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一章 偏心的李二
    “百骑司”密切关注长安城内的动态,码头那边房俊暴打窦德威刚一结束,这边的密探便将详细资料汇总成文送到了宫里。

    李二陛下看了看,很是有些腻歪……

    帝王心术早已炉火纯青如李二陛下,怎会看不出窦德威背后某些人给予支持?否则就算是给他个天做胆子,敢去撩拨房俊的女人?

    不过也可能是窦德威得了某些好处答应了某些事,不得不去找房俊的茬,却又不敢明火执仗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只是用調戲房俊妾侍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展示立场。反正房俊不在京中,就算事后房俊归来大不了窦德威躲在家里不露面,房俊能拿他如何?

    可倒霉催的房俊偏偏就在这时候回来了……

    悲剧就这样发生。

    李二陛下愈发肯定这就是事情真相,同时心中对窦家极其不满,先有窦德藏在渭河之上被房俊撞碎了座船差点淹死,现有窦德威众目睽睽之下被房俊鞭挞折辱,窦绍宣居然还为了这么点事跑到宫里来告状,一家子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啊……

    李二陛下闭上嘴巴,双眼看向窦绍宣,面无表情,不怒自威。

    窦绍宣心里颤了颤,他知道房俊简在帝心甚得陛下宠爱,可这一次却不得不跑到陛下面前告房俊一状。

    论实力论手腕,窦绍宣知道奈何不得房家。

    可是窦家遭受此等奇耻大辱,不扳回颜面以后只怕要沦为笑柄。若想扳回颜面,那就只能希望陛下支持。房俊虽然是宠臣,是帝婿,可窦家也不差啊?咱可是正儿八经的外戚啊!当年你们李家夺得江山的时候咱们窦家可是没少出钱出力,论起功劳来不见得就比房家差吧?

    这么一想,窦绍宣心里有了点底气。

    他上前一步,“噗通”就跪在李二陛下脚前,鼻涕眼泪几乎就在一瞬间便一齐流了出来,悲号道:“陛下!我窦家一贯奉公守法安守本分,从不因外戚身份肆意妄为,皆因深知今日之富贵皆乃天恩浩荡,不敢有一丝一毫得意忘形。可房俊这厮简直心肠歹毒,前有渭河之上差点淹死微臣的侄子窦德藏,现在又将微臣的儿子打断了腿当众鞭挞,简直丧心病狂无法无天!陛下,微臣恳求您主持正义,严惩房俊,给我窦家一个公道!”

    房俊撇撇嘴。

    这个窦绍宣还挺会说,全是他们自家的理儿,错都是房俊的。若是按照他的说法,房俊妥妥就是唐朝版本的高衙内,毒瘤一枚,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李二陛下面冷如霜,眼皮都未抬一下,说道:“房俊,可有何自辩,杞国公所说是否属实?”

    房俊不慌不忙,先恭恭敬敬的向李二陛下施礼,然后说道:“回禀陛下,公道自在人心,不是谁用嘴说就行的。窦德威众目睽睽之下調戲微臣家眷,言语轻佻姿态恣意,宛如市井泼皮一般低劣卑贱!微臣一时气不过上前理论,窦德威居然想要纵马踩踏微臣,幸而微臣身边的水师兵卒护卫心切,将其健马前腿斩断,窦德威被马匹压断腿,实乃意外,非臣之本意,臣深表遗憾。至于鞭挞窦德威之举,实在是此人出言无状满嘴喷粪,辱及臣之妾侍。武媚娘乃是陛下御赐给臣的宫女,代表着陛下的威严,房家满门皆对其礼敬有加,绝不敢因为身为妾侍而轻慢待之。窦德威胆敢当众辱及武媚娘,定然是心无对陛下之敬畏,微臣自然要替杞国公教训他一番。否则若是市井之间皆传言窦家依仗天恩不思报效朝廷,岂不是损了窦家之清誉?微臣此举,实在是为窦家着想。”

    娘咧!

    窦绍宣脑袋都差点气冒烟儿,你特么居然还是为了我窦家着想?这张嘴巧舌如簧,不仅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反而将屎盆子全都推到窦家脑袋上,真真是无耻之尤!

    不过恼怒之余,窦绍宣也心惊胆跳的发现一个要命的问题,那个侍妾居然是陛下御赐给房俊的宫女?

    窦绍宣想不起来,之前他根本就没怎么在乎过房俊这个人,一直都认为不过是仗着父亲房玄龄的名声以及皇帝的宠爱胡作非为的一个纨绔子弟,迟早要泯然众人……

    若是当真如此,那可就坏事了!

    皇帝御赐的妾侍,窦德威却口出恶言,这不是打皇帝的脸么?这件事搞不好非但找不回面子,还会使得陛下心中厌恶,窦家本就不多的圣眷还要再次削弱三分……

    窦德威慌了,连忙说道:“陛下,此乃房俊一面之辞,陛下不可轻信!”

    李二陛下瞪了房俊一眼,心想小王八蛋可真够胡扯的,那窦德威何曾出言辱及武媚娘了?不过他心中早有定计先入为主,认为就算排除窦德威身后那些人的支持,单单窦德威使出的这等手段就让人不齿。

    李二陛下并不讨厌纨绔子弟,他自己也是纨绔出身,想当年在长安城那也是横行霸道的主儿。若是如同房俊这般谁欺我就打回去,而且谁实力硬就跟谁干不是专挑软柿子捏,李二陛下或许会高看一眼。你跑去調戲一个妾侍以此来撩拨房俊,那就太上不得台面了。

    微微沉思,李二陛下沉声道:“杞国公既然要严惩房俊,那就报官吧,命藍田縣受理此案,务必不得偏袒任何一方。房俊打人之事若是属实,就依律严惩;同样,若是事情的起源在于窦德威,而且窦德威有轻佻侮辱之言在先,藍田縣依律惩治之余,让宗正寺过问,对二人严加惩处。”

    窦家是外戚,房俊是驸马,这两人若是触犯例律,宗正寺是管得到的。

    可窦德威却直接傻眼。

    藍田縣敢管一位国公和一位宰辅家的公子打架的事情?若是出了人命或许硬着头皮不办不行,现在只是打打闹闹,藍田縣傻了才会愿意多管闲事,准定是和稀泥两边不得罪。

    至于宗正寺……

    宗正寺正卿根本不管事,管事的是宗正少卿韩王李元嘉,韩王李元嘉是房俊的亲姐夫,而且当初韩王与王妃房氏闹别扭回了娘家房俊替姐出头马踏韩王府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那韩王李元嘉敢严惩房俊?

    这分明就是偏心眼啊!

    若是按着陛下这个看似公正的流程走完,房俊有没有事不好说,窦德威说不准还得被宗正寺打上几十板子……

    窦绍宣顿时就蔫了。

    事情明摆着,陛下就是偏心袒护房俊,他还能怎么办?

    眼下窦家需要关注的事情已经不是能否找回颜面了,而是要怎么想办法挽回陛下对窦家的冷落。那些关陇世家虽说与窦家同气连枝,可是没了陛下的信任谁还会搭理窦家?

    又或者……正是因为窦家与关陇世家走得太近,这才遭致陛下的反感?

    窦绍宣心慌意乱,一点底气都没有了,垂头丧气道:“或许……是微臣教导不严,这才导致此事发生。微臣想过了,与其纠缠不休,还不如回去好好教训家中后辈。”

    李二陛下满意点头:“这才对嘛,小辈之间打打闹闹,咱们身为长辈也不要太过参与,说不得明日这些小王八蛋就把臂痛饮寻欢作乐了呢?你呀,把心思都放在办正事上,只要你能忠于朕,忠于帝国,朕定然信赖有加,何吝于赏赐?”

    意有所指。

    窦绍宣心里咯噔一下,自然听得出陛下的弦外之音,这是极其不满窦家和一众关陇世家联合!

    顾不得擦拭额头的冷汗,窦绍宣赶紧说道:“微臣知错了,以后定然勤于任事,持身守正,不负陛下之信任!”

    得咧,赶紧表态吧,以后跟关陇世家划清界限,否则说不准明天陛下就先拿窦家开刀……

    大家抱团尚且能够使得陛下投鼠忌器,若是窦家直面陛下的活力,岂不是自寻死路?

    李二陛下微微一笑,看上去很满意,挥了挥手:“那行,你且先回去吧,朕稍后打发人给你府上送去一些药材,叮嘱你那儿子好生养伤,以后切莫惹是生非。”

    窦绍宣施礼道:“多谢陛下厚爱,微臣告退。”

    回身瞄了房俊一眼,见到这厮一张黑脸毫无表情的站在那儿,窦绍宣不由得心中一叹。

    窦家以后就得乖乖的低调做人了,圣眷不在,身为外戚还有何可以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