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姐夫带你看金鱼
    从神龙殿出来,天色已经昏暗,临近傍晚。

    冷风萧萧,光秃秃的树枝摇晃着发出呜呜的低吟。

    两个相貌秀丽的宫女侯在门口,见到房俊赶紧一齐上前敛裾施礼。

    “奴婢参见侯爷。”

    “嗯,公主殿下派你们来的?”

    房俊瞅着两个宫女眼熟,依稀记得应是晋阳公主身边的侍女。

    果然,其中一个圆脸的侍女说道:“是,殿下派我们来请侯爷。”

    很久没有见到晋阳公主了,房俊心中也甚是想念,便欣然说道:“前头带路吧。”

    “诺,侯爷这边请。”

    两个宫女规规矩矩的在前面引路。

    房俊跟在后面,看着两个宫女春葱一般纤细的身段儿,感叹着大唐皇宫里的“工作服”的确挺养眼。

    从神龙殿西侧的长廊转过去不久,就是晋阳公主和晋王李治居住的立政殿。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李二陛下一直带着李治与兕子住在此处。只不过去年开始李治要去弘文馆读书,便搬出了丽正殿,而兕子年岁渐长,李二陛下也常常宿在神龙殿,致使诺大的丽正殿中,唯有虚岁刚刚十岁的晋阳公主,难免孤单寂寞,惹人生怜。

    殿前早有宫女等候,见到房俊,急忙引入内殿。

    殿内已经燃了烛火,灯火明亮,只是皇家内苑规矩极严,少有宫女内侍四处走动,诺大的立政殿又只有晋阳公主一人居住,难免显得冷清了些。

    房俊心中怜意顿生……

    正殿之旁的一间绣阁内,两个女孩儿正坐在锦榻之上说话,手里用红绳编着络子。

    “咦,姐姐,你这的平安符的花式好漂亮,是宫里的嬷嬷教会的么?”

    说话的是一个与晋阳公主年龄相仿的女孩儿,圆圆的脸蛋儿带着点婴儿肥,大大的眼睛清澄明亮,与晋阳公主一般笑起来的时候在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甜美秀丽,甚是可爱。

    晋阳公主坐在她的对面,穿着一件粉底碎花的襦裙,外面套着一件绿色仙鹤祥云图案的半臂,下身是一件红色牡丹花裙,整个人秀丽清雅,漂亮得不像话。

    只见晋阳公主春葱一般的纤纤十指灵巧的打着络子,轻声回道:“是呀,是跟宫里的费嬷嬷学的,费嬷嬷说这是江南那边的花式,在民间很受欢迎,据说姑娘家定亲之后,都要送给未婚夫君一个这样的络子,图一个平安吉祥。”

    对面的女孩子大眼睛眨啊眨,萌萌的问道:“那姐姐打这个络子,是要送给夫君么?哎呀,姐姐定亲了么?姐夫是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呀?”

    晋阳公主脸儿红了,十岁的女孩子也知道了娇羞,气鼓鼓娇嗔道:“小幺闭嘴!我哪里定亲了?胡说八道!”

    小幺嘟着嘴不满:“干嘛生气呀?那姐姐打这个络子是要送给谁呢?”

    “送给……”

    晋阳公主摇了摇嘴唇,哼了一声:“干嘛告诉你?你个大嘴巴,若是知道了定然到处胡说。”

    小幺急了:“我哪有大嘴巴?”

    晋阳公主翻个白眼儿:“就有!”

    “没有!”

    “就有!”

    站在门口的房俊无语,这两姐妹是要打起来么?

    旁边的宫女也感到好笑,这时才出生禀告道:“二位殿下,华亭侯来了。”

    “哎呀!”

    两个小丫头齐齐捂嘴,一齐扭过头来看着笑吟吟走进厅中的房俊,都露出娇羞的脸色。

    小幺愁眉苦脸:“都怪姐姐,别人看了笑话……”

    晋阳公主随口说道:“姐夫又不是外人……”

    然后明亮的眸子瞅着房俊,露出一个甜得能融化人心的笑容,娇声唤道:“姐夫!”

    小幺也跟着喊了一声“姐夫”,不过神情有些羞恼,显然对于一个端庄贤淑的皇家公主来说,刚刚那斗嘴的一幕显得有些调皮了,嗔怪道:“姐夫为什么像耗子一样,走路都没声音的么?”

    房俊不以为意,晋阳公主却不满了,伸手打了小幺一下:“说什么呢?没礼貌。”

    小幺哼了一声,不敢说话了,只是瞅着房俊的眼神明显不善。

    这是李二陛下最小的女儿,生于贞观八年,未满两岁的时候母亲长孙皇后病逝。李二陛下对其如同晋阳公主一般宠爱,只是年岁太幼,不得不将其安排在别处由乳母照顾,未能一起住在立政殿里。

    今年刚刚敕封为衡山公主。

    《唐六典》中有言:“凡名山、大川及畿内县皆不得以封。”可见唐代名山大川不得作为封号。然而,衡山却成了公主的封号,可知太宗对女儿的钟爱之心,比之晋阳公主丝毫不差。

    晋阳公主笑吟吟的站起来,明亮的眼眸波光盈盈:“姐夫,江南好玩吗?”

    房俊上前下意识的给了晋阳公主一个“摸头杀”,宠溺的笑道:“还行吧,风景比关中漂亮,只是太潮湿了,还不如关中冷一点来得舒服。”

    晋阳公主明显对于房俊这个亲昵的举动很是受用,笑得露出两个小虎牙:“那有没有礼物呢?”

    房俊点头:“怎么会没有?就算不给陛下送礼物,也得给我的小公主送礼物啊。”

    晋阳公主乐坏了,拍手道:“是什么好玩的呢?”

    一旁的衡山公主眼睛也亮起来,跑过来扯着房俊的衣袖:“姐夫,有没有小幺的份啊?”

    房俊蹲下来,微微侧过脸,故意说道:“这个……就得看小幺的表现咯?”

    衡山公主嘻嘻一笑,捧着房俊的头凑过小嘴儿,就在房俊的脸上使劲儿的亲了一口。

    “啵儿!”

    一声轻响。

    房俊做出一个快要晕倒的表情:“哎呀殿下干嘛这么大力气呀,微臣脖子快断掉了!”

    衡山公主咯咯娇笑,开心不已。

    房俊又将另一侧脸庞转向晋阳公主。

    晋阳公主笑嘻嘻的摇头:“不要!”

    小丫头知道害羞了?

    不能够吧,这才多大点儿岁数?

    房俊做出伤心的表情:“兕子不喜欢姐夫了么?”

    晋阳公主笑着摇头,然后将手伸了出来,鲜红的络子握在纤白的手掌心,是个平安符。

    “这个送给姐夫,保佑你平平安安,以后带兵打仗也能百战百胜,逢凶化吉!”

    房俊接过来,心中暖意融融,还是小姨子最贴心啊……

    另一个小姨子也不管这个,衡山公主扯着房俊的袖子急吼吼道:“姐夫,都有什么礼物啊?你带来了吗?乖点给我跟姐姐看看啊!”

    房俊傲然道:“姐夫从南方带回来的宝贝可多了,家里的库房都快装不下了。跟你们讲,姐夫在南方带回来一种鱼,身上的鱼鳞都是红色的,还有黄色的,见了你们准定喜欢!”

    没错,房俊说的就是金鱼。

    金鱼在晋代就已经出现,但特别稀少,只是在书籍典册之中有过记载,亲眼见过的人没几个。一直到了隋唐时期也不多,只在嘉興、錢塘一带有人饲养。这次在江南,湖州周家送了房俊十几尾,是金鱼品种当中几位稀少的鳅鳖,房俊视若珍宝,特意定制了玻璃鱼缸养起来。

    当时他就想着送给晋阳公主,小姑娘一定很喜欢。

    晋阳公主眼眸瞪得大大:“还有黄色和金色的鱼啊?”

    房俊拍胸脯保证:“难道姐夫会骗兕子么?明早姐夫就打发人将金鱼送到宫里来,你们小姐妹两个分开养也行,一起养也行,可好看了!”

    还要过一晚上么?

    衡山公主等不及了,抱住房俊的胳膊开始撒娇:“不行,姐夫现在就带我们去看吧,好不好?一晚上很难熬诶,小幺和兕子姐姐都要睡不着觉了……”

    房俊想了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带她们去家里看完金鱼,晚上就让两个小公主住在家里呗,反正家里还有一位公主呢,也不算失礼。

    可是为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