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弹棉花
    一  棉桃剥开,轧花机的滚轴摇动,丝丝缕缕纤细雪白的棉絮从滚筒中间带过去,棉籽则被剥离出来。非常简单的一个装置,却使得脱籽非常便利。

    脱籽之后的棉花都是一缕一缕的,还不能使用。

    仆役们将一大箩筐棉桃脱籽之后,放在木槽里,木槽上面就悬挂着那张“大弓”,然后请示房俊应该如何操作。

    房俊淡定道:“要有不断创新的意识,自己钻研出来的学问方才更能印象深刻,更要有成为大唐第一批‘弹棉匠’的理想。人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一众仆役大汗。

    咱就是个奴仆啊,不想当什么“弹棉匠”……

    房俊无动于衷,让他们自己试验、自己琢磨,他则袖手旁观。事实是弹棉花他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何曾自己亲自动过手?

    他也不会……

    不过弹棉花并不困难,只需要明白将棉花纤维打散使其纤维之间愈发紧密的原理就行了,当然想要弹得好是需要一定的天赋和长期的实践作为基础的。

    房家发奴仆显然智商在平均线之上,一个叫做赵二牛的少年呜呜喳喳比划半天,终于将棉花弹得似模似样。弹出来的棉花虽然远未到房俊想象中那么密实,但是洁白柔软像是一朵白云,摸上去又软又柔感受得到舒适的温度,早已使得一众仆役震惊不已。

    房俊当即拍板,任命这个赵二牛为房家“弹棉匠”的管事。

    赵二牛都快乐疯了,谁能想到自己只是一时脑子开了窍摆弄明白了二郎发明的这个器械,就陡然一下子成为管事了?难道是二郎看在大家都排行老二的份儿上才这么照顾?

    嗯,一定是这样,大家都“二”,所以亲近呐!

    命运真是太奇妙了,升职、加薪、然后做媒的定然家门口排成队,忽然就走上人生巅峰了!

    赵二牛二话不说,跪在地上“梆梆梆”就磕头,指天划地宣誓效忠。

    棉花弹出来了还不行,这样的棉花只能做棉袄、棉被,房俊自然不能满足。还得捻成线,然后纺成纱织成布,才能使得棉花走进千家万户,棉布低廉的成本优良的质量才能造福大众,顺带着给房俊带来海水一样的财富。

    当然,想要最大程度的显示棉花的价值,那得等到开发出军事用途之后了。

    很遗憾,房俊的化学是语文老师教的,无烟火药他打死也做不出来……

    捻线是一门很古老的手艺,民间也有很多原始的织布机,交给卢成来负责就行了,自己只需看看成品就好。工艺虽然原始落后,不过房俊实在不知道那种能够一次性放置几十个纱锭的纺织机是怎么做出来,只是在一张纸上写出来大致的工艺要求之后承诺谁能研发出更先进的纺织机就赏钱百贯,之后便索性不管。

    他很信任中华民族的智慧。

    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只是不愿意去想或者懒得去向,缺少创新意识。等到他们有了足够的动力,就能立即开发出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一切。

    叮嘱庄子里的棉花不能用机器脱籽,种子实在太过珍贵,他怕机器对种子外皮有损伤影响出苗率,必须手工脱籽。

    “开春之后,将庄子里所有的旱田全部种植棉花。”

    房俊吩咐道。

    占城稻属于南方稻种,北方气温低作物的生长周期缓慢,即便是有优良的稻种也达不到一年两熟甚至三熟的自然条件,只能在南方种植。

    房俊已经吩咐苏州刺史穆元佐,来年开春择地种植,看看能否适应长江流域的气候,若是不行,那就只能在闽粤一代推广。现在的闽粤一代局势并不稳定,闽地多蛮夷,粤地是冯家的地盘,随时都可能出现变化,一旦被他们得了先进的稻种无异于助长他们的野心。

    卢成吓了一跳,劝道:“二郎,这个要慎重啊。咱家的旱田很多,都种棉花的话,粮食就要少很多。”

    “放心,粮食有的是。”

    在林邑国购买粮食的船队估计黄河封冻之前就能将粮食运输回来,关中将再无缺粮之忧。棉花可是非常好的经济作物,织布之后卖出去,一亩田地的产出可以抵得上种植五亩粮食,何乐而不为?

    反正只要有钱,林邑国的稻米就会源源不断的运来关中。哪怕林邑国有了什么变数导致购不到稻米也没关系,南洋地方大着呢,只要有船队在手,哪怕买不来粮食,抢也能抢得到!

    “对了,你去跟媚娘说一声,从南洋带回来的那些紫檀木不要急着发卖,价格往死了要,宁愿让那些贵人买不起,也不能贱卖了!另外,挑两块上等的寿材给郑国公府送去,叮嘱下人客气一些。”

    檀香岛的紫檀木铺天盖地多得是,可房俊也没想将檀香木弄到烂大街贱卖的地步。檀香木是奢侈品,无关乎国计民生,从这上面发财一点道德影响都没有。这是整个水师的财源,要保持高额收入。

    没有实惠好处,谁给你卖命?

    *****

    房家仆人赶着大车招摇过市,车上那两根足有一尺粗的紫檀木引得路人纷纷惊叹。

    这个年代海运尚不发达,大唐不产紫檀,由海外流入的紫檀木极为有限,物以稀为贵,“寸檀寸金”的说法从汉朝就流传至今。当然路上的行人大抵是不识货的,可是早有一些路过的勋贵眼红的将此事传扬开。

    马车到达魏府的时候,魏叔玉得了老爹的吩咐正要前往褚遂良那里。见到由大门驶进来的马车上面这两根一尺粗的紫檀木,魏叔玉眼珠子都直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魏家就算再穷,见识总是有的。

    这两根紫檀木的价值绝对不下几千贯,刨开来做棺材的话不仅老爹老娘用不完,恐怕自己将来的那份都有着落了……

    果然不愧是房二,大唐最大的棒槌败家子,哪有这样子送礼的?一出手就要拿钱把人砸懵!

    魏徵的地位非同凡响,这次送礼是卢成亲自来的。在魏家仆役的安排下将紫檀木卸在一间库房里,卢成被叫到正堂。

    魏徵脸色有些灰败,精神甚是萎靡,强大精神道:“有劳了,回去跟二郎说,老夫多谢了。”

    然后命下人打赏卢成。

    卢成拒绝,躬着身子笑道:“怎敢收郑国公的赏?我家二郎说了,郑国公已然与孔方兄绝交,莫让此等俗物污了郑国公的眼睛。”

    魏徵呵呵笑道:“有趣,有趣。房家当真是卧虎藏龙啊,一个管事就能有这番雅致,是房家的老人了吧?”

    卢成恭敬道:“老奴是妇人的陪嫁,在房家几十年了。”

    魏徵恍然点头:“原来是范阳卢氏出身,难怪,难怪。”

    作为五姓七宗之一,范阳卢氏的底蕴自然不必多说,能够跟着卢氏小姐陪嫁的管事显然都是读过书的,岂能与一般的乡下财主家的管事相提并论?

    交谈了几句,卢成告辞离开。

    魏徵冲着魏叔玉摆摆手:“去褚家吧。”

    魏叔玉点头,转身离去。

    到了褚家,正好赶上褚遂良未曾出门。

    魏家和褚家乃是世交,魏叔玉前来言明奉了父亲之命,褚家的门子未经通报便直接将魏叔玉请到书房。

    褚遂良穿着一身常服,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到魏叔玉恭敬施礼,便摆摆手随意说道:“自家人何必客气?快坐。”

    魏叔玉自然不能失礼,行过礼后落座,褚遂良便问道:“贤侄此来,可是有事?”

    魏叔玉为人耿直木讷,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委婉什么的根本不会,遂直言道:“家父有命,让小侄前来取回先前交于褚世叔的书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