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八章 你还是继续当禽兽吧
    一  “郎君,不玩了行不行?”

    “求求你放过我……”

    “驸马爷,饶了本宫好不好?”

    “死房俊,你是成心弄死本宫吧?”

    高阳公主勃然大怒,耍赖摔了棋盘!

    在温泉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又亲热一番,公主殿下心神舒畅,便在温泉池外的暖房里拉着房俊下围棋。围棋这个东西下得好不好,跟人的智商是完全成正比的,高阳公主怎么可能是房俊的对手?

    下不过,公主就不想玩了,可房俊来了瘾头,拉着不让走。

    高阳公主倒也没有推脱,看在这个黑面神刚刚那么卖力侍候的份上,给他几分面子。可谁知道房俊毫不相让,公主殿下五战五败,谁输多了都会恼羞成怒,何况是傲娇的公主殿下?

    装温柔不成,干脆摔棋盘!

    房俊这个郁闷:“你也太赖了吧?想玩的也是你,不玩的还是你,霸道!”

    “哼!”

    高阳公主扬了扬尖俏的下颌,一脸傲娇:“本宫一向就是这么霸道,你能如何?”

    “呦呵!你掰着手指头数一数,放眼长安城敢这么跟我房二说话的有几个?赶紧道歉,本侯尚能原谅你年幼无知,否则等到本侯发火,后果自负!”

    房俊也来了脾气。

    高阳公主岂会怕他?

    停直了纤细的腰肢,娇俏的鼻子皱了皱,俏脸满是不屑的说道:“本宫还就不信了,房二郎你敢对本宫如何?”

    几个侍女在一旁侍候,见到小夫妻耍花枪都掩着嘴偷笑。

    房俊嘿嘿一笑,二话不说,一个饿虎扑食就扑了上去,将高阳公主按在身下,大手撩开锦绣宫装的衣襟就伸了进去。

    “哎呀!”

    高阳公主惊叫一声,要害已经落入敌手,一阵酥软蔓延全身,却又不肯服输,脸蛋儿嫣红死死咬着嘴唇拼力反抗。只是她小胳膊细腿儿的哪里是房俊的对手?反倒是挣扎之间身上刚刚穿好的宫装掩不住身体,时不时的有莹白泄出,看得房俊心头火热。

    本是想要逗一逗她,这是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回头冲着侍女吼道:“都出去!”

    虽然三妻四妾是男人最终极的幻想,但他总是不习惯在人前干那事儿……

    几个侍女脸儿红得滴血,垂着头蹑手蹑脚的溜掉。

    身后的暖房里先是传来公主殿下的喝叱,而后是惊叫,再然后就是猫儿一样的声音撩拨得人心头慌慌的……

    云收雨散。

    房俊光着膀子靠在抱枕上惬意的喝茶。

    这处暖房四周是水泥砌成的墙壁,密不透风隔凉隔热,屋顶镶嵌着宽大的玻璃,满室明媚阳光,温暖宜人。充足的阳光从屋顶的玻璃倾洒下来,照在高阳公主娇小匀称的胴体上,白得耀眼,纤毫毕现。

    公主殿下连续被折腾两次,早已浑身乏力慵懒的瘫软在那里,连起身都懒得动一下。

    “房俊,你就是个禽兽!”

    高阳公主咬着小白牙,恨恨瞪了房俊一眼,刚刚这家伙就是存心使坏,发着狂的用力,谁受得了?

    房俊呵呵一笑,痞里痞气的笑道:“那公主殿下是希望夫君我是只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

    高阳公主一愣。

    禽兽不如是什么意思?

    是不如禽兽呢,还是比禽兽还禽兽?

    拧着细眉想了想,好像两样都不太合适。前者自己岂不是守活寡?这事儿虽然羞羞,但是蛮快活的……后者更不行,现在这样自己就受不住了,若是功力翻一倍……

    “行吧,就继续当你的禽兽好了……”

    公主殿下只好无奈的妥协。

    夫妻两个又回到温泉池子里泡了一会儿,房俊温柔小意的替高阳公主清理身体,把高阳公主感动的一塌糊涂。这是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即便是贵为公主,在某些事情上地位也比男人低得多,像是房俊这样的举动在外界看来就是软骨头,是男人的耻辱。

    可房俊做起来动作轻柔满脸宠溺,怎能不让高阳公主心里像是灌了蜜一样甜蜜感动?

    “干嘛对我这么好?”

    昔日的小丫头已为人妇,褪去了青涩,增添了风韵,脸蛋儿却已然青春秀美有着少女一般的清纯。两只美眸宛如一泓秋水,里面的水波荡漾着几乎快要满溢出来。

    房俊忍不住俯下头去,在花瓣一般的粉唇上轻轻啄了一口,微笑道:“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

    夫妇之间的事请有比描画眉毛还过分的,但这不正是闺房之乐么?

    高阳公主羞红着脸,咬着嘴唇,歪着头瞅着房俊菱角分明的俊脸,终于忍不住心底燃起的爱火,伸出两条欺霜赛雪的手臂,用纤纤玉手捧着房俊的脸,奉上自己的香唇……

    温泉池里恩爱缠绵,没有更过分的举动,却使得郎情妾意两相缱绻,水乳交融再无分彼此。

    刚刚穿好衣服,晋阳公主和衡山公主就跑了过来。

    衡山公主一进来就开始嚷嚷:“十七姐你和姐夫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侍女守着门口不让我和兕子姐姐进来呀?”

    晋阳公主瞅着高阳公主白玉一般的脸蛋儿上染了胭脂一般艳光欲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萌萌的关切道:“十七姐你脸好红诶,是生病了么?”

    这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

    房俊偷笑。

    高阳公主弄了个大红脸,心说姐姐我何止脸上红?身上比这还红的地方多着呢……

    恶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报复说道:“没有啊,姐姐身子好着呢。晚上想好了吃什么没?让你们姐夫亲自下厨给你们做。”

    “真哒?”

    晋阳公主两眼发亮,口水都快下来了。扭头看着房俊,奶声奶气的问道:“姐夫,真的我们想吃什么你都给什么做么?”

    衡山公主可没有吃过房俊做菜,皱着眉毛说道:“姐夫要下厨么?还是不要吧,万一做得很难吃,小幺要吃不饱饭呢……”

    房俊还未说话,晋阳公主便轻轻打了她一下,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傻瓜,姐夫做菜比宫里的御厨还要好,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衡山公主对于晋阳公主无比信任,顿时放下心,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拍手叫道:“我要吃金鱼!姐夫,把那几条金鱼炖了吃好不好?金鱼很漂亮,一定很好吃!”

    房俊大汗,这就是个小魔女啊……

    他看向晋阳公主,问道:“兕子想吃什么?”

    晋阳公主掰了掰手指,想了想,说道:“炖金鱼不好吃……”

    房俊点头,还是兕子比较可爱。

    孰料晋阳公主接着说道:“兕子要烤着吃!”

    房俊:“……”

    好吧,李二陛下那条霸王龙生出来的就没有一个不带着魔性!

    炖金鱼自然不行,烤金鱼也不可能。

    不过两位小公主也没有失望,房俊果真亲自下厨整治了满满一桌子山珍海味。今天刚好是华亭镇水师第一次送来海鱼,很多黄花鱼、鲈鱼,甚至还有几条三尺长的长江刀鱼,足足三四斤重,放到后世这一条鱼就得五十万起步,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长江刀鱼最好的做法自然是清蒸,上辈子有幸吃过一回,记忆尤深,原因不仅仅是味道鲜美,更因为这玩意实在太贵……

    长江刀鱼肉质紧实而不干,细腻而鲜美,清淡的调料使得它的本味得以完整释放,鱼肉爽滑细嫩,细嚼还有丝丝淡甜,鲜美不可方物。黄花鱼和鲈鱼的做法也只能是炖,没有生抽没有蚝油连白糖都不纯,红烧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即便是这样,在房俊妙手整治之下,照样美味可口。

    不仅两个小公主吃得小肚子滚圆,就连高阳公主也意外多吃了半碗饭,吃完饭就歪在炕上直哼哼,一边回味着海鲜的美味一边埋怨房俊做得太好吃……

    房俊委屈得不行,谁叫你吃那么多来着?

    还没等消化食儿,卢成便过来了,说是轧花机已经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