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四十二章 我回来时,千帆竞秀!
    苏定方肃容道:“侯爷放心,你走之后,末将定然按照您的嘱托坚持在近海巡逻,但凡有走私的商船,无论是谁家的货物,悉数缴获,绝不留情!”

    他现在已然被皇帝正式敕封为从三品皇家水师都督,在军中厮混了半生,终于能够独当一面得到大显身手的机会,因此对于房俊极为感激。

    配合市舶司查缴海贸走私,就是之后苏定方最主要的任务。

    只有严厉打击走私,方才能够使得市舶司的地位稳固并且渐渐壮大。

    裴行俭也表态道:“下官亦会好生监管市舶司和华亭镇,侯爷毋须担忧。”

    这二人算是房俊麾下的文物两大首领,都对房俊死心塌地,甘附骥尾。

    房俊放松了郁闷的心情,笑道:“诸位也请放心,最迟在陛下誓军东征的时候,某必然再回到大总管这个位置上!咱辛辛苦苦的创立的局面,岂能任由那张亮等人摘了桃子?”

    说到这里,刘仁愿哈哈笑道:“那张亮最近更不好过了,朝廷派了一位行军长史,整天跟张亮唱反调。张大国公现如今算得上是内忧外患、反复煎熬啊,哇哈哈哈!”

    众人一阵幸灾乐祸。

    房俊奇道:“哪里来的副总管,谁呀?”

    裴行俭笑道:“封德彝的儿子,封言道。”

    房俊恍然。

    封家乃是正儿八经的官宦世家,祖辈皆身居高位。封言道此人年岁不大,但是与房俊并未有过接触。按照辈分来说,此君娶了高祖李渊的闺女,算是房俊的长辈。

    不过皇族的关系实在太过紊乱,辈分这东西根本就弄不明白

    不过房俊也有些好奇:“这封言道本侯倒是有所耳闻,据说此人乃是翩翩君子,满腹经纶温润如玉,怎地一上任就与长官不睦?”

    张亮的背后逃不过以长孙无忌等世家门阀的暗地支持,封家更是门高显贵,与世家门阀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若没有世家门阀的支持他也不可能前来江南赴任。

    按说这两位应当是同一战壕的战友才对,怎地居然相互抗衡起来?

    裴行俭奇道:“侯爷莫非不知其中缘故?”

    房俊愕然道:“本侯应该知道么?”

    裴行俭哈哈大笑:“说起来其中确实与侯爷关系很大,淮南长公主温婉贤淑,张亮曾向陛下为其子张慎微求亲,当时陛下尚在考虑,就爆出了侯爷大闹张府将张慎几断去一臂的丑闻,张亮名声大跌。那张慎几也怕其兄娶了皇家公主之后声望大涨,断了其侵吞家产之路,因此数次诋毁淮南长公主,陛下恼张亮家风不严故而拒绝了这门婚事,转而将淮南长公主下嫁于封言道。您说封言道面对数次诋毁其妻的张家怎能有好脸色?”

    房俊莞尔失笑,却不知这其中居然还有这等缘故。

    众人说笑一阵,房俊慨然道:“吾等兢兢业业,终至开创眼下这等大好局面,要鼎力维持。市舶司也好,盐田也罢,哪怕这两样都万劫不复,亦要全力保证制造局的运作研发,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绝对不许别人动一根手指!另外,岘港那边的建设要多支持刘仁轨,在不远的将来,由大唐至岘港、由岘港至阿拉伯,将会是一条黄金水道,所带来的财富将会使得大唐国库充盈,提升整个帝国的力量!”

    对于房俊来说,制造局方才是展示他身为穿越者金手指的最佳平台。只有保证制造局源源不断的研发,才能使得热兵器时代早早的出现,才能使得大唐在天下各国当中一骑绝尘,长久的保持着绝对的压制!

    岘港更是不用多说,实际上那就是皇家水师的产业,怎么可能不上心呢?

    众人肃容领命。

    他们也都见识了火炮的神威,知道这个神秘的制造局是房俊所有心血的凝结,故而都清楚制造局的重要性,没人敢疏忽大意。

    交情了一番,房俊笑道:“明日一早,本侯便启程返回长安,华亭镇便交托于各位。记住了,只要华亭镇蒸蒸日上,诸位的前程便会一片光明。那些世家门阀眼馋咱们创下的产业,都蠢蠢欲动想要分一本羹,那就让本侯回到长安与他们斗一斗,让他们见识见识天下第一好大棒槌的战斗力!”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

    说起来这次房俊返回长安,的确是被世家门阀逼得迫于无奈不得不忍气吞声,可是实际上未尝没有房俊制造冲突转移目光的小心思

    大家想到房俊以往在关中的赫赫战绩,不由得都替那些世家门阀默哀。

    *****

    潼关守备程名振无精打采的坐在码头边的值房内,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饮了一口烫得滚热的黄酒,这才稍稍暖和了一些。

    关中天寒,若是冬天还好,毕竟每日都是严寒刺骨也就习惯了,这种入冬之时陡然寒意侵袭的天气最是难耐。抬眼看了看窗外河面上等待过闸的商船,程名振恹恹的叹了口气,心思不由自主的飘向了遥远的南方

    这种日复一日的无聊日子程大守备着实是过够了,本来想着能够到江南开创一番局面活出一个精彩,孰料自家老爹却严厉叮嘱自己不可前往江南投奔房俊。老爹的话不敢不听,可程名振每当听到南方的消息,都忍不住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牛渚矶大战、出海剿匪、远渡重洋歼灭真腊象兵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样不是威震天下、震动朝野?

    明明这其中应该有自己一份的,现在却不得不日复一日的守着这个破关卡,程名振如何不愈发郁闷?

    正自苦闷之时,外边的河面上忽然一阵骚动。

    一支上百条战船组成的船队从下游溯流而上,阵型整齐横冲直撞,不顾前面等候过闸的商船如何喝骂,径自直插入船闸之前。洁白的船帆一瞬间变充斥着整个河面,颇有一种桅杆林立船帆如墙遮天蔽日的感觉。

    整个河面瞬间就乱作一团。

    程名振大怒,裹着身上的战袍站起,一脚踹开了值房的房门走了出去,指着河面喝道:“何方船队胆敢扰乱关卡秩序,真当程某不敢将尔等统统踹到河里去?”

    话音未落,船队当中被紧紧簇拥着的一条战船上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程将军久未相见,这火爆的脾气非但丝毫未减,反倒更有扬鞭跃马的威风了!”

    程名振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一位身着锦袍肤色略黑的少年贵人,当即大喜道:“哈哈哈,我道是谁这般煞气,原来是华亭侯当面,老程我可是想见侯爷久矣!”

    如此嚣张跋扈的将所有的商船挤到一边,不是房俊还有谁?

    程名振暗自感叹,男人就应当这样率性而为,想咋样就咋样,假惺惺的玩什么温良恭俭让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么?这才是我程名振的偶像啊

    房俊在船上笑道:“程将军倒是还在此地逍遥,莫非忘了吾等当初的约定不成?”

    他甚是看好程名振的勇武,当初还曾憧憬着凑齐“七大名将”召唤龙珠,孰料这程名振却放了自己鸽子,迟迟未曾前往华亭镇相聚,令房俊好生遗憾。

    程名振苦笑道:“侯爷以为末将不想么?末将做梦都想跟着侯爷跃马扬鞭驰骋域外扬为大唐虎贲之天威啊!只可惜事与愿违,这其中之曲折,闲暇时再向侯爷唠叨吧。总之一句话,非某不愿也”

    房俊点点头,说道:“好事多磨,异日吾等照样有机会冲锋陷阵创出一番功名。今次本侯回京,定然要逗留一番时日,程将军若是有闲,不妨来找本侯喝一杯,多多亲近亲近。”

    程名振大喜:“如此,末将恭敬不如从命了!”

    能够跟这位当朝红人结下交情,那可是千载难逢的际遇!至于老爹所说的什么房俊与世家门阀对立迟早没有好下场之类的话语,早就被程名振丢到九霄云外。

    他巴结房俊只有有个目的,能够带着他上阵杀敌,扬威异域!

    大丈夫马革裹尸,整天守着一个破关卡盘剥过往商贾,算是怎么回事儿?

    说了几句话,程名振大声吆喝守关的兵卒:“速速开闸,让侯爷先行!”

    一听这话,当即就有商船上的商贾不满,如此明目张胆的坏了规矩,也太嚣张了吧?过闸总是要有个秩序的,若是来一位贵人就要先行,他们这些商船岂非一天都过不去这河闸?

    程名振嘿嘿大笑,大手一挥,嚣张道:“这里是某的地头,某说了算!要么乖乖的在一边等着,要么就给某滚远!”

    娘咧!

    老子这是为你们好呢知不知道?

    想当初这位侯爷出关中的时候,窦家的船拦在前面都被撞翻了,你们特么还敢叽叽歪歪,不想活了?

    房俊站在船上向程名振抱拳示意,然后指挥船队过闸。

    上白天战船浩浩荡荡充斥整个河面,那份千帆竞秀的威势使得两边满腹抱怨的商船屁都不敢放一个。

    房俊立在船头,看着渭河宽阔的河面,以及远处巍峨宏大的长安城,心中唏嘘感慨。

    我离开时,百舸争流;

    我归来时,千帆竞秀!

    长安,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