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五章 天下第一挡箭牌
    莫名其妙的想起怪蜀黍这个词……

    带两位殿下回家是没问题的,却不能答应得这么痛快,故意板起脸说道:“听说有人最近不喜欢吃饭呀,这个有点为难……”

    衡山公主便看向晋阳公主。

    晋阳公主微微垂首,露出一截儿雪白的脖颈,有些羞赧,细声细气道:“只是最近有些气闷呢,不喜欢吃东西……”

    房俊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都变了:“那现在好些没有?可让御医看过?”

    问完了才想起来也是白问,皇宫里的御医当初没治好长孙皇后,现在怕是对晋阳公主的病症亦是束手无策。

    根据房俊知道的历史,长孙皇后大抵也是这种气闷的病症去世的,后世大多猜想是心血管一类的疾病,极有可能是冠心病。而晋阳公主年纪这么小,不太可能是后天发病,遗传的可能性极大。

    晋阳公主瞄了房俊一眼,又迅速的低下头去,心里甜丝丝的。

    姐夫在关心我呢……

    在小丫头心里,姐夫对自己的爱护跟九哥李治是不一样的。九哥也爱护自己,可是大概年龄相近的缘故吧,总是觉得有些自己傻里傻气的,还要自己让着他。可是姐夫不同啊,姐夫懂的学问很多,写出来的诗词都能传唱天下,天下士人交口称赞,而且会给自己讲故事,会带着自己玩,会把自己宠得不行……

    这是一种有别于哥哥也有别于父亲的感情。

    衡山公主插话道:“御医诊治过的,只是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说要少运动,静养为宜……”

    “放屁!都是庸医!”

    房俊大怒。

    如果晋阳公主当真是心血管疾病的话,那就更不能整天趴着不动,这种病最好好适量运动,坚持慢跑或者打打羽毛球练练太极拳……呃,好吧,这些运动这个年代还没有。

    可是冠心病算不上绝症,只要注意饮食合理调养,并无大碍,只有非常严重的情况才会致命。

    说起注意饮食,好像这种病人常吃海鱼是有好处的吧?

    嗯,回头就叮嘱华亭镇那边,用快船运送海鱼,常年不断!

    他这边想的多了一些,衡山公主却小嘴一扁,泫然若泣:“你凶什么凶,是御医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你欺负人,呜呜……”

    房俊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语气重了一些被衡山公主误会是在凶他,赶紧搂住小丫头婆娑着她的小脑袋,哄道:“对不起,是姐夫不对,姐夫不是说小幺,是骂那些庸医呢!”

    衡山公主不信:“可是御医说的难道不对么?”

    对个屁啊!

    房俊胡说八道:“肯定不对啊!你不知道,姐夫以前遇到一个神医,说起气闷这种病的时候就是不要总是待在屋子里,要适当运动才好,而且要多吃海鱼。”

    衡山公主疑惑道:“什么神医呀,比宫里的御医还要厉害么?”

    房俊扶额,臭丫头你是好奇宝宝么,哪里来的这么多问题?

    撒了一个谎,就要无数个慌来圆。

    房俊只好说道:“那是一定的,这位神医……叫做孙思邈,听过没?过了两百多岁了都,老神仙一样的神医!”

    为何又提起孙思邈了呢?

    还有,我之前是不是就用孙思邈的名头来做过挡箭牌?

    不管了,反正那老道云游四海居无定所,这辈子咱算是无缘相见了,借你名头一用也算是看得起你,咱堂堂穿越人士,你以为谁的名头都会拿来用么?

    衡山公主眼看亮晶晶的:“真当么?若是老神仙在的话,是不是也能够救活母后呢?”

    “呃……”

    房俊不知说什么好了,心里也有些酸楚。

    两个没妈的可怜孩子……

    房俊叹了口气:“走咯,姐夫带你们看金鱼!”

    嗯,为何感觉这句话这么别扭呢?

    衡山公主欢呼一声:“太好啦!兕子姐姐快一点,我们这就出发。”

    晋阳公主也很高兴,她不怎么喜欢金鱼,宫里以前也有只是不太好养都来都死了,红的黄的也没什么稀罕,只是她喜欢跟姐夫在一起啊,只要有姐夫在就很开心。

    “嗯。”

    晋阳公主欢快的应了一声,小姐妹两个手牵着手,蹦蹦跳跳的跑向门口。

    自然不能就这么随意的将两位公主殿下拐跑了,还得跟李二陛下汇报,得到许可才行。

    两位公主在前边蹦蹦跳跳的走着,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不时发出一串银铃一般欢乐的笑声,草木萧萧的皇宫里似乎都增添了几分鲜活的生气……

    两个闺女要到房俊家里去,李二陛下有些不太愿意。

    “兕子,小幺,明天再去不行么?天色已晚,马上就要晚膳的时辰了,你们这一来一回的折腾,晚上怕是回不来啊。”

    李二陛下尽量展现自己温柔的父爱,对长孙皇后留下的这几个子女,他总是要厚待一些,以此弥补对于亡妻的思念和歉疚。

    衡山公主嘟着嘴儿不乐意:“父皇你让我们去吧,姐夫要带我们看金鱼呢!”

    房俊有些冒汗,这会儿终于想起这句“叔叔带你看金鱼”为啥这么熟悉了。幸好这是在唐朝,若是放在后世,跑到人家面前说我要带你闺女去看金鱼……

    大耳刮子削不死你!

    晋阳公主也一脸希翼:“父皇,我们可以跟十七姐一起睡。”

    李二陛下本想说堂堂金枝玉叶怎能轻易留宿在宫外?不过看到两个闺女亮闪闪满是祈求的目光,李二陛下那一颗铁石一般的心肠瞬间软化……

    “行吧。不过不要太过胡闹,见了房伯伯,替父皇问好。”

    “诺!我们记住啦!”

    晋阳公主笑得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

    “父皇万岁!”

    衡山公主欢呼一声,回头扯住房俊的衣袖,雀跃道:“姐夫我们快走吧!”

    面对房俊,李二陛下就没有好脸色了,一张方脸黑下来,哼了一声:“要照顾好两位殿下,尤其是兕子,她身子娇弱你是知道的,若是有何差错,朕唯你是问!”

    房俊腹诽:摆不平自己的闺女,那我撒气呢这是?

    面上却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尽管放心,微臣省得。还有,微臣刚刚听晋阳殿下说起她的气闷之症,言及宫中御医不许其运动,要多在屋内静养。可是微臣在江南有幸见过神医孙思邈一次,谈及这种气闷之症,孙神医却说这种病要适当运动保持身体机能的状态,而且多吃海鱼能够有效预防发病的几率。”

    李二陛下霍然动容,惊问道:“你见过孙思邈?”

    房俊心虚了一下,不过想到孙思邈那老道行踪不定,不会这么倒霉到长安来拆穿自己的谎言吧?便淡定说道:“的确见过。”

    李二陛下一拍大腿,怒道:“混账!那孙思邈乃是天下第一神医,多少人欲见之而不得,你却白白放过?当年长孙皇后病重,朕发动天下州府官吏满天下的寻找,方才知道那孙思邈正在秦岭伸出采药炼丹,若是当初有孙思邈在,长孙皇后或许就不会……”

    不得不说,李二陛下对于长孙皇后的确是伉俪情深,哪怕去世好几年,他依然心怀痛楚魂牵梦绕,时不时的便会登上太极宫里那座专门搭建的高台遥望九嵕山昭陵方向,怀念亡妻,潸然泪下。

    见到李二陛下这个反应,房俊有点冒汗。

    这要是以后孙思邈那个老道当真来到长安见了李二陛下,说及今日之事拆穿了自己的谎言,他都不敢想象李二陛下会是也和的暴跳如雷,扒了自己的皮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