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三章 闺女,离房二远点!
    李二陛下欣然道:“所以说,太子是不可能主动这么做的。而那几位太师、太傅们又做不得太子的主,故此,这笔钱财定然是房俊自作主张进献于父皇,以此来逼迫太子不得不与那些走得很近的世家勋贵分道扬镳,相互猜忌,以安父皇之心。”

    长乐公主微微一愣便即恍然,展颜笑道:“那岂不是说房俊将太子哥哥的钱送人了,太子哥哥反而要感激他?”

    李二陛下畅然大笑:“谁说不是呢?估计此刻你那太子哥哥杀了房俊的心都有,却又不得不忍气吞声,捏着鼻子认下了,呵呵!”

    长乐公主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太子哥哥郁闷至极却不得发泄的模样,然后又是房俊一副小人得志“把你的钱送人你也得感谢我”的痞子样,以手掩唇,“噗呲”笑出声来。

    李二陛下看着爱女明丽绝美宛若清荷绽放的笑容,心神微微恍惚。

    有多长时间没见到长乐这般开怀的笑出来了?

    心中怜惜更盛,便试探道:“丽质父皇给你再说一门亲事吧?”

    长乐公主娇嗔的白了父皇一眼,轻垂臻首,缓缓摇头。

    本是全心付出的人生,到最终却曲未终人已散,什么执子之手,什么与子偕老,都不过是浮云障眼转瞬即空。自己有天下至尊的父亲,有相亲相爱的兄长,有活泼可爱的姐妹,就这么清闲恬淡的度过一生,看着云卷云舒花开花谢,不也挺好么?

    至于投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男人的怀抱

    长乐公主有着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排斥。

    李二陛下见长乐公主摇头,却有些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是怕她自己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连忙安慰道:“放心,这一次父皇才不管什么笼络大臣、安抚人心,就只为了你开心。这大唐天下所有的年青俊彦,只要你看得入眼,父皇亲自登门为你求亲,如何?”

    长乐公主神色黯然,睫毛轻颤,秀美的脸庞浮现一个凄然的笑容,软语哀求:“父皇,算了吧就让女儿陪着父皇,在这皇宫里安闲度日好不好?”

    对于开启一段崭新的婚姻,长乐公主感到害怕。

    李二陛下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若非他当年应允长孙无忌的求亲,如何会使得自己的掌上明珠落入如今的境地?若非自己识人不明被虚伪狡诈的长孙冲所欺骗认为他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又如何会将自己最钟爱的女人托付终身?若非自己想要拉拢以长孙氏为首的关陇世家,又怎会害得自己的闺女凄苦悲凉,整日愁绪万千,笑颜不展

    时也,命也?

    李二陛下伸出手,轻轻婆娑着长乐公主丝缎一般柔顺的发丝,勉强笑道:“女人终究要守着男人过日子,那样才会幸福啊。父皇宠着你,兄弟爱护你,姐妹爱戴你,这可一切不过是眼前的虚幻。父皇终有一天会舍你而去,兄弟姐妹也终将有自己的生活,你难道想要父皇在归天的时候还要看着你孑然一身,孤苦无依?”

    有感于玄武门下的鲜血,兄弟手足之情在那一刻尽数断绝,每每太上皇在大兴城里都会望着明月潸然泪下,承受着儿子手足相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蚀骨之痛。

    故此,李二陛下对于自己的儿子愈发教导要亲厚友爱,互敬互重,维系手足血脉之情。正因为用心良苦,是以用子女之间的感情绝非古之天家淡漠凉薄之情可比。

    眼见自己的嫡长女凄然孤苦,怎能不心痛难忍?

    长乐公主芳心刺痛,紧紧的握住父皇宽厚的大手,感受着温暖,紧紧的抿着嘴唇,两行清泪在羊脂白玉也似的脸蛋儿上悄然滑落。

    旁人眼中最是娇贵的金枝玉叶,本该是得尽天下荣宠,受尽世人艳羡,可是又有谁知道这些年她在长孙家受到的委屈和苦楚?

    回首前尘,这些年的过往好似一副副梦魇一般啃噬着她的心,她忍受着委屈、承受着凄苦,却最终换来了长孙冲谋逆造反,要将她最敬爱的父皇赶下皇位

    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相比于委屈和凄苦,她更有一种得脱樊笼的自在与惬意。

    抹去泪珠,长乐公主露齿一笑,调皮的对李二陛下笑了笑:“可惜您女儿我天生丽质聪颖贤惠,这世间能配得上的男子实在太少啊!”

    李二陛下看着女儿的笑容,心中一畅,呵呵笑道:“朕的女儿自然是天下最最优秀的女孩子,不过天下之大,年青俊彦层出不穷,想必总会有丽质你所钟情的男子。你最近不是酷爱文学典籍么?那就找一个文采飞扬才思敏捷的世家子弟”

    说到这里,他猛地一顿。

    文采飞扬、才思敏捷?

    这话怎地好像专门形容房俊那厮的?这满天下的年青俊彦之中,还有谁敢在房俊面前称一句文采飞扬、才思敏捷?

    想到这里,李二陛下赶紧说道:“当然,房俊那棒槌决计不行”

    长乐公主红唇一撇,娇俏的翻个白眼无奈道:“父皇啊,那是漱儿的驸马好吧?”

    就算我没有男人要了,难道还会下贱的跑去跟妹妹抢男人?

    李二陛下瞪眼道:“休要大意,依父皇看来,房俊那厮对你绝对有企图!你看看那篇爱莲说,通篇都是对你的赞美夸誉,足以说明那厮狼子野心,你要提高警惕!”

    长乐公主大窘,气道:“父皇说什么呐?那只是人家歌颂莲花的名篇好吧?跟女儿一点关系都没有,您怎也跟外人一般牵强附会?”

    李二陛下煞有介事:“怎么没关系?在父皇眼里,你就是最美的那朵白莲花!总之,离房二那个棒槌远点!”

    长乐公主以手抚额,羞红着脸蛋儿无奈叹气

    李二陛下则心情大好,女儿开心,就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

    “阿嚏!”

    刚刚跟刘仁景等一干纨绔吃完酒回到房府的房俊毫无预兆的打个喷嚏。

    “谁说我坏话么?千万别被我捉到,不然你就惨了!”

    房俊揉了揉鼻子,闷闷的说了一句。

    皇宫里,李二陛下大大的打了两个喷嚏,吓得宫女内侍连忙去找御医,一阵鸡飞狗跳

    武媚娘正将一大碗浓浓的醒酒汤端进来放到桌上,关切的问道:“是着凉了么?妾身却让厨房煮一碗姜汤来发发汗。”

    房俊摆摆手:“没事儿,用不着大惊小怪。”

    武媚娘这才作罢。

    正给他用温水擦脸的高阳公主嫌弃的说道:“闻闻你这一身酒气,这是掉进酒缸里了吗?果然是臭男人,难闻死了!”

    房俊嘿嘿一笑:“臭男人怎么了?臭男人也有人爱!公主殿下你眼光高看不上没关系,照样有女人半夜往本郎君的被窝里钻你信不信?”

    高阳公主愣了一愣,一张雪白如玉的小脸儿瞬间红霞密布羞得不行,咬着银牙恼羞成怒道:“去死吧你!”

    一抬手,沾了热水的帕子结结实实甩在房俊脸上,然后纤腰一扭,气呼呼的跑回卧房。

    其实哪里是气的?

    分明就是羞得不行

    武媚娘奇怪的看看高阳公主的背影,又看看一脸得意的房俊,忍不住“噗嗤”一笑,上前接过房俊手里的帕子,温柔的替他擦拭脸颊,低笑道:“真想不到,殿下好主动啊那个”

    武美眉咬了咬红唇,媚眼如丝:“是不是很刺激啊?”

    房俊吞了口口水,嘿嘿笑道:“要不晚上你也试一次?”

    武媚娘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我才不要”

    嘴里说着不要,可看那勾魂的小眼神儿,房俊一颗心霍霍跳动起来,腆着脸凑上去在光滑的脸蛋儿亲了一下,搂住盈盈一握的纤腰,谄媚的道:“那啥,要不咱试试新花样?”

    武美眉俏脸通红,将帕子甩在房俊脸上,“美不死你!”..

    扭着纤腰,风情万种的跑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