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君臣,父子(下)
    李二陛下没有丝毫不悦,一直静静的听着,听着这个最优秀的儿子向他这个父亲倾述着从未透露过的心声。

    然后他问道:“那现在呢?现在怎么想?”

    李恪心中那股郁郁不得志的怨气随着这一番话语尽数倾吐出来,就好似压在胸口多年的一块大石陡然搬走了,神清气爽,心神愉悦!

    亮晶晶的双眼跟李二陛下直视,李恪嘴角不自禁的露出一个笑容:“现在,不怨了,一点也不怨了。”

    李二陛下眉梢一挑:“为何就不怨了?是因为感受到父皇不会易储的决心,所以绝望了,释然了?”

    “不是。”

    李恪摇摇头,摆手将侍女赶走,亲自执壶给李二陛下斟酒。

    他心地仁厚,不想这个侍女听得太多,最终只能落得个“意外身死”的下场,给她家一点银钱补偿,赐给一口棺材。

    李二陛下瞄了一眼侍女消失在门口的窈窕背影,心底一哂,这个儿子不仅才华能力与他这个父亲相似,就连这风流性情也是一般无二。

    不得不说,他明白了李恪想要保全这个侍女的心思,却显然误会了李恪想要保全她的动机。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将兄嫂弟媳统统纳入後宮的龌蹉思想……

    待侍女走远,李恪才续道:“是因为儿臣听到了一句话。”

    李二陛下问道:“什么话?”

    李恪道:“以前一直觉得父皇对待儿臣并不公平,不是嫡子难道是我的错?身有前隋血脉,难道是我的错?凭什么我就不能得到一个公平的机会,去跟太子、跟青雀公平竞争?直到有个人跟儿臣说,‘这个世间,从来都不存在过真正的公平!’所以儿臣忽然就想开了。”

    “这个世间,从来都不存在过真正的公平?”

    李二陛下喃喃复述一遍,叹息道:“这话说的真好。当年大隋末路穷途,天下处处烽烟,十八路反王七六十四股烟尘,纠缠不休以命相搏誓要逐鹿天下登基大宝。结果呢?窦建德、刘黑闼、宇文化及、白玉王高谈圣、宋义王孟海公、沙陀罗王罗铁汉、槐安王铁木平、明州王张德金、南阳王朱粲、北汉王萧铣……一个接着一个的战败身死,最后是咱李家得了这江山。论声势,李家不如宇文化及,论实力,李家不如窦建德……隋失其鹿,公平么?李家得了江山,公平么?这世间,当真是从来都不曾公平过!若非久经磨砺、看透世情的鸿学大儒,焉能道出这般人世至理?恪儿,能说出此等精辟之言论者,必是国之圣贤,此人究竟是谁?”

    李恪张着嘴巴,一脸便秘似的表情……

    李二陛下不悦:“问你话呢,发什么愣?”

    李恪心说我这不是发愣啊,爹,我是在思考如何回答你的问题。

    久经磨砺、看透世情?

    还鸿学大儒、国之圣贤?

    李恪有些冒汗,见到父皇灼灼的眼神,只好说道:“那啥,这话是房俊跟儿臣说的。”

    “啊……哈?”

    李二陛下震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这回父子俩的神情颠倒过来,轮到李二陛下一脸便秘……

    那个小王八蛋能说出这么富有哲理的话语?

    不过想到那厮随随便便就能做得出千古传唱的诗词经典,也就释然了。

    不过想想自己刚刚夸赞的语气、用词,李二陛下就像是吞了翔一样恶心……

    “为何以前不曾和朕这样敞开心扉的说话呢?”

    李二陛下果断转换话题。

    李恪有些局促:“因为……儿臣有些害怕父皇。”

    李二陛下有些意外:“这是为何?父皇有时虽然严厉一些,但从未责罚与你们……李佑那个混账除外,有什么怕的呢?”

    他一向都注意父子之间的关系,尽可能的显示自己慈祥的一面,绝对不会轻易苛责自己的儿子。况且李恪一贯的表现都深得自己满意,有时甚至再想若李恪是自己的嫡子,那皇储之位还有什么可愁的呢?

    所以他对于李恪害怕自己有些意外。

    然而李恪的回答更让他意外。

    李恪俊朗的面容酷肖李二陛下,连笑起来的时候鼻翼两侧浅浅的法令纹都非常神似,他笑着说道:“因为想得到,所以怕失去,患得患失,自然害怕。”

    李二陛下愕然:“现在为何不怕了?”

    李恪的表情很轻松,殷勤的为李二陛下斟酒,然后居然双手举杯平伸,想要与李二陛下碰杯,甚是轻松愉悦。

    “因为当儿臣心中那份不敢有的妄念彻底断绝之后,忽然发现父皇还是那个父皇,既是皇帝,也是父亲,儿臣与父皇之间既是君臣,也还是父子啊……”

    李二陛下也笑了出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他单手举起酒杯,狠狠的跟儿子碰了一下,酒杯内的酒水都溅了出来。父子两个相视而笑,举杯痛饮。

    “痛快,痛快!十五年来,父皇都从未这般痛快过!”

    李二陛下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渍,状甚欢畅。

    李恪斟酒,心神却一阵触动。

    十五年?

    十五年前,正是玄武门那刀光剑影手足相残的一天吧?

    看来,哪怕是那一天奠定了父皇君临天下的宏图伟业,世间的骂名和内心的煎熬亦使得父皇如临深渊,心内极度压抑。

    李恪还清晰的记得玄武门之后翌日清晨,父皇一身甲胄浑身浴血,回到秦王府中当着兄弟姊妹的面前与母后抱头痛哭,那情形,无论如何都没有得胜归来的畅快,更没有逆尔为皇的喜悦,有的,只是浓浓的无奈和深切的悲凉……

    不知不觉,李恪的脸上沾满了泪水。

    他笑脸带泪,看着鬓角已然冒出霜雪的父皇,轻声道:“以往儿臣不懂事,总是抱怨命运不公,父皇不公,空有才华横溢经纶满腹却不得施展之余地。现在儿臣总算想明白了,非但不能怨,还要感谢父皇。”

    李二陛下今天与儿子揭开心结,甚是畅快,问道:“为何要感谢为父?”

    李恪与李二陛下目光对视,轻轻说道:“若非父皇,世间哪有李恪其人?若非父皇,何来这才华横溢经纶满腹?若非父皇,吾兄弟姊妹何来这富贵荣华,儿臣又何来那觊觎皇位的资格?”

    若非李二陛下当年玄武门下一战功成,他们兄弟现如今哪里有机会争夺皇位?

    想想大伯家和三叔家的几个兄弟的下场吧。

    李恪知道,若是没有当年的玄武门,功高震主的秦王殿下必然是悲惨的下场。

    这就是权力的代价……

    李二陛下浑身一震,捏着酒杯的大手青筋浮凸,酒杯都差点捏碎!

    十五年来,玄武门就是一个死穴,是天下所有人的忌讳,没有人敢在李二陛下面前提及,因为那是李二陛下心头一颗永世也不会消除的刺,谁撩拨一下,都会痛得他痛不欲生!

    谁敢让他不痛快,他就能让谁痛一辈子!

    可是每每午夜梦回,他又岂能不嗟叹世事变幻、权力无情?

    那毕竟是他的大哥,是他的兄弟,血脉相连,怎么会如猪狗一般漠视?

    可是事情走到那一步,手足相残的结局已然注定。

    太子不将秦王除掉,则必然被秦王反噬;

    秦王不将太子除掉,则必然被太子铲除。

    在平定天下攻城略地的过程中,秦王的实力不断膨胀,早已达到与太子分庭抗礼的地步。到了这个时候,立场已经不会因为统帅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身为统帅,他必须顾及部属的前程和安危。

    况且,李二陛下不是一个人,他死,则妻妾子女无一活路。

    若只是一条命,或许李二陛下当真会自戕与兄长面前,以全兄弟之义手足之情。

    可是若是连妻妾子女的命都要搭上,李二陛下不干!

    他当然要争!

    为自己争天下!

    为妻妾子女争一条命!

    他争赢了,位登九五子孙昌盛。

    李建成争输了,身死当场阖家灭门……

    就是这么残酷!

    李二陛下争了一次,虽然赢了,但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还要走上自己的老路,相互之间再争一次。

    揉了揉发红酸涩的眼眶,李二陛下举起杯,与儿子相碰,叫道:“饮圣!”

    一饮而尽。

    李恪卸下包袱,身心欢畅,亦大叫道:“饮圣!”

    同样一饮而尽。

    父子两个一会儿低声交谈,一会儿高声欢笑,一杯杯烈酒入喉,俱都喝得酩酊大醉。

    君与臣,父与子,谁说天家无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