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姐夫的小棉袄
    间几乎一夜之间,房俊在码头鞭挞窦德威致使其断腿之事在关中疯传。曾将的那位被称为“关中第一号纨绔”的房二郎以一种剽悍到极致的姿态强势回归长安,宣告了“纨绔届霸主”的地位任何人都难以撼动。

    坊市之间的好事者对此津津乐道,四处传播着房俊如何将窦家的少爷狠狠的蹂躏。而那些躲在背后的各大世家门阀的家主们,看问题的方向显然与市井小民大大不同。

    他们不在乎窦德威挨不挨鞭子,断不断腿,甚至不在乎他死不死,他们在乎的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窦家偃旗息鼓息事宁人的姿态!

    对于窦德威主动站出来挑衅房俊的举措大家是乐见其成的,可是被人如此羞辱之后却一声不吭,这是在太反常了。稍后,各大世家门阀就得到窦绍宣入宫告状,然后不了了之的环节……

    家主们全都郁闷了,难道连窦家都改弦更张背叛了大家?

    这也太打击士气了!

    这些家主们却不想想,他们这些关陇世家凭借的是多年留下的底蕴,那都是如假包换的硬实力,窦家凭借的却是圣眷!

    没有了皇帝的眷顾,窦家算得了什么?

    分分钟被这些世家门阀吞得渣子都不剩!

    家主们郁闷的同时,也在琢磨着想出法子整治房俊,最好是能将他一举击溃,将其打落凡尘万劫不复!

    但他们在算计房俊的同时,却未想到房俊将会对他们展开怎样势若奔雷的反击!

    *****

    暖暖的被窝睡得正香,鼻孔传来一阵痒痒使得房俊耸耸鼻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白皙秀丽的小脸蛋儿,带着点婴儿肥,可爱得一塌糊涂,让房俊有种搂到怀里怜爱的冲动……

    晃了晃头,幸好反应的快抑制住了这股冲动,人也精神了一些。

    晋阳公主脱掉鞋子上炕,跪坐在房俊面前,低头俯视着房俊,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房俊的脸庞。

    房俊打个哈欠,奇道:“干嘛盯着我?”

    晋阳公主蹙了蹙细细的眉毛:“姐夫,你好黑啊!”

    “……!”

    房俊无语。

    丫头,你姐夫我又不是姑娘,黑不黑的有啥关系?

    “兕子这是嫌弃姐夫咯?”

    “怎么会呢?”晋阳公主小手杵着下巴,给房俊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姐夫是大英雄,比三哥四哥都厉害,虽然没有他们长得好,但是很有气魄!”

    小丫头很会说话,但是房俊依旧不爽:“说来说去,就是比不得你两位哥哥长得好呗?不过你说姐夫长得不如吴王殿下姐夫认了,不至于连魏王那个肥佬都不如吧?”

    “咯咯咯!都说了您很有气魄啦!”晋阳公主眉花眼笑,跟姐夫斗嘴很有意思。

    房俊撇撇嘴,当我是傻的么?一般夸人家“很有气质”的时候,潜台词就是您长得不咋地……其实他长得挺不错,只不过是晋阳公主故意逗他玩罢了。

    忽然觉得有点冷,房俊支起上身往外头瞅了一眼,天色有些阴看不出时辰,入目一片白茫茫的。

    “下雪了?”

    “是呀,不过不太大。”

    “你自己一个人跑过来的?”房俊皱眉。

    “是呀,十七姐和小幺还没醒呢,她们都是大懒虫!”晋阳公主有些得意。

    “你可真是……也不怕冻坏了?”

    房俊有些怜惜。外面温度一定很低,书房的卧室里温度也不高,幸好火炕还热乎着,显然最晚仆役们添了火。看着晋阳公主小小的身子只是披了一件外套,房俊很想将她搂进被窝,不过理智告诉他这么做肯定不行,哪怕他没有一丝半点龌蹉心思。到底是个姑娘家,岁数再小也是小姨子。

    “会不会很冷?”房俊关心的问。

    “一点点。”晋阳公主俏皮的缩了一下肩膀。

    房俊咬了咬牙,似乎这个小丫头受一点苦他都心疼:“把脚伸进来,姐夫给你暖暖。”

    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的不妥,虽然穿越过来的时间不短,但是骨子里仍然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为人处世就算是再如何模仿这个时代,也总会显得格格不入,被人看来就是离经叛道。

    对于一个古代的女子来说,脚是一个非常隱私的部位,除了自己的丈夫,若是被别人看到碰触到几乎等同于“失贞”。

    不过房俊显然忽略了这一点,天地良心,他是真的喜爱、怜惜这个注定了命运多舛、将会在最绚烂的季节里凋谢的女孩儿。晋阳公主聪颖贤惠、善解人意,拥有着最最美好的品德,他愿意像亲妹子一样会守护着她,尽可能的让她快乐、开心,让她哪怕有一天香消玉殒,也会心怀着对于人生最美好的回忆,而不是悲苦凄凉的哀怨……

    晋阳公主脸儿有些红,宫里的教导嬷嬷自然会教授一些女孩儿应当注意的规矩,她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太好。偏着头想了想,这是她的姐夫啊,是自己的家人,应该没关系的吧?

    便微微羞红着脸,改变了坐姿,将两只小脚丫伸进房俊的被窝里。

    她喜欢跟姐夫亲近……

    房俊没有禽兽到对一个十岁的女孩子起什么龌蹉心思的地步,况且这是自己的小姨子,亲近一些不正是应当么?

    两只大手包住了小脚丫,虽然穿着罗袜,已然可以感受到两只柔若无骨的小脚丫一片冰凉。

    给晋阳公主焐着脚,房俊问道:“干嘛这么早跑过来?”

    晋阳公主感受着自己的脚丫被温热的大手捂着,很暖,很舒服,微微偏头,问道:“昨天送姐夫的络子还在么?”

    “当然在啊,兕子送给姐夫的东西,姐夫宝贝着呢,怎么会丢掉?”房俊扭头看到自己的衣服都放在一旁,伸出一只手拽过来,将那个红色线绳编织的平安符络子拿出来。

    晋阳公主微微起身,将衣服和络子都拿过来,然后仔仔细细的将络子系在房俊的腰带上,想了想,又从自己腰间解下一块鱼形的白玉佩,跟络子系在一起。系完之后端详一番,满意的点点头。

    “这块玉佩是父皇送给兕子的,说是能够保平安,和这个平安符是一个寓意。姐夫上战场打仗的时候一定要戴着,会保佑姐夫平平安安逢凶化吉。”

    小小的人儿一本正经的叮嘱着。

    姐夫对我这么好,老天爷要保佑姐夫长命百岁一直宠着我才对啊……

    房俊心里温暖得都快融化了,心想这可真是姐夫的小棉袄啊……

    就笑:“行,姐夫会一直戴着,谢谢兕子殿下赏赐!”

    晋阳公主还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脚丫被大手捂着有些痒,可是又不舍得挣脱,晋阳公主只好转移注意力。

    “姐夫,给兕子讲个故事吧?像是白雪公主那样的,你都不知道,兕子将那个故事讲给小幺听,小幺可喜欢了!就连九哥也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他嘴里不承认,嘻嘻……”

    感受着晋阳公主欢快的心情,房俊说道:“那这次给殿下将一个《睡美人》的故事吧……”

    房间里,房俊低沉的嗓音想起,晋阳公主两只眸子亮晶晶的,完全被故事吸引进去。

    高阳公主来到书房外的时候,并听到屋内房俊的声音和兕子时不时的笑声、询问声,公主殿下面色不豫,皱了皱眉,回头吩咐侍女和衡山公主:“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侯爷大概没起呢。”

    “诺。”

    侍女们垂头站到一旁。

    衡山公主不干,扯着高阳公主的手:“十七姐,我也要进去!”

    高阳公主心中纠结,那个黑面神不会对兕子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若真是那样,被小幺撞见了再说出去,父皇肯定能砍了黑面神的脑袋……

    只要柔声劝道:“姐夫没起呢,你一个姑娘家贸贸然进去,有些失礼呢。”

    衡山公主可不傻,反应可快了,嚷嚷道:“那为何兕子姐姐可以在里边?哎呀,姐夫一定是背着我给兕子姐姐好玩的东西呢,不行,我要进去!”

    言罢,挣脱高阳公主的手,急吼吼的冲了进去。

    高阳公主以手抚额,只能希望房俊这个王八蛋不要做出什么丧尽天良的禽兽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