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家中温情
    马车回到房府,车上的武媚娘早已成了一滩香喷喷的软泥。府里中门大开,所有男丁女眷仆役侍女尽数出来迎接,武媚娘这般模样自然无法见人。房俊在门前下车,吩咐车夫将马车从侧门径自驶入后宅。

    卢氏在儿媳杜氏和高阳公主搀扶下在门口相迎,一见到心头肉一般的二儿子,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

    房俊心中一暖,赶紧上前两步跪在卢氏脚前,低声道:“孩儿远行归来,给母亲请安。母亲身体可好?”

    卢氏抹着眼泪将房俊拽起来,婆娑着儿子的脸颊,痛惜说道:“怎地又瘦了?不是说你是主官么?管别人就好了,自己该吃吃该喝喝,要难受也得别人上,你自己得会享福啊!”

    嘴里埋怨着,又有些不高兴的添了一句:“看上去更黑了”

    房俊嘴角一抽,您可真是亲娘啊!

    今儿教儿子好吃懒做,明儿大抵就得教儿子贪赃枉法了

    “没事儿,都是海风吹的,娘我跟您说,现在儿子这身子骨打熬得那叫一个铜皮铁骨,等闲三五壮汉都近不了身!整个水师当中有一个算一个,儿子从头到尾将他们全部撂倒,哪个敢不服?”

    身后的几个亲兵闻言一呲牙。

    您就吹吧,的确九成兵卒都不是您的对手,可是从头到尾全部撂倒这话就过分了,且不说别人,那薛仁贵就分分钟秒杀您好吧

    卢氏高兴啊,那个母亲不想看到儿子有出息呢?

    自己这个二儿子小时候木讷憨厚,曾把她愁的不行,这样的性子以后怎么吃得开呢?但是现在所有的担忧都没了,儿子就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不仅身居高位独掌一军,而且麾下将士各个心悦诚服威望极高,这才是房家的好男儿!

    骄傲了一会儿,又开始心疼,连连询问在江南吃得好不好,睡的好不好,侍女服侍得好不好

    儿行千里母担忧,与出人头地相比,母亲更在乎儿子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苦。

    房俊心头暖暖,头一次觉得卢氏叨叨叨的也是那么亲切,一边应付着母亲的话语,一边去看高阳公主。

    这位殿下穿了一身绛红色的宫装,一头秀发乌云也似的盘了一个发髻,露出修长洁白的一截儿脖颈,金钗玉簪满头珠翠,高贵华丽气质绰约。

    两人目光交汇,高阳公主抿了抿嘴唇,眼眸一瞬间就红了,水雾萦绕,惹人心怜。

    刚刚成婚的一对儿新人,最是如胶似漆恩爱缠绵的时候,却不得不天各一方两地分居,心中怎能没有怨念呢?

    卢氏也发觉了高阳公主的异样,赶紧说道:“看我,就在这里叨叨的没完,赶紧进屋去拜见你父亲,然后好生洗个澡准备开饭。”

    “诺。”

    房俊答应一声,给高阳公主偷偷使个眼色,在一众仆役侍女簇拥当中走进府门。

    “娘,老三老四呢?秀珠怎么也不在?”

    从南方带回来好多稀罕好玩的东西想要送给弟弟妹妹,结果房俊发觉几个小的都不在,心中有些不爽,好歹咱也是二哥啊,都不来迎接么?

    杜氏轻声细语道:“王妃前些时日去华山紫云寺进香还愿,说是要在哪里住上一段时间,弟弟妹妹在家中待着无趣,便都被王妃带去了。因并不知二郎突然返回,故此没来得及回来。”

    房家人口中的王妃,只能是韩王妃房氏。

    房俊了然点头,对杜氏笑道:“南方物华天宝,这次带回来许多稀罕玩意,待会儿让公主陪着大嫂去库房里挑挑,看看喜欢什么酒拿回去把玩。呃,对了,大哥怎地也不在?”

    闻听有礼物,杜氏心里欢喜,房二郎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哪里差的了?好么就是价值连城,就是天下难寻,肯定都是好东西。可是听到房俊提起房遗直,杜氏顿时尴尬,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卢氏骂道:“别提那个混账东西!老娘恨不得亲手掐死他,你不是刚刚在码头那边打了窦家的小子么?那小子与你大哥一贯交好,这不得了信儿,就上赶着探视去了。真真气死老娘!跟你弟弟作对的王八蛋,你反倒那么亲热,当真是里外不分!”

    杜氏尴尬的赔笑,小心翼翼的瞅了房俊一眼,见他脸上并没有恼怒的神色,这才稍稍放心。不过心里也暗自埋怨,不怪婆婆骂他,哪里有这样当大哥的?你弟弟前脚将人家揍了,后脚你就巴巴的跑去示好,这叫外人怎么看,怎么说?

    当真是迂腐至极啊

    杜氏头痛的想。

    房俊却未曾在意。

    重生以来,他越发清楚的见识到这位兄长的“奇葩”之处,早已见怪不怪。

    中堂内,房玄龄端坐太师椅上。

    房俊上前跪倒在父亲面前,磕了个头,口中说道:“孩儿归来,见过父亲,给父亲请安。”

    房玄龄点点头:“做得不错。”

    然后罕见的拍拍房俊的肩头,温声道:“起来吧,坐着说话。”

    房俊被这一下弄得心中暖意融融,语气甚至有些哽咽:“是。”

    起身坐好。

    房玄龄是那种典型的家长风格,抱孙不抱子,对孙辈慈爱和蔼,对于儿子却不苟言笑严厉相对。能够让他一反常态的亲热的拍拍儿子的肩膀,可见心中对于这个儿子定然是无比满意,甚至是以子为荣。

    这种肯定,对于房俊来说比之占了整个林邑国都要来得更欣喜!

    侍女奉上香茗,然后转身退出,中堂内只留下父子两个说话,一众女眷也都到了花厅。

    房玄龄看着儿子英朗黝黑的脸庞似乎又添了几分威严气度,心中着实欣慰不已。满朝文武有一个算一个,谁家的孩子能有咱家这般出息?

    “生子当如房遗爱”!

    每当听到坊间这句话语,房玄龄脸上一本正经,心里却每每乐开了花。

    天大的功勋,也比不得“后继有人”这四个字来得让人心情愉快!

    心里高兴,语气自然愈发和蔼。

    “你在江南以及南海做的那些事,都很好。这次陛下召你回京乃是形势所迫,不要心存怨尤。你当知道,陛下对你之喜爱信任早已胜过朝中所有臣子,你要心存敬畏,且不要因为一点点的委屈便使得陛下两相为难。”

    房俊恭声道:“儿子晓得,不会任性妄为。”

    他心里怎会没数呢?

    虽说沧海道行军大总管这个职位是他通过自己无数功劳换来的,但也就是李二陛下信任他,否则换做任何一个皇帝,亦不可能将一路总管这样赫赫高位授予一个未及弱冠的勋贵子弟。

    而李二陛下这次召他回京,他也知道其中的隐情。

    一则是世家门阀的压力太大,二则,未曾没有李二陛下想要趁机调他回京与世家门阀开战的因素..

    房玄龄见到儿子能够看得明白这其中的关窍,愈发满意了。

    不过随后却挑挑眉毛,问道:“这个‘保证金’之事,你作何解释?”

    不通过政事堂的批准,那就是擅自增派杂赋,是大罪!

    房俊笑道:“父亲不必担心,儿子心里有数。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所有的‘保证金’已然全数进入国库,陛下必然不会追究。而且,陛下也能从中看出儿子的些许不满,非但不会怪罪,反而会给予补偿也说不定。”

    说着,他压低声音道:“父亲应当知道,作为皇帝,可以用奸臣,可以用贪官,却唯独不喜欢用圣人儿子若是无欲无求,吃亏了依旧甘之如饴,您说皇帝会放心的用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