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一章 房遗爱落井下石
    一  李二陛下怒气未竭,不过并未再冲褚遂良发火。

    他脾气刚烈不假,却非是迁怒于人的性格,此事错在魏徵居心不良忘恩负义,罔顾朕这么多年对他的谦让隐忍,居然临死还要恶心朕一回,当真是可恶!

    褚遂良未曾将此事告于自己知道,也算情有可原。他记得褚遂良便是以往魏徵举荐于自己,而自己见他书法造诣不下于虞世南这才渐渐重用。

    魏徵于褚遂良由知遇之恩,褚遂良肯轻易出卖魏徵而是反复劝阻终至魏徵回心转意,可以功过相抵。

    李二陛下一脸怒气,拍着拍着桌案道:“来人!”

    自有两名禁卫小跑进大殿,等候皇帝吩咐。

    “速速去将魏徵给朕叫来,朕要好好问问他,这些年可曾薄待他半分,何以如此轻辱于朕?”

    “诺!”

    两个禁卫应了一声,转身便走。

    褚遂良暗暗吁了口气,陛下总算不追究自己的责任了,叫来魏徵也没什么,依着魏徵那脾气,李二陛下一发火两人绝对正面硬杠谁也不服谁,魏徵非但不会说出他改变主意的原因,甚至会梗着脖子表示还要将书稿流传下去。

    如此一来,自己总算是安全上岸……

    “且慢!”

    一人出言喝止,两名禁卫到了门口,回头望了一眼,犹豫着停下脚步。

    褚遂良抬头一看,是一直未曾作声的房俊喝止了禁卫。

    正巧房俊也向他看来,两人目光相触,褚遂良陡然发现房俊这张周正的黑脸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意,心里便是一沉。这个小王八蛋与自己素来不睦,可别是要搞事情吧?

    心里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这件事与房俊能扯上什么关系,便又稍稍放下心来。

    李二陛下不悦的叱责房俊道:“此事与你无关,老实在一边待着,免得朕连你一起收拾!”

    褚遂良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陛下这话听着很是严厉毫不客气,但也正显示出非同一般的亲近,这房俊果然是简在帝心,自己这个外人眼中陛下身边的第一红人与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房俊倒是毫不害怕,笑吟吟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件事还真就微臣有点关系。”

    李二陛下一愣:“与你何干?”

    房俊笑道:“昨日微臣回骊山农庄,正巧碰上进香还愿的郑国公,在庄子里的小铺中畅谈一番。郑国公说他穷,跟微臣讨要一块上等的檀香木料做寿材,微臣自然不能拒绝,还顺带着送了郑国公一首诗。”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那老匹夫也配得上有人作诗奉承?”

    话说得不客气,但是语气还好。

    房俊便说道:“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

    将那首诗念了一遍。

    果然,李二陛下皱眉道:“孔方兄乃是指铜钱,这管城子又是何物?”

    房俊只得将谎话又说了一遍,心里琢磨自己是不是好生想想《毛颖传》还记得多少,抽空将其默写出来?不然不好圆谎啊!

    褚遂良心中默念一番,暗叹口气,房俊之诗才果然天赋异禀,我不如多矣。感叹一番,随即心中疑惑,这时候你提作诗干什么?显示你的才华么?

    到底是足智多谋之辈,只是稍一沉思,便即恍然。

    这小子是在给魏徵洗白!

    果然,李二陛下沉思半晌,哼了一声:“那老匹夫果真穷得连一副寿材都买不起?”

    火气已然消减了甚多。

    无论如何,魏徵身在中枢多年,说是权柄赫赫亦不过为,到了暮年居然买不起一副上好的寿材,单单清廉如水这一点就值得让人心生敬佩。

    人皆自私,能做到面对金银财帛坚守底线多年,殊为不易。

    也罢,既然那老匹夫也知道自己的做法忘恩负义狼心狗肺,所以及时改了主意总算没有造成后果,便放他这一遭吧。反正老匹夫都要死了,自己忍了他半辈子,何必在意这最后一点时间?

    房俊感觉到李二陛下心意的转变,说到底,这位皇帝陛下最是在乎自己的名声,现如今这样最好,魏徵没有爆出他的文稿记录,李二陛下形象依旧良好,君臣之间的佳话依旧能流传千古,可谓皆大欢喜。

    房俊瞄了褚遂良一眼,对李二陛下说道:“微臣与郑国公相谈甚欢,也说了一句题外话,现在想来,却是有些不太妥当了。”

    李二陛下眉毛一挑:“嗯?还说了什么?”

    褚遂良却心中一跳,有些不好的预感。

    房俊呵呵一笑,说道:“微臣跟郑国公说,‘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是以世人皆爱惜名声,甚至犹过于性命。郑国公爱护身后之名,旁人亦是如此,哪管他贩夫走卒还是帝王将相!’郑国公听后若有所思……”

    李二陛下愣住了。

    这话什么意思?

    这就是在劝阻魏徵,你爱惜身后之名,皇帝同样也爱惜啊!你为了自己身后之名将这些年的谏言记录下来公之于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此一来陛下的身后之名怎么办?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怎么能为了自己而坑害皇帝呢?

    李二陛下瞅了房俊一眼,这小子面带微笑一脸淡定,应当是不会撒谎的,那么……

    “褚遂良,你跟朕说说,你是如何劝阻魏徵回心转意的?”

    李二陛下脸色阴沉,死死盯着褚遂良。

    你不是说魏徵回心转意是你劝的么?

    可分明就是因为房俊对魏徵说了这么一番话,魏徵才幡然醒悟回心转意!

    敢骗朕?

    “噗通!”

    褚遂良肝胆俱裂,浑身汗出如浆,大叫道:“陛下明鉴!微臣不敢撒谎,微臣的确劝过郑国公……”

    “也就是说你的确劝过,但是魏徵回心转意,并不是你所劝的原因了?”

    褚遂良不敢狡辩,以头顿地,颤声道:“陛下恕罪……”

    他后悔得差点拿刀子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

    怎么就乱说话呢?

    怎么就贪功呢?

    怎么就没想到人家魏徵是因为房俊的劝阻才改了主意呢?

    现在好了,功劳没有,反而惹恼了陛下。升官没指望,搞不好还得一撸到底……

    房俊太坏了啊!

    就算魏徵是你劝的,在这里说出来对你也没啥好处啊?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的典范,专门在这儿坑自己!

    褚遂良后悔不迭,怎么就这么巧偏偏是房俊劝阻魏徵的呢?

    李二陛下脸色变幻,强抑着怒气。

    大唐没有因言致死这么一说,亦不会因言获罪,褚遂良虽然欺骗他,但是他也相信褚遂良定然是当真劝阻过魏徵的,只不过他没劝阻得了。现在房俊劝阻魏徵改了主意,褚遂良不知内情,便冒领功劳。

    阴差阳错,这就不好处置了。

    何况这家伙一笔字写得确实好,有点不忍将之发配出去啊……

    房俊瞄了李二陛下的脸色一眼,在一旁幽幽说道:“陛下息怒,此事既然郑国公已然悔过,那就不宜宣扬。至于起居郎……其实也没错,微臣相信,就算郑国公不改主意,他亦会将郑国公的文稿呈交于陛下。起居郎,您说是不是?”

    褚遂良真想蹦起来指着房俊的鼻子大骂——

    老子干你滴娘!

    你小子良心坏透了,就算我有错在先,但是落井下石的这么彻底你至于吗?

    你这话问的,让我怎么回答?

    我说是,那就是出卖魏徵忘恩负义,当年的知遇之恩多年的莫逆交情全都是狗屁;

    我说不是,那就是串通魏徵蒙骗陛下,辜负陛下信任喜爱之厚恩,任凭魏徵抹黑陛下却无动于衷……

    褚遂良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一切错误的根源就在于当初不应当接受魏徵的那份书稿,哪怕那个时候得罪了魏徵,起码能在陛下面下讨个好。

    现在特么里外不是人,怎么走都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