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房俊是个忠臣!
    苏面对太子妃苏氏,李承乾也渐渐冷静下来。

    他也觉得房俊不至于无聊到闲着没事戏耍自己,可是为何偏偏又将自己应得的那一份私自做主赠给了父皇?

    李承乾皱眉苦思,百思不得其解。

    刚巧这时张玄素与苏世长结伴前来觐见。

    太子妃苏氏与二位元老见礼,吩咐侍女奉上香茗,避于后殿。

    李承乾请二位喝茶,奇道:“二位先生神色匆匆,可是有事?”

    张玄素一脸振奋之色,拍了一下大腿,未来得及喝茶便赞道:“殿下此举大善!”

    一旁的苏世长也面带微笑,身是欣慰。

    李承乾一头雾水:“孤也没干什么啊,怎地便受到先生夸赞?”

    张玄素的官职是太子左庶子,乃是东宫署官之首,以此对比侍中、中书令。按说,这样的位置自应是太子近臣,不仅掌管东宫一应事务,亦有教导太子之责,一旦太子登基,妥妥的龙潜旧臣,简在帝心。

    可是以往李承乾行事乖张,张玄素苦劝不听,自是破罐子破摔不管太子之事。现在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储君之位渐渐稳固,张玄素焉能不尽心尽责,全力辅佐?

    张玄素笑道:“今日恰逢休沐之日,一大早老臣与世长兄相约前往南山赏雪游玩,便得到殿下将江南所得之财货尽数献于陛下之事,一时欢欣鼓舞,便前来东宫觐见。殿下终于知道以往只所为多有不妥,亡羊补牢,尤未晚也!”

    苏世长也哈哈笑道:“殿下仁厚怀德,正当以纯孝面对陛下,以孤直立于朝中。只是此事为何老臣等从未听殿下提及?”

    两个老家伙很高兴的样子,似乎对于将财货尽数献于父皇之事身为赞同?

    李承乾这下子觉得房俊果然别有深意了,想了想,试探着问道:“此举……做得不错?”

    “岂止不错?”

    张玄素毫不吝啬溢美之辞,夸赞道:“简直就是神来之笔,举重若轻之间,仿似羚羊挂角、天外飞仙!”

    李承乾咬了咬牙,老家伙就不能明明白白的说话?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又不好意思细问,只好又看向苏世长。

    苏世长捻须微笑,说道:“殿下难道还不明白?吾等劝诫过殿下多次勿要私下里与朝中大臣过多接触,可殿下总是不以为然。您是太子,是国之储君,这是天下瞩目的位置,是潜龙在渊,但更是如履薄冰、半点不容犯错。您为何不想深一层,若是您与陛下易地而处,会有怎样的担忧和不满?”

    李承乾凝神静思。

    以往听到这样的劝解他都有些不高兴,这种话不仅是他俩说,于志宁和房玄龄也隐晦的提了两次。

    难道朝中大臣主动示好,孤这个太子反而要刻意疏离么?

    以往自己为何在于魏王李泰的争斗中尽落下风?还不就是那时候满朝文武都站在魏王李泰的身后鼎力支持,自己身为太子却孤家寡人,独自为战?

    现在朝局稳定,为何就不能趁机将亲近自己的大臣笼络在身边,以免将来又重蹈与李泰相斗时的覆辙?

    但是今天现有房俊的古怪举动,又有两位老臣的劝谏,李承乾觉得自己应当好好反思一下了……

    张玄素喝了口茶润润喉咙,耐心的说道:“多做多错,不做才能不错。陛下现在对您很是认可,更多的是因为您纯孝、至诚,其实您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对兄弟友爱、对大臣和善,您的地位就牢不可破,做得多了,反而适得其反,画蛇添足。”

    他这话并没有说得太浅显。

    李二陛下是什么人?

    眼里不容沙子,掌控欲极其强大。太子是一个蔫儿了吧唧的角色他可能会失望,但太子若是一个声望鼎盛能够一呼百诺的存在,他怎么能够安心?

    陛下春秋鼎盛,最忌讳的就是太子自立门户!

    可李承乾最近完全沉浸在朝中大臣的奉承之中不可自拔,许是以往备受冷落才使得物极必反,但是继续如此跟大臣亲密往来,陛下会怎么想?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太子之位不太稳固,所以想早点拉帮结派跟朕对抗,使得朕若是想要废黜你都做不到?更有甚者,若是陛下以为你耐不住寂寞想要早日抢班夺权,那后果更严重,估计离死也就不远了……

    李承乾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这一阵子都干了些什么蠢事!

    他浑身冒汗,吓得脸都白了,埋怨道:“孤以师礼相待,二位先生何以坐视孤行差踏错差点贻误终身却始终不曾言明?”

    以往的劝诫,身边的近臣也都只是点到即止,从未这般说得透彻,是以李承乾一直不以为然。若是早早的说明了其中关窍,自己怎么可能一意孤行,差点跌进深渊?

    苏世长老神在在,笑道:“有些时候,别人的劝谏是听不进去的,只有自己参悟明白了,那才重要。时局未到紧要之时,何必杯弓蛇影?”

    李承乾一头黑线。

    这帮可恶的老头!

    就由着孤傻子一样上蹿下跳,未到惹恼父皇的程度你们就在旁边看热闹?

    李承乾想发火,运了运气,忍住了。

    “不过这与那笔钱货又有何关系?”

    李承乾问道。

    张玄素奇道:“殿下不知?”

    李承乾茫然摇头。

    张玄素愈发奇怪了:“那殿下为何要如此庞大的一批财货献于陛下?”

    李承乾尴尬道:“是房俊那厮自作主张,孤根本不知情……”

    张玄素与苏世长面面相觑,皆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良久,张玄素方才慨然一叹,语重心长道:“殿下,这房俊……是个忠直之臣呐!”

    李承乾抬头瞅了瞅雕梁画栋的房梁,心里道:呵呵……

    这笔钱分到孤头上的那一份估计得有五十万贯吧?

    孤长这么大都没一次见过这么多钱,那混账特么从半路上做主就给孤送人情了……

    还忠直之臣?

    孤都恨不得掐死他!

    苏世长瞥了一眼太子殿下的神情,就知道这位殿下这会儿怕是当真是未明白房俊此举背后的用意,心里还在埋怨房俊呢。

    唉,房俊真是个委屈了,做了好事,还要受埋怨,好孩子啊……

    苏世长以往对房俊是不大看得上的,如此跳脱任性,但凡生性严谨的人难免不入眼。但是经此一事,苏世长方才知道房俊不仅仅是有捞钱的能耐,对于政治上的手段已然达到一个举重若轻、浑然天成的境界!

    “殿下可曾想过,现如今您将所获财货尽数献于陛下之后,那些跟您一同得到财货的世家勋贵们会有何反应?”

    苏世长循循善诱,有些事不要一次性点明了,自己悟出来的才更深刻。

    李承乾愕然道:“孤献孤的那一份,与旁人何干……哎呀!不好,房俊误我!”

    大家都是派出家将部曲成立水师的“冲锋队”,故此才得到这笔钱财。现如今太子殿下将所得钱货尽数献于陛下了,那其他人难道就能心安理得的将钱货收入库房?

    如果那样做,皇帝会怎么想?

    好嘛,你们只是出了几个家将仆役就得了诺大一笔钱财,这是捡了大便宜,就跟大风刮来的没说明区别。朕的儿子都将这笔钱献给朕充为国用,你们就好意思耷拉着眼皮都收到库房里了?

    不用说,有太子殿下坐了榜样,那些世家勋贵哪怕一万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将这笔钱也都献出来。

    这么多钱谁拿出来谁都心疼,更过分的是大家出了血,好处却是太子殿下的。皇帝只会满意太子孝顺,难道还会记得被逼无奈方才献出钱财的这些世家勋贵的好儿?

    钱没了,好处没得到,对于这些世家勋贵来说等同于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可能对太子殿下没有怨气?

    这还不止!

    若是有人认为这其中乃是太子在算计大家,逼得大家不得献出钱财为太子的功劳薄增光添彩……

    这岂不是将那些世家勋贵全都给得罪了?

    李承乾倒吸一口凉气,怒从心头起,大骂道:“竖子,胆敢欺我焉?”

    张玄素微微一笑:“殿下,这您可冤枉房俊了,那是为您好哇!”

    李承乾鼻子都差点气歪,拍桌子怒道:“屁的为我好!他就是欺负老实人,以为孤是个好脾气的不会拿他怎么样,故此才陷害于孤!”

    此刻的太子殿下即将暴走,恨不得提着三尺青锋将那坑害于他的小人就地擒拿,净身之后圈禁宫中为奴为婢,永世不得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