被房俊杖责革除遣返回京。”

    李绩最是精明的一个人,从来都不曾搬弄是非,郭待封之事他只是据实以报,一字片语都不增加删改,更没有一个字是他的主观意见。

    可是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那还用得着表达什么态度么?

    李二陛下愈发恼怒,拍了拍桌案怒道:“好一个郭孝恪!真当朕是老了聋了傻了不成?居然为了一己私怨打击报复,简直混账透顶!尔明朝将此事上报政事堂,请几位宰辅即刻下令,命郭孝恪返回长安述职,其职务由副官暂代。朕倒是要看看,这混账有何话可说!”

    “诺!”

    李绩应了一声,却并为离去,担忧的说道:“陛下,郭孝恪此举极有可能使得西域的牧民心生惶恐从而引起动荡。辛辛苦苦一年豢养牲畜,到了最后羊毛却无法卖出去,一年努力化为乌有,这严寒的冬季要如何度过?微臣恳请陛下早作绸缪,以免西域局势发生动荡却措手不及。”

    李二陛下气得不轻,真想一道圣旨将郭孝恪的脑袋砍了,方才消解心头之恨!

    可是想想郭孝恪的功绩,到底狠不下心来。

    当年他出征洛阳剿灭王世充之时,于虎牢关遭到王世充与窦建德联军的抵抗。正是郭孝恪献策“固守虎牢,军临汜水,随机应变”,这才使得唐军大胜王世充、窦建德联军,有了青史彪炳的“三千破十万”赫赫战功。

    因此,李二陛下虽然对郭孝恪的贪婪愚蠢怒不可遏,却实在不忍杀之,只是令其返回长安述职,给他一个自辩的机会。

    可稳定的西域因此而陷入动荡,所有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李二陛下又怎能忍得住怒火?

    “娘咧!”

    李二陛下爆了句粗口,“你顺带着将这个隐患报之政事堂吧,让几位宰辅好生商议,定要拿出举措来稳定西域牧民,切不可发生动荡,坏了长久大计!”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房家的羊毛作坊立即重新开业,收购牧民的羊毛。但是现如今的形势,房俊已然接二连三的遭受委屈,李二陛下如何好意思张的开这个嘴?

    *****

    身处江南的房俊收到朝廷命其回京述职的公函之时,亦同时收到了西域的变故。

    镇公署的大堂内,房俊差点气笑了。

    “这郭孝恪脑子有病还是怎地?羊毛、葡萄这两样乃是政事堂议定的西域战略,他郭孝恪既然能担任西州刺史、安西都护,能不知道这是绝对不能违背的?居然敢为了报复某公然焚烧羊毛作坊,将酿酒作坊占为己有,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

    裴行俭看着一脸怒气的房俊,笑道:“侯爷家资百万贯,哪里在乎那一点小钱?随他郭孝恪怎么折腾,既然坏了朝廷的大事,自有陛下收拾他!”

    在他看来这不是正好么?

    损失了一点钱财,却使得郭孝恪惹恼了陛下以及政事堂的诸位宰辅,一撸到底都是轻的,说不得再给按加一个什么罪名连爵位都给削了!

    房俊摇头叹气道:“某恨不得将这个棒槌千刀万剐,可是从大局来说,却着实不愿意他这么做。现如今西域必然已经开始动荡,正是大量收购葡萄、羊毛的时节,牧民和百姓却不得不将这些一年的产出烂在手里,不乱才怪!”

    那郭孝恪当真是天真,以为砸了酿酒作坊,他就能将西域的葡萄酿占为己有老了?

    没有房家的“甘油”为葡萄酿过滤,原浆的西域葡萄酿口感回复到原来的口味,谁还愿意喝?没有享受过清凉甘醇的经过甘油处理的葡萄酿也就罢了,享受了好的再去尝试坏的,傻子才会喝!

    不出意外,葡萄酿的销量必然大大降低,将会直接导致葡萄的收购规模下降,更别说已经彻底停止的羊毛生意……

    恐怕现在的西域就已经动荡不安了。

    这个郭孝恪当真是愚蠢啊!

    自己殚精竭虑的想出这么一个控制西域的妙策,就被这个贪婪的家伙全都毁了……

    大堂之中的苏定方、裴行俭等人却对房俊肃然起敬。

    不在乎一己私怨,不在乎损失钱财,却再为帝国的西域政策忧心忡忡,俨然有国士之风!

    裴行俭愤然道:“侯爷忠君爱国,天日昭昭!在江南所立下的功勋更是威服天下,何故却要遭受奸佞谗言的攻歼,不得不放弃这大好局面返回长安?”

    一众手下都对皇帝急召房俊回京之事心怀不忿。

    房俊沉声对裴行俭道:“守约,慎言!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有些事只能在脑子里想,可是有些话有些事,连想都不能想!吾等兢兢业业所为何来?兴国安邦、开创千秋之盛世!岂能因一时之挫折便怨天尤人,自乱阵脚?现如今市舶司运营喜人,华亭镇日新月异,皇家水师更是固若金汤,那些世家门阀即便将我视为眼中钉又能如何?尔等只需牢牢掌控水师,好生经营华亭镇,便是我最坚实的后盾!我在长安与那些世家门阀周旋的时候,才能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