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提议通过
    咕李二陛下嘀咕道:“试行?”

    用“试行”的方式将改革局限于一地,即便有什么严重后果亦能够约束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进退自如。

    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既然如此,那就以京兆府为试点,如何?”

    李二陛下提议。

    “陛下,万万不可!”

    长孙无忌心中一惊,急忙出言阻拦。

    他终于想明白为何陛下要弄出这么一个“改州立府”的法子,加强中枢集权或许是真,但是最真实的目的,就在于这个京兆府!陛下是打算对生存在关中的关陇集团下手了!

    或许陛下并不会决议将关陇集团连根拔起,那样必会导致关中动荡影响帝国根基,但是狠狠的打压关陇集团一番,那几乎是必然的!

    谁叫关陇集团总是不肯消停,一直在背后搞小动作?

    李二陛下面色不豫:“辅机,有何不妥?”

    长孙无忌脑筋飞速转动,一定要阻止陛下设立京兆府!

    长安所属乃是雍州,而雍州即为大唐之直隶属地,雍州最高的长官雍州牧,既是由陛下亲自兼任!但是身为帝王,怎么会有闲暇与精力去处理一州之地的军政杂务?故此,雍州的治理权其实都在下属的官吏手中。

    而这些官吏当中,绝大部分都是出身自关陇世家……

    历经隋末唐初几十年的政局动荡风云变幻,现在不仅仅是关中的家族依旧根植在关中,就连原本陇西的几家也都在关中拥有着庞大家业。

    陛下这是想要将雍州的权利牢牢的抓在手里,这就等同于掐住了关陇世家的脖子!

    长孙无忌偷偷咽了口唾沫,出言道:“陛下明鉴,关中乃大唐龙兴之地,八百里秦川更是天下根本,不容许有一丝一毫的动荡不安。关中不靖,则天下不靖!请陛下三思。”

    这个理由绝不牵强,相反很强大。

    历朝历代,谁敢不重视国都所在的京畿之地?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历朝历代的首都与陪都基本上都是中枢直辖的行政区域,以此加强管理与掌控。秦始皇把全国分为三十六郡,其都城咸阳及位于都城周边的“内史郡”,均为直接隶属中枢的直辖区。

    西汉定都长安,部分郡县恢复分封制,部分郡县直属中枢,如都城附近设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的三个郡别称“三辅”,直接由朝廷管辖。东汉定都雒阳,增设了河南尹,与“三辅”同由中枢直辖,三国两晋南北朝至隋也沿袭了以前的制度。

    到了唐朝,则将原本的“三辅”划归雍州,由皇帝亲自担任雍州牧。

    一旦改革引发关中动荡,后果不堪设想!

    李二陛下沉默。

    他心中极其不爽,不认为这是长孙无忌在为朝廷、为他李二设想,而是处心积虑的替整个关陇集团谋福祉。谁都看得出他设立的这个“京兆府”就是为了将雍州的权力紧紧握在手中,此消彼长,相对应的便是关陇集团在关中地区的控制力度必将大大下降。

    长孙无忌,就是整个关陇集团的代言人!

    可朕是皇帝啊,当皇权与你们手里的私利冲突的时候,难道你长孙无忌不应当义无反顾的站在朕这边吗?

    他胸中气闷,脸色阴沉,一股郁结的火气苦苦憋着。

    他是朕自小的玩伴,是朕的亲密战友,亦是皇后的哥哥!朕曾在皇后的病榻前立下誓言,允诺会善待长孙家,朕怎么能对皇后食言呢?

    所以,长孙家的铁厂曾经垄断了整个大唐的生铁市场,他听之任之;长孙冲谋反篡逆,他连追究都不愿追究,哪怕害得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一生孤苦,他都任其躲在某一处继续风流快活享受着荣华富贵。

    所以,哪怕今天长孙无忌依旧在替关陇集团争权夺利,他也不打算撕破脸,将长孙无忌也整个长孙家族打落尘埃。

    毕竟,那是皇后的家族,是皇后的亲人……

    微微闭目,李二陛下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睁开眼,扫了岑文本一眼。

    岑文本便说道:“赵国公之言,请恕在下不敢苟同。”

    长孙无忌不悦:“难道某说的不对?”

    他没有注意到李二陛下扫了岑文本的那一眼,想当然的以为岑文本是要跟自己作对。这老货是河南人,跟关陇世家毫不沾边,想必是要打压关陇世家来讨好陛下……

    岑文本笑道:“赵国公说得对,但是也不对。”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愿闻其详。”

    岑文本悠然道:“正如赵国公所言,关中三辅之地乃是帝国根基之所在,决不可人心动荡,社会不靖,否则便是帝国祸乱之根源,大唐飘摇之先兆。但是眼下的关中诸县府兵靡费、治安堪忧,全天下的游侠儿都汇聚到长安城,啸众斗殴、拐卖人口、歼淫婦女,触目惊心!”

    长孙无忌琢磨如何反驳……

    这还真就不是岑文本瞎掰,作为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人口最多、经济最繁荣的超级大乐虎国际娱乐,长安城每年都会吸引数以万计的各方人士前来讨生活。

    这些人有的求学、有的经商、有的置业,自然就有为非作歹、歼淫掳掠的贼寇盗匪。这些人常常以游侠儿的身份寄居在权贵家中,帮助其经营产业、看家护院之余,多行不法之事。

    故此,随着长安城的人口越来越多,社会治安自然越来越差。

    岑文本续道:“长安乃是天子脚下,国之脸面,尚且如此腌臜污秽,咸阳城内如何?三原如何?泾阳如何?蓝田如何?不用问,情况必然更糟。既是帝国首善之地,自然要有帝国文明之气象,然现如今的关中已然病入膏肓,重病需猛药,不破不立,何不趁此机会改革机构增设京兆府,从根源上来一次彻底的清除?故此,老臣赞同增设京兆府。非但赞同,还恳请陛下要尽快立下章程,宜早不宜迟。”

    长孙无忌暗道不好!

    这老货怎地扯到治安上去了?

    须知长安城中几乎所有的赌坊、妓馆、青樓、酒肆,全都是关陇世家的产业。而这些产业,更是藏污纳垢之所,祸乱社会治安之根源。

    揪着关陇世家的小辫子挑毛病,长孙无忌不知自己还应不应该反驳下去?毕竟他自己就是关陇集团的一员,还是最大的那一家……

    李二陛下缓缓点头,显然对于岑文本的说辞甚为满意,他看向房玄龄:“玄龄以为如何?”

    房玄龄干脆道:“景仁见微知著,所言句句切中时弊,吾等不可忽视。实则关中不仅仅是治安形势每况愈下,便是长安周边诸县的粮赋税收近年亦年年下降,多有权贵肆意圈地,只是百姓无敌可种,要么沦为佃户,要么流离失所,不但愈发增加社会治安的治理难度,更影响到帝国税收。老臣赞同增设京兆府,将这些顽疾一一根除。”

    皇帝增设京兆府的心意已决,况且也确实是一件好事,房玄龄傻了才会反对!

    至于权贵强行圈占土地,这是历朝历代都难以避免之事,权贵之家有勋爵在身毋须纳税缴粮,自然会影响到国家税收。只是这个问题房玄龄曾经在家中同房俊深入讨论过,想要彻底解决绝对不是增设一个京兆府就行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朝廷大力兴办商业,将权贵地主的目光从土地上挪开,同时也让新兴的商业吸纳更多的失地农民,达到双向调节的目的。

    李二陛下淡淡的瞥了长孙无忌一眼,开口道:“既是如此,此事就定下来。”

    长孙无忌心中一片悲凉,转瞬被一股深深的惶恐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