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四章 这才是生活!
    一  天上阳光普照,整座骊山都披着一层白雪,在阳光照耀下耀目生花。

    难得的好天气。

    由山脚直上骊山的道路铺了一层厚厚的水泥,平坦宽阔。这年头没有重车没有超载,只要施工的时候夯实路基不偷工减料不使得路面裂开,这条路保持三五十年不成问题。

    四轮马车缓缓上山前往农庄,路面平坦,弹簧对于钢质的要求太高尚未研制出来,不过车身加装了钢质弓片照样大大起到减震效果,车内安稳毫不颠簸,连杯子里的茶水都不会晃荡出来。

    房俊想要将两位小公主送回皇宫,结果两个小公主不干,晋阳公主更是想要到房家的农庄里玩,房俊只得照办。

    对于晋阳公主的要求,房俊几乎从来都是无条件的依从……

    增设京兆府的具体章程要等到朔日大朝会的时候在政事堂正是商议,具体步骤议定之后起草一份奏章请李二陛下过目,然后由门下省颁布施行。

    整个流程走完,大抵要到明年开春了。

    不过在房俊看来这是好事,政令经由一整套严格的流程施行虽说效率低了一点,但是总比皇帝一拍脑袋想干啥就干啥强得多。任何权力都要受到制约,这是一个帝国能够保持稳定、整个社会保持积极进取的重要条件。

    皇帝想要让房俊担任京兆尹尚需与诸位宰辅商议,这就是制度的重要性。虽然宰辅基本不可能封驳皇帝的意愿,但是最起码李二陛下愿意遵从这套程序,这就是“民主”的体现。

    尽管从后世穿越而来的房俊明白无论任何一种政体之下,“民主”都不过是“**”所披上的一层外衣,但是这件衣服非穿不可,不然就是耍流氓。

    当一个皇帝和他所代表的皇权开始耍流氓,还有天下百姓的活路么?

    农庄现在已经发展得颇有规模,不仅仅是当初安置在此的灾民都已经安居乐业,长安附近的贫苦百姓也都被吸纳过来不少。房俊的背景很强大,而且农庄接受灾民被李二陛下视为重点关注对象,没人敢阻拦骊山农庄的移民。只要百姓户籍在长安附近的各县皆可向官府递交申请,经审核之后确定其家无恒产,且三代之内无作奸犯科之人,便可在农庄落籍,每一户可分到大约五亩的土地。

    土地不多,但是农庄这边鼓励百姓种植温棚蔬菜,亦是冬季亦可有一笔不菲的收入,再加上农庄里所有的粮食作物都采取与外界不同的种植方法,水利又极为发达,是以家家户户都能有个好收成。

    骊山农庄俨然已经成为远近驰名的富裕之地……

    路上的积雪已被清扫干净堆在路边,太阳照耀下正缓缓的融化,清冷的空气中透着清新,山高云淡,使人心神畅快。

    随着农庄的人口越来越多,自然会吸引附近的商家再次设立店铺,甚至有脑筋活泛的人家就将房子盖在路边,前面铺面后面居住,粥棚、茶社、杂货店、成衣店……越是靠近房家庄园的核心区域,人口越是稠密,店铺也越发增多。

    已经形成一个以房家庄园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的小型城镇。

    马车走到半路,房俊来了兴致,干脆下车步行。

    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早就在宫里憋闷得不行,此刻见到房俊下车,都嚷嚷着要跟姐夫一起步行。武媚娘留在码头处理河道冰封之前的最后一批商家货物,并未随行。

    高阳公主阻拦不得,只要头痛的听之任之,她是不能下车的,否则会引起围观……

    房俊一手扯着一个,在街边溜达,高阳公主则自行前往农庄。

    路上行人不少,两侧的店铺虽然照比长安城内简陋得多,但是生意红红火火,人气很旺。

    卖糖葫芦的、捏糖人的、卖山蘑菇的……甚至还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在路边放置了半片已经打理干净的野猪,围了一大圈人。

    各种各样的小贩沿街叫卖,当然绝大多数都是本地的村民,只是在冬季闲暇的时候做点小买卖贴补家用,算不得商贩。

    房俊心里欢喜,这才是生活啊!

    两位公主看着什么都新鲜,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嚷嚷着要买。房俊不在乎什么皇家礼仪,只要她们要,他就只管付钱。走出去百十米远,两位公主殿下已经一手糖葫芦一手糖人吃得小嘴儿鼓鼓囊囊像两只小仓鼠,身后的仆役更是怀中抱满了各种吃食……

    两位公主都快要乐疯了,蹦蹦跳跳的像两只漂亮的蝴蝶一会儿在前面一会儿都跑到后面,一串串的银铃一般的笑声就没有停过,所到之处都被两个小姑娘的漂亮活泼所吸引。

    “哎呦,这不是二郎么?”

    “嘿!还真是,二郎,您啥时候回来的?”

    “二郎,可是有多半年没见了啊,您身子骨还硬朗着?”

    路边的行人都认出房俊,欣喜的打着招呼。没有房二郎,就没有这处农庄,哪里会有现如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是以所有的居民都爱戴房俊,纷纷打着招呼。

    房俊一脚将一个流里流气的少年踹远,骂道:“老子七老八十了还是怎地?还身子骨硬朗,像你这样的一个打你十个你信不信?”

    一家卖首饰的店铺门口围着几个女人,见到房俊走过来,一位身材肥硕的老板娘,闻言笑道:“论打架,这关中就没人是房二郎的敌手!可是二郎啊,婶子咋瞅你又黑了呢?”

    房俊不以为杵,笑道:“又不劳您给做媒,您管我黑不黑?您呐还是顾着自家吧,瞅着这买卖越做越大,赚了不少钱吧?跟你说,男人有钱就学坏,您可得看着你家刘大哥,别啥时候偷偷摸摸在外边养了一房妾侍学着有钱人金屋藏娇,您可就哭都来不及啦!”

    “呸!”

    老板娘啐了一口,叉起腰板气势十足,傲然道:“他敢?!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老娘一剪子把他那没用的家伙事儿给咔嚓了,看看那个娘们儿能跟着没那话儿的废物?”

    身边的几个女人掩嘴笑得弯下腰,附近的爷们儿也都哈哈大笑。

    房俊大汗,挑起大拇指道:“你牛!不过话说回来,真的剪掉了您自己用啥?”

    老板娘剽悍的一摆手:“两条腿的驴子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不多得是?这满大街的爷们儿老娘招招手,哪个不屁颠儿屁颠儿的往老娘窝里钻?”

    房俊大笑,彻底服气。

    农家这些没文化的婦女扯起来没羞没臊,大老爷们儿的脸都能给你说红了!

    不过房俊很喜欢这种人与人之间不讲究多少虚伪礼仪的气氛,农庄人没读过什么书,却质朴纯真。

    两位小公主看周围的人都在大笑,很开心的样子,可她俩一头雾水不知道有什么可笑的?

    衡山公主就吞掉了最后一颗糖葫芦将竹签子一丢,扯着房俊的手好奇的问:“姐夫,你们在笑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房俊大汗,你个黄毛丫头不懂就对了!

    老板娘看到房俊身边一左一右两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女娃,眼睛都直了,夸张的道:“哎呦哎呦,这是天上的小仙女儿下凡了么?瞧瞧这小模样,真是俊得让人心都化了!”

    刚刚的话两个小公主听不懂,但是夸她们长得好看却明白,便齐齐的万福施礼,甜甜的说道:“谢谢婶子夸奖。”

    既然是姐夫的婶子,她们也跟着叫就是了。

    良好的皇家礼仪展现出来,顿时给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愈发加分无数,顿时就成了无数视线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