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三章 你掺和不起!
    张行成清瘦俊朗,虽然年过五十,已然风度翩翩,有着世家大族累世沉淀所凝聚的底蕴气质。

    二人对坐,张行成将侍女斥退,亲自给高士廉斟茶,笑道:“申国公当真是享福之人,天下风云聚散不萦于怀,寓居豪舍琴瑟相和,晚辈真真是艳羡无比啊!”

    高士廉似笑非笑:“怎么,德立见这风云激荡波涛汹涌,想要站上潮头当一回弄潮儿?”

    德立,是张行成的字。

    高士廉乃是北齐皇族一脉,祖父是北齐清河王高岳,祖籍渤海蓨县,故此与山东士族关系亲密。而他的妹妹嫁给长孙晟为续弦之妻,又与关陇集团纠缠不清,造就了高士廉能够在两大对立的政治集团之间游刃有余的独特身份。

    张行成默然稍倾,斟酌着语句,而后才说道:“不知申国公何以教我?”

    这就是承认了高士廉的话语。

    高士廉点点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放着眼前诺大的利益谁能不心动,谁能不去全力争取呢?

    “德立想要谋求一府之长官?”高士廉问道。

    张行成哑然失笑:“申国公笑话晚辈不成?晚辈有自知之明,非但京兆尹是房俊的囊中之物,就连其余五府也不是山东士族能够觊觎的。晚辈只想谋求一介副官,心愿已足。”

    高士廉叹气道:“是看中了京兆府吧?”

    张行成亦不遮掩,点头道:“房家出身山东,但是今年却与山东士族渐行渐远。房相至诚君子,吾等自然不敢前去攀扯,可房俊现如今水涨船高,吾等自是不愿放弃此等良机。”

    仔细论起来,房玄龄其实算得上山东士族的领军人物。只是房玄龄此人性格清淡,轻易绝对不愿牵扯到派系争斗集团倾轧之中,对于山东士族来说,对房玄龄其实是非常失望的,有这么个人等于没有……

    不能给大家争取利益又怎么能算得上领军人物?

    高士廉早就活成了人精,山东士族的想法他清清楚楚的看得透彻。这是耐不住寂寞了,想要在风卷云动的朝堂上锐意进取,于关陇集团牢牢把持的局面中撬动一条缝隙。

    山东士族憋屈得太久了……

    高士廉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说道:“德立肯否信老夫一言?”

    张行成赶紧说道:“申国公请赐教,若非衷心敬服你老的品性和智慧,晚辈又怎敢贸然前来?”

    高士廉点点头,淡然说道:“既然如此,老夫便给你一个忠告。安安稳稳的做你的给事中,为后辈在朝中尽心尽力的铺路,朝局变换,何必亲身犯险?现如今是关陇集团与皇权争斗,智者当抽身事外尽管其变。你要始终相信,底蕴和实力才是左右前程最重要的条件,只要山东士族能够保持千百年流传的底蕴,终有一日能在朝堂之上获得一个光明正大的位置,厚积方能薄发。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

    高士廉位置超然无欲无求,更能够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朝局问题,理解得更为透彻。今日说这番话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只是念着心中那一份乡土情。

    毕竟渤海高氏的祖坟尚在原籍,日后自己落叶归根魂归故土,总要有几个家乡人念着自己的好……

    张行成悚然动容。

    自己当真是当局者迷!

    山东士族的确底蕴深厚,但是入唐以来遭受百般打压,于朝堂之上的势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有有些出身山东士族的子弟入朝为官,也大多是闲散职位,因此自己这个门下身给事中正五品上的芝麻官儿才能成为“代表”,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和讽刺。

    在这种情况下,却要贸贸然的掺和进关陇集团与皇权的争斗之中,岂不是自寻死路的做法?任何一方随意的动动手指,自己都能被碾压成渣滓……

    正如高士廉所言,临渊羡鱼何如退而结网?

    凭借山东士族的底蕴,总有一日会再次显赫于朝堂!

    一句隐藏的话语是:现在的你,根本掺和不起!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份底蕴继续沉淀下去,然后默默的在朝中为了后进铺路。

    张行成起身离席,一揖及地,喟然感激道:“多谢申国公指点迷津,晚辈不自量力,险些误入歧途矣!”

    高士廉见张行成听劝,甚是欣慰,呵呵笑道:“坐坐坐,某一个经将就木的老头子,哪里来的这么多规矩?素闻德立你师从河间名士宣德先生,不知得了你老师的几分精髓?宣德先生乃经学大家,所编撰的《尚书述义》老夫亦曾拜读,实是获益良多啊!”

    宣德先生名叫刘炫,乃是隋末经学大家。

    此人是个奇人,自幼聪明机巧,具有多种特异功能。据说他的眼睛特明亮,可以直观日头而不眩晕,读书一览十行,过目不忘。他还可以“左画方,右画圆,口诵,目数,耳听,五事同举,无有遗失”……

    这人学问深厚,名噪一时,只可惜晚景凄凉。

    当时正值隋末天下大乱,刘炫从长安离开孤身返回家乡河间。河间郡早已烽烟处处,城外到处都是义军战乱不已,他困顿城中,与在景城老家的妻子仅隔百里,但无法通音讯。

    刘炫的许多门人已经参加了义军。他们体恤老师的困境,到河间郡城去把刘炫索要了出来。后来,起义军失败,刘炫孤苦无所依,踉踉跄跄奔回老家景城。景城的官员知道刘炫“与贼相知”,怕受牵连,哪里敢接纳他?于是将城门紧闭。

    当时正是严冬季节,已经是将近古稀之年的老人腹中饥饿衣履褴褛,在那冰冷的寒夜里,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满腹经纶的一代巨儒冻馁至极,最终惨死城下……

    他生前名声就很大,死后更是名噪一时。

    张行成闻言,想起老师的惨死,神情有些黯然,强笑道:“老师学究天人身怀异禀,岂是我这等愚笨之徒可以得其精髓?不过是在老师教导之下,知晓为人之道,不曾误入歧途罢了。”

    高士廉叹道:“人谁无死?能在死后被学生铭记、被天下传颂,亦算死得其所了。”

    张行成默然。

    两人又闲聊几句之后,起身告辞。

    张行成走后,一个圆脸短身的男子自后堂走出,正是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随意的坐到刚刚张行成的位置,有些不悦的看着高士廉:“舅父为何要劝退张行成?山东士族虽然备受打压,但是起根基深厚未伤筋骨,一旦参与进来定然可给予吾等可趁之机。难道舅父在关中生活了一辈子,与关陇集团同气连枝,却依旧念念不忘乡梓之情?”

    关陇集团与皇权的对抗,如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关陇集团处在极为不利的下风。这时如果有山东士族的参与,就会搅乱局势,增加变数,这对关陇集团有利。

    可高士廉却让张行成退出,长孙无忌如何不埋怨?

    高士廉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这位极其优秀的外甥,语气郑重:“你只见到陛下要如同当年打压山东士族一般打压关陇集团,可你为何就没有见到陛下处处克制?将局势局限于皇权与关陇集团之间,这是争夺利益,事态在陛下的掌控之中,所以这是陛下默许的。但若是将山东士族牵涉其中,无疑会将规模扩大到整个中原腹地,山东河北你知道还有多少窦建德的余孽刘黑闼的党羽?一旦局势大乱这些人就会兴风作浪,到那个时候,你认为陛下会怎么做?”

    长孙无忌愣住了。

    高士廉所言很有道理,一旦山东士族加入其中,这种后果是极有可能出现的!

    那么陛下会怎么做?

    若说起对于陛下的了解,长孙无忌自认不必任何人差。

    答案只有一个,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掉关陇集团,哪怕自断一臂、哪怕杀得人头滚滚亦要稳定关中,然后再全力攻掠中原。

    到那时,不仅山东士族要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亦是关陇集团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