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和尚多了没水喝
    

    用过晚膳,房俊又带着两个小公主去了库房。

    库房都是房俊这次从江南和林邑国“收刮”回来的珍异宝,本来都是准备给几家派出了家将部曲以及太子李承乾“分赃”的,不过既然两位小公主来了,房俊自然是让她们可着喜欢的挑,挑了回头给送去宫里。

    衡山公主搂着一根长达一米跟她个头差不多的象牙,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嚷嚷道:“我要这个,我要这个!”

    房俊看着另一边欣喜的挑选各种颜色的宝石、玳瑁、珍珠的晋阳公主,心里颇为惊异,这个衡山公主真的是女孩子么?好看的她不要,专挑值钱的……

    库房里的珍异宝都快堆满了,两个小公主像是花丛勤劳的小蜜蜂,钻来钻去挑选着自己喜欢的东西,银铃般的笑声充盈着整个库房。

    高阳公主自然要陪着两个妹妹,不敢有一丝懈怠。

    论起父皇的宠爱,她照这两个长孙皇后亲生的公主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万一疏于照料出了差错,那可大事不妙。至于这些价值千金的珍异宝,高阳公主却丝毫不心。

    出身皇家的公主殿下什么也不缺,嫁到房家来更是生活奢侈富贵荣华,脑袋里根本没有“钱”的概念。只要她们喜欢,随着她们挑呗……

    房俊凑到高阳公主面前,摸了摸鼻子,尴尬的低声道:“那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怎么会躲着你呢?你都不知道为夫有多想你,做梦都是跟你共赴巫山,琴瑟和鸣……”

    无奈高阳公主怨气甚深,全程黑脸,一点笑容都欠奉,语气冷冷道:“说完了?说完离本宫远点!”

    花言巧语完全无效……

    房俊有些尴尬,却也不恼。

    毕竟新婚燕尔之时分别大半年,憋得太久难免影响内分泌,连带着心情不好是可以原谅的……

    两个小公主疯累了,宝贝挑了一大堆,各自划分清楚交待房俊明日派人送到宫里去,而且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弄混了,这才心满意足的跟着高阳公主去沐浴更衣,然后乖乖的睡觉。

    高阳公主房里有两个小灯泡,房俊自然是去不得了。便来到郑秀儿房。

    四个小侍女正坐在屋子里低声说笑,更多的时候是俏儿和秀烟听郑秀儿和秀玉说起江南的见闻趣事,这时候房俊进来了。

    正室夫人的房间睡不得,难道本侯也没地方睡了么?

    咱可是三妻四妾的男人!

    谁料刚刚进门,郑秀儿红着脸将他推了出去。

    房俊老脸挂不住,恼道:“哎呀,翻天了啊?居然敢将本侯往外推?”

    郑秀儿脸红如血,又羞又急,垂头小声说道:“不是不是……奴婢自然是愿意侍候侯爷的,只是……只是……侯爷,改天好不好?改天随侯爷您怎么样……”

    说到后来,声若蚊子哼哼。

    她又怎会不愿得到房俊的宠幸呢?

    不仅仅是她和在江南将身子给了房俊的秀玉,俏儿和秀烟现在都羡慕她们羡慕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刻爬房俊的床……

    可是谁看不出公主殿下的恼火?

    房俊带回来两个小殿下坏了公主的“好事”,结果公主没得到享受,反被她们这些奴婢尝了甜头,那还要不要活了?

    几个小侍女对于侍寝都是千肯万肯,但是今天绝对不敢……

    房俊也明白了,只能无奈转去武媚娘的房间。

    孰料武媚娘更狠,直接将门给闩了……

    房俊在门外怒道:“给脸了是吧,一个两个都快翻天了,本侯连个睡觉的地方没有?”

    武媚娘在屋内哀求:“好儿郎,您可饶了我吧,白天那事儿被殿下发现了,心里正火者呢,若是晚您还睡我房里,明天她不得将我绑了沉到渭河里?”

    算武媚娘再是狡猾精明,也不能公然挑衅世间礼法纲常。

    这年头的正室大妇在妾侍面前有着绝对的权威,甚至是掌握着生死大权,更别说高阳公主还是金枝玉叶的帝国公主,若是真想弄死武媚娘,那完全是合理合法的一件事……

    房俊站在门外,无语望苍天,默默泪两行!

    特么的哥们儿居然能混到这么一天,难道正如那句真理说的那样——和尚多了没水喝?

    真是悲哀啊……

    万般无奈,房俊只得跑到书房里,幸好下人们有眼力见儿早早的将书房的火炕烧热了。胡乱洗了个澡,脱衣服稀里糊涂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被窝被人掀开,一股冷气窜进来令房俊一个激灵,紧接着一个丝滑温热的娇躯便钻进怀里,两片湿漉漉的小嘴儿也亲了来……

    房俊浑身燥热想要翻身却惨被压制,身的人儿已经掀开被子跨坐在自己身,昏暗的月光只能映得出两条瓷白细嫩的纤纤秀腿。

    “唔……”

    一声压抑到极点的低吟,房俊便被卷入汹涌的海浪之。

    ……

    房俊神情气爽的测过身,用被子将纤秀瓷白的娇躯紧紧的搂在怀里,亲吻着光洁的额头,轻怜蜜爱。

    好半晌,那股颤动才渐渐平息,两片红唇微启,缓缓的吐出一口如兰似麝的香气。

    房俊忍着笑,咬着晶莹如玉的耳廓,低声道:“很爽?”

    “嗯……”

    高阳公主像条没骨头的蛇一样,极致的潮水尚未完全消退,闭着眼品味着动人的余韵,没有说话的力气。

    房俊故意取笑:“哎呀,堂堂高阳公主殿下居然急成这样,啧啧啧……哎呦!”

    瘫软在房俊怀里的高阳公主勉力伸手在房俊胸前抓了一把,嗔道:“都怪你,害得本宫连脸面都不要了,偷着跑来……”

    高阳公主又羞又气。

    房俊不敢再取笑,这丫头若是恼羞成怒发起疯来不好哄,便闭嘴巴,温柔的安抚怀玲珑有致的娇躯。

    被他搓搓揉揉登山涉水,刚刚耗尽了力气的高阳公主哪里受得了?

    嗔道:“你老实点行不行?受不了啦!”

    房俊吻着她洁白细腻的脖颈,闷声道:“再来一次呗……”

    高阳公主花容失色吓了一跳:“你是驴子啊?回复得这么快……哎呀,你把手拿开……我不行了,求求你了好郎君,放过奴家吧,唔……”

    花瓣一样的嘴唇被噙住了,软软的丁香小舌都勾了出去。

    高阳公主迷失了一下,赶紧用力将房俊推开,哀求道:“真的不行啦……放过人家好不好?”

    说着,坐起身一件件的穿衣服。

    房俊道:“不要不要呗,干嘛穿衣服?来,让相公搂着睡觉。”

    感受着纤细的腰肢被粗壮的胳膊紧紧搂住,高阳公主身子又软了,挣扎着俯身在房俊胸口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呀!你疯啦?干嘛咬我?如果想要你可以换个地方,如……嘿嘿!”

    “想得美!”

    高阳公主嗔怪的打了他一下,恼怒道:“不回去怎么行?那两个小祖宗还在睡觉呢,万一醒来发现我不在,又该大哭大闹了,弄得阖府都不安生!都怪你,干嘛把她们带回来呀?”

    房俊无语,不知怎么解释了,干脆不说话。

    窸窸窣窣,高阳公主终于穿好衣服,俯身吻了房俊一下,“乖乖睡觉吧,我得回去看着那两个小祖宗。”

    房俊嗯了一声。

    高阳公主走到门口,又转了回来,站在炕前俯身瞅着房俊,两只漂亮的眸子晶亮。

    “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对兕子打什么鬼主意?”

    犹豫了一下,高阳公主还是问了出来。她总觉得房俊对于兕子的宠溺有点过头,这像是姐夫对小姨子的宠爱么?嗯,也对,好像全天下的男人都对自己的小姨子有着莫名的好感……

    房俊哭笑不得:“想哪儿去了?我算再是禽兽,也不能够对那么点的孩子下手吧?”

    高阳公主狐疑的瞅了房俊一眼,选择了相信。

    毕竟兕子的确是太小了一点……

    又俯身亲了房俊一口,这才转身出去,带好了房门。

    房俊打个哈欠,紧了紧被子,不一会儿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