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房二归来,强势碾压!
    窦德威悔不当初,可以事已至此,又哪里有后悔药吃?

    他只能努力的展示强硬来维持自己必将跌落尘埃的颜面,反正腿都断了,就算自己强硬一些难道房二还能当真宰了自己不成?

    他咬着牙忍着疼,额头的冷汗涔涔滴落,梗着脖子说道:“休要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今日落在你手里,窦某自认倒霉,想要如何处置随你便是,哪怕是要杀要剐,皱一皱眉头就是个娘儿们!只是房二你记着了,今日窦某所受之屈辱,来日必将十倍报之!”

    他不得不如此说,否则传扬出去自己被房二弄断了腿还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日后还要不要混了?

    这番强硬也的确有效果,最起码与他同来的几个早已远远的退到一旁的纨绔脸色变幻起来,显然也都是人为窦德威果然算是个人物。

    先前躲得远远的于胜面有愧色,分开包围的房家家将和一些仆役走了进来,奓着胆子冲着房俊抱拳说道:“在下洛阳于家于胜,今日之事,怕是二郎有些误会。吾等同来正好遇到武娘子的车架,想要商谈一些商业上的事物,是以……”

    话说一半,房俊冷冷打断:“滚开!”

    于胜一愣,旋即满脸涨红,怒气盈胸!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另有一人实在看不过,怒声道:“在下贺若连城,房二郎是否有些过分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此苦苦相逼岂非有损阁下威名,令人所不齿!”

    现场气氛陡然一滞!

    自从房二的威名渐渐兴起之后,还当真少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说话。更何况这个贺若连城看上去不过十**岁年纪,细皮嫩肉的俊俏似女儿家……

    看着这位义愤填膺“粉脸怒红”的模样,与房俊的黑脸一比当真犹如小白兔一般。世人皆同情弱者,眼看这位就要遭受房二大魔王的彻底打击,不由得都替他捏了把汗。

    房俊手里的马鞭花哨的玩着花样,抬眼看着这位“仗义执言”的俊美少年,冷笑道:“贺若家的少主?很好,八柱国十二大将军看来都凑一块儿了,当年北周的时候你们就抱成团却被弘农杨家占了大便宜,现如今是不是又看着陇西李氏得了天下,有些眼热了?”

    这话说得诛心!

    无论是脸色惨白的窦德威亦或是脸色涨红的贺若连城都吓了一跳!

    特么房二你想害死人啊,这话能说么?

    这其中是有缘由的。

    当年北周皇帝宇文泰效仿鲜卑的八部制度,立八柱国。

    除宇文泰自己曾由西魏文帝任命为柱国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为西魏军队的实际统帅外,又任命西魏宗室广陵王元欣为柱国大将军,但仅挂虚名,并无实权,另任命赵贵、李虎、李弼、于谨、独孤信、侯莫陈崇六人为柱国大将军,实际统率六军。

    每个柱国大将军下有两个大将军,共十二大将军;每个大将军下有两个开府,共二十四开府;每个开府下有两个仪同,共四十八仪同;一个仪同领兵约千人,一个开府领兵两千,一个大将军领兵四千,一个柱国大将军领兵八千,六柱国合计有兵四万八千人左右。

    这支军队,就是历史上“府兵”之雏形……

    八柱国十二大将军掌控了北周朝廷全部军队,权势赫赫,相互之间同气连枝互为进退,构成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关陇集团”。几乎北周和隋朝的所有实力派皆出自这个集团之内。

    然而最后却是十二大将军之一的杨忠之子杨坚当上了北周丞相,并最终逼迫北周静帝禅位,篡位登基,开创大隋盛世!

    关陇集团内部对此极其不满,尉迟迥甚至率部反抗,却被杨坚击败,从此不得不认同杨坚登基之事实。

    然而他们的霉运尚未完结。他们全力支持的太子杨勇却在与杨广争斗中彻底失败……

    可是这帮利益至上的贵族们怎能甘心如此?

    他们搞风搞雨,终于使得辉煌一时的大隋王朝二世而亡!

    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以前被杨坚趁势而起建立了大隋,现在又被李渊攫取了胜利果实建立大唐……

    他们还是不甘心!

    于是,他们又暗中支持秦王李世民与江南士族、山東门阀支持的太子李建成争皇位,这一次他们赢了。

    可令整个关陇集团都始料未及的是,这个李二陛下登基称帝没几年,调转枪头就要收拾全天下的世家门阀……

    杨坚雄才大略,但是对于权谋之术却并不擅长,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的威望和才华来治国。李二陛下却是精擅权谋诡变,同时亦不缺英明果断,关陇集团也曾想故伎重施支持魏王李泰来达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可惜李二陛下看得透彻,直接就断了关陇集团的念想,将太子之外的所有王子都赶出京师,玩了一个“封建天下”!

    为何魏王李泰是最后一个赶赴封地的王子?真是李二陛下担心关陇集团的这些老家伙会暗中支持唆使魏王李泰割地称王分裂天下!

    现在房俊声称以八柱国十二大将军为首的关陇集团不堪寂寞要出来搞风搞雨,岂不是正好戳中皇帝的痛处?

    就担心你们抱团儿搞事情,你们还真就抱起团来了?

    贺若连城疾辩道:“这与吾等之家世有何关联?窦公子虽有错处,然不过是心幕武娘子美貌故而言语轻佻了一些,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此乃雅事一桩,房二你何故如此歹毒?简直是心胸狭隘,不可理喻!”

    必须将这件事从家族上掰扯开,只能认同是个人所为,与家族绝对无关。若是当真按着房俊的说法这一切都有各家在背后支持,默认他们挑衅房俊借机打压,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房俊脸上似笑非笑,想撇清?

    没那么容易!

    “呵呵,看见人家女眷美貌就上前调戏,还要美其名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就是你们的道理?那行,贺若少主不妨回家将你的妻妾女眷还有家中姊妹全都送到本侯府上,本侯也玩一玩雅事,如何?”

    房俊冷笑说道。

    贺若连城面孔愈发涨红,窦德威怒道:“房俊,做人留一线,何必如此咄咄相逼?”

    “呸!”

    房俊一口唾沫啐在窦德威脸上,骂道:“去你媽的!你们调戏我老婆就是雅事一桩,我要睡睡你们的妻妾姊妹就是咄咄逼人?谁特么给你的勇气让你双重标准?”

    窦德威羞愤若死,大怒道:“房俊,你娘咧!老子与你势不两立……哎呀!”

    话音未落,房俊手里的马鞭已经劈头盖脸的朝着窦德威猛抽下去,嘴里骂道:“叫你骂人,叫你骂人,没教养的东西,老子抽死你……”

    马鞭“啪啪”的落在窦德威头上身上,疼得窦德威嗷嗷惨叫,偏生腿断了一条不仅跑不掉连躲闪都做不到。身边的部曲刚要上前阻拦救援,那边房俊的亲兵家将早已“呛啷”拔出横刀,一片雪亮的刀光有着无穷的杀气,这帮跟着房俊在海外历经大战的亲兵部曲早已见惯战阵厮杀,只是气势汹汹的这么往前逼迫,窦家的部曲就个个吓得忙不迭的后退。

    于胜、贺若连城等人都看傻了,好歹窦德威也是皇亲国戚啊,房俊你居然就这么当着万众瞩目的场合如何羞辱殴打?

    房俊打得兴起,心中畅快。

    皇亲国戚又怎么样?

    老子也是皇亲国戚!

    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老子就是要将事情闹大!

    让满朝文武和关中百姓都看一看,这些关陇集团的子弟都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前脚被你们逼迫得不得不返回京师,后脚还要欺上门来调戏家中女眷,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做的太过分了吧?

    日后自己展开反击的时候,也必然能够得到民间的拥护和支持。

    老子就以这种强势的姿态告诉那些世家门阀,老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