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猫崽子
    一  回到农庄,房俊直接给自己的亲兵部曲全都放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些亲兵部曲一直都跟随在身边,牛渚矶之战、林邑国之战、两次剿灭海盗全都护卫在自己身边,俱是忠心耿耿不惧生死。是以房俊特意给大家多加赏赐,使其回家骨肉团聚,三日之后再来报道。

    房俊回归,庄子里顿时欢天喜地。

    相比房玄龄,他才是这里的主人、精神支柱!

    卢成一旦都不显老,笑呵呵的上前施礼:“侯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小老儿日盼夜盼,都快望穿秋水了……”

    忠厚的卢成难得如此诙谐的一面,房俊哈哈大笑:“您只要别变成望夫石就行。”

    卢成大汗:“那就对不能!”

    说笑一番,房俊问道:“棉花收成如何?”

    卢成答道:“今年关中雨水不多,但是咱家的水车沟渠灌溉便利,是以收成甚好,老奴特意空出一间库房安放棉花。只是请恕老奴多嘴,这东西看着洁白似雪柔软轻巧,但是棉籽被棉絮紧紧包裹,极难取出,实在是没什么用处。”

    “没用处?”

    房俊底气十足的拍拍卢成肩膀:“跟你说个秘密,这是能够改变世界的重要法宝!”

    卢成哭笑不得……

    房俊带着他去了书房,按照记忆画出了一辆轧花机。

    在桌上固定一个木架,架上部横安一木轴,一铁轴。铁轴在上,木轴在下。木轴右边装有曲柄。铁轴左边安装具有飞轮作用的十字形木架。工作时右手转动曲柄,与曲柄相联的碾轴随之转动,左脚踏动踏杆,使碾轴与下轴作等速运动,方向相反。二轴相轧,左手将籽棉添入轴间,则棉花被带出车前,棉籽落于车后。

    这玩意简单的要死,后世的一些山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仍然有人使用。但是正所谓会则不难难则不会,在轧花机出现之前非常悠久的岁月里,因为不能轻易脱出棉花中的棉籽而使得更为保暖的棉花一直得到不要使用。

    卢成捧着图纸,有些懵:“就这个东西就能去除棉籽?”

    房俊一边继续画图纸,一边随口说道:“自然,大道至简这句话没听过?其实很多东西的原理都非常简单,就看你用不用心去钻研。”

    卢成撇嘴:“老奴钻研一辈子也弄不出来这东西啊!”

    正说着,房俊又画完了一幅图纸。

    卢成拿起来一看,更懵了:“侯爷,您让我制弓啊?”

    图纸上赫然是一张超大号的弓……

    房俊无语,自己画得不好?

    不过弹棉花的吊弓和弓箭相比的确是差不多,有了这个东西才会使得一缕一缕的棉花变得飘然若絮,棉花纤维才能够一丝一丝的紧紧插在一起。

    “找两个木匠尽快连夜打制出来,明天早晨试一试。”

    “诺!”

    卢成去过一个小匣子,将两张图纸视若珍宝一般放入其中,然后收入怀中抱着,这才出门去寻找木匠。在他看来,自家二郎的每一份图纸和配方都是无价之宝,若是传播出去那就是大大的损失。

    房俊则回到后宅。

    今天天气好,侍女们都在院子里浆洗衣物,见到房俊进来,都起身施礼。秀玉和郑秀儿还好,俏儿和秀烟望着房俊的眼神却都是水灵灵的满含幽怨……

    房俊有些尴尬。

    既然是侍候自己和公主的侍女,那自然是不能嫁出去的,自己以前许诺俏儿可以自己找婆家实在是有些无知。既然不能嫁出去,那他房俊就得负责。

    房俊心想这不算自己花心,是形势所迫,自己这是好人做好事,若是不收了她们反而是害了她们。为了人家小姑娘的终生幸福,自己还是勉为其难吧……

    进了屋内,秀玉取过一套常服给他换上,步入里屋。

    火炕烧的正暖,炕上一片狼藉……

    不知从何处得来一窝个猫崽子,一只正被衡山公主小手揪着后背的毛发弄得“喵喵”直叫,另一只则被晋阳公主追着满炕跑,装着瓜果的果盘也被打翻,乱糟糟一片。

    坐在角落里的高阳公主不时发出惊恐的尖叫,瑟瑟发抖的将靠近自己的猫崽子踹远,然后猫崽子以为她在跟它玩闹,便又死皮赖脸的扑上来,高阳公主花容失色,继续尖叫,踹远。

    然后又重复一遍。

    房俊瞠目结舌,这是闹哪样?

    高阳公主一见到房俊,顿时保持这防备的架势哭叫道:“房俊,快点将这些猫崽子拿走,太吓人了……”

    房俊大汗:“猫崽子而已,你不至于胆子这么小连猫都怕吧?”

    高阳公主快要疯了:“谁知道它们这么小也会掉毛啊?我现在全身都是毛啊,恶心死了,快点弄走,求求你。”

    衡山公主热得满头大汗,红扑扑的小脸满是兴奋,一伸手又拎起来一只,不顾小猫“喵喵”的哀叫,大叫道:“不要!小猫太好玩了,姐夫不能拿走!”

    高阳公主怒道:“必须拿走,不然连你一起送走!”

    衡山公主抗议:“为什么要那我送走?我又不是猫!”

    这小丫头见到猫崽子,就完全不怕高阳公主这个姐姐了……

    高阳公主拿她没法,只好冲着房俊嚷嚷:“房俊你听见没?快点弄走,统统弄走!”

    她快气疯了!

    两个小丫头来家里当灯泡就算了,现在居然敢不听话了?

    哼,治不了你们,还治不了你们的姐夫么?

    房俊一看确实不像样子,便虎着脸道:“都把猫放开,小猫身上都有虫子的,钻到你们身上会得病,赶紧都给我洗澡去!”

    这句话比高阳公主吼一万遍都好使,衡山公主麻利的松开猫,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多细细的猫毛,顿时害怕了,带着哭腔道:“姐夫救救我,我要生病了,呜呜……”

    “没事没事,快去洗澡就好了。”

    房俊连忙吩咐侍女带着两位公主去洗澡,庄子里有现成的温泉,走几步路就是了。

    晋阳公主笑眯眯的看着姐夫说瞎话,却不揭穿,乖乖的去洗澡。

    炕上的高阳公主这才松口气,命侍女将猫崽子全都抓走,丢得越远越好。

    “这些猫哪儿来的?”

    坐在窗前的桌旁,喝着茶水房俊问道。

    大唐的猫很少。

    这个时期的猫大多是野猫,不能放在家里养。

    《礼记·郊特牲》有提到猫的文本:“古之君子,使之必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

    可见那个时候的猫是放在田里吃田鼠的,不是家猫。唐朝之前的家猫都是由西域胡商带来,自宋代以后经过大规模驯养,家猫才渐渐增多。

    这一窝猫崽子毛色雪白,显然不是大唐的野猫品种。

    高阳公主忿忿道:“刚刚你没回来,韩王妃听闻你到了庄子上便使人送来这一窝猫崽子,说是一个胡商送的。兕子和小幺喜欢得不行,我也瞅着软绵绵乖乖的挺可爱,就放到屋里。谁知道兕子和小幺这么疯,那猫崽子小小的居然会掉毛?”

    一说到掉毛,有轻微洁癖的公主殿下又受不了了,觉得浑身都痒痒,扯着房俊的手说道:“快点,我也要去洗澡!”

    你洗澡就洗澡,拽着我干嘛?

    房俊疑惑的看向高阳公主,高阳公主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

    房俊秒懂……

    看来在府里这位因为有两位小殿下睡在隔壁,这位始终放不开未免有些不过瘾。现在到了庄子里,既没有老人又能甩开两个小的,就有些春心蠢动了……

    房俊霍然起身:“没错,应当赶紧洗澡,不如就由微臣侍候殿下沐浴吧。”

    高阳公主脸儿有些红,嘴里却说道:“算你机灵吧,给你个机会。大把人等着侍候本殿下呢。”

    房俊大汗,臭丫头你要是敢找和尚侍候你,信不信哥们儿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