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四十四章 码头风云
    十几骑疾驰至码头边,为首的骑士看着窦德威张口说道:“大白豆,你特么是不是活腻歪了?”

    窦德威白皙的面容瞬间涨红!

    他身材高大英武,但是浑身皮肤白皙犹如女子,幼时便被玩伴嘲笑讥讽,取了一个“大白豆”的绰号,就连年纪相仿的豪门贵女都常常拿来打趣,使得窦德威深以为耻!

    窦德威怒道:“刘仁景,休要卖弄口舌,莫非以为窦某好欺负?”

    来者正是夔国公、官拜卫尉卿的刘弘基亲侄刘仁景。

    刘仁景与房家并不熟稔,但他与李绩之子李思文相交莫逆。现如今李思文、长孙涣、程处弼等一干房俊的交好之人皆未在长安,便轮到刘仁景纠集了一帮纨绔前来迎接房俊回京。

    总不能让房二哥冷冷清清的回到长安连点动静都没有吧?

    刘仁景坐在马上,不屑的瞪着窦德威:“你们窦家也就这点出息了,你欺负别人的时候就理所应当,别人欺负你就是以势压人,要不要脸?再者说了,我刘家相对于你们窦家来说算得了什么呢?论等级论实力,你们窦家都是高高在上,怎地,反而装起委屈来了?呸!没卵子的货色,真是丢进你家祖宗的颜面!”

    窦德威气得面如充血,差点炸了!

    这刘仁景读书不成,却是酷爱刀棒,尤其这一张毒蛇可谓享誉关中,最是不留情面言辞犀利!

    窦德威怎么也没料到此人能够出现,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赢,当真是晦气!而且怎地这般巧合,自己想要跟武娘子亲近一番,就碰巧遇到刘仁景这厮?

    不过他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打不过也得打,否则明日他被刘仁景奚落侮辱却不敢还手之事定然传遍长安,还怎么出去见人?

    窦德威咬了咬牙,狠狠一挥手:“都给我上,打死打伤,算本公子的!”

    身后的部曲勒马护在他周围,就待要冲向刘仁景。

    “且慢!”

    马车内忽然想起一声娇脆的女音,清甜动人宛若天籁。

    窦德威心里一跳,就觉得哪怕此女丑比无盐,只是这一把嗓子就能让人魂牵梦绕爱到骨子里!那房俊当真是走了狗屎运,怎地就能拥有此等才色兼备的绝世妖娆?

    脑子里想象着把这动人的娇躯压在身下,听着着宛如萧管一般的嗓音发出婉转轻吟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只听马车中的女声清声说道:“多谢仁景兄弟仗义,奴家感激不尽。只是此乃我房家与窦家之事,奴家不想仁景兄弟牵涉其中,夫君稍后便至,一切便等夫君处置吧!”

    刘仁景自是依从,大笑道:“武娘子何须客气?小弟与二郎相交,自应肝胆相照两肋插刀,又岂能坐视无耻之徒纠缠二郎家眷却无动于衷?不过既然二郎稍后便至,小弟自然无不遵从。”

    窦德威脸色又是一变。

    怎么回事,这武娘子等在这里,刘仁景前来,难道俱是迎接房二的回归?

    他心里一突,知道大事不妙。

    之所以上前唐突佳人,固然是钦慕武娘子的姿色人品,想要凭借自己的容貌气质试试看能否打动芳心。若是当真能够得获佳人芳心,便来个金屋藏娇搂着佳人在府中快活一段时日,想必那房俊的怒气也变过去了。

    到底只是一个侍妾而已,难不成那房俊还能因此使得窦家房家大动干戈,两败俱伤?

    但是他从来都不想直面房俊。

    或者说是不敢

    房俊的棒槌性子天下皆知,若是让其时候冷静一下,定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但是现在直面相对,那厮冲动之下会干出什么?

    想想窦德威都觉得胆寒。

    若是早知道房俊今日就将回京,打死他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招惹武娘子!

    心中惊惧,窦德威就怂了

    色厉内荏的瞪了刘仁景一眼,窦德威撂下狠话:“窦某无意唐突佳人,今日便先行回避。不过刘仁景你给窦某等着,我俩之间的恩怨迟早要一一清算!”

    言罢,一挥手招呼着身边部曲就要离开。

    这时候已经不是顾不顾及颜面的时候了,等到房俊回来,那就不是颜面的事儿,说不得自己身上就会少了哪个部件儿

    刘仁景哂然一笑尚未说话,马车当中的武媚娘已然冷声道:“窦公子何必急着离去?吾家郎君稍后便至,还请窦公子稍候片刻,与吾家郎君见上一见,论一论是非曲直。”

    窦德威哪里敢留下?

    “武娘子说笑了,既是房二郎今日回京,你们夫妻自应团聚恩爱,吾等外人留在一旁岂不是大煞风景?改日,改日窦某定当亲自登门,拜会房二郎,今日先行告辞”

    也顾不得四周传来的讥笑,窦德威调转马头。

    武媚娘声音清脆冷冽:“这可由不得窦公子,来人,将窦公子留下!”

    “诺!”

    几名家将上前,冷笑道:“窦公子,吾家娘子有令,您还是乖乖的留在这里吧!”

    窦德威大怒:“就凭尔等几人,也敢拦我?”

    家将傲然道:“想必窦公子尚不知道这里是谁家的地盘吧?”

    在窦德威惊异的眼神之中,那家将振臂一呼:“武娘子要将此人留下,来人给我堵住了,切莫让其溜走!”

    “诺!”

    “娘咧,早就看这个小白脸不是东西,招惹了武娘子还想跑?”

    “咋滴欺负我们人少?你可真是长了一双狗眼!来来来,兄弟们,武娘子有令,留下此人!”

    “娘咧,等着二郎回来扒你的皮吧,怂瓜!”

    呼呼啦啦,几乎就是眨眼之间,刚刚还围拢在外围看热闹的码头的杂役、工匠、劳工,猛地一下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吵吵嚷嚷,将对峙的三方全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刚刚没有得到命令,大家虽然心中冒火却也不敢贸然上前,毕竟都看得出这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世家公子身份不简单,不能凭白的给自己找麻烦。

    现在有了武娘子的命令可就不同了!

    武媚娘在码头之上所有的房家仆役、劳工当中拥有者无与伦比的威望!胆敢调戏武娘子之后还想从容离开?

    想得美!

    二郎马上就要回来,依着二郎的脾性,这个小白脸怕是要完

    窦德威都吓傻了,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这里是房家湾码头,是人家房家的地头!

    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人群使得窦德威头皮发麻两股战战,意识到自己捅了马蜂窝。回头想要跟几个好友求救,却发现一直待在一旁的于胜等人早已不知去向

    真特么没义气!

    窦德威忿忿骂了一声,就听到忽地有人大叫道:“回来了!”

    “快看快看,二郎回来了!”

    窦德威心底一沉,抬头看去,只见河道远处数艘战船乘风破浪风驰电掣而来,河面上的商船见状纷纷躲避在一旁。等到越来越近,方才发现无数的战船早已充斥着整个河道,遮天蔽日一般来到码头近前。

    岸上的民众全部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欢呼!

    这里的所有人都直接受惠于码头,更别说近两年关中大旱正是房俊主持的灌溉水利使得粮食产量保持着正常水平,以及长安城内的排水沟渠建设,处处都彰显着房俊“一心为民”的高尚品德。

    尤其是从江南传来房二郎“万家生佛”的事迹,更是让房俊在关中寻常百姓之间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声望!

    现如今,这位在外力之外的番邦异域都创下赫赫威名的房二郎重回长安,如何能不欣喜若狂?

    窦德威脸色苍白如纸。

    之前他是看不起房俊的,一直认为房俊就是依靠着老爹和陛下的支持,是个“幸进”的佞臣,根本没有真本事,不过是运气使然罢了。

    但是现在看着河道之上遮天蔽日的战船,听着码头之上惊天动地的欢呼,他才陡然发现,原来人家房俊与自己简直就是天地之差,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