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二章 消除威胁
    一  褚遂良恨不得将房俊捏扁了嚼碎了吞到肚子里去。

    这个黑小子太坏了,“落井下石”的手段玩得娴熟无比,被他这么损人不利己的一搞,自己在陛下心中的形象算是要完……

    褚遂良不明白房俊为什么要搞死自己,他也顾不得去想,跪在地上将头磕得“梆梆”作响,一会儿功夫脑门儿就乌青一片。

    “陛下,微臣确实有错,但是微臣不敢欺瞒陛下啊!微臣的确劝过郑国公多次,故此这一次郑国公忽然回心转意,微臣自以为是自己劝阻的功劳,却不曾想到是房驸马的劝导起了作用,请陛下明鉴。”

    这人的确是才思敏捷,一转眼珠儿就想到脱身之策。

    狡辩是肯定不行的,陛下最是讨厌那种犯错不承认的臣子,认为那是没担当。承认更不行,那不就是欺君罔上么?丢官罢职都是轻的,搞不好就是流放琼州……

    万般无奈,只能混淆视线。

    李二陛下果然蹙起眉头,怒气消减了几分,口气却依旧严厉:“你当朕是好糊弄的吗?真是该死!”

    褚遂良不知房俊也劝了魏徵,所以认为魏徵的回心转意是他劝阻的结果,这倒也说得过去。至于跑到自己面前邀功,虽然轻浮了一些,却也不当大事……

    房俊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这老东西当真狡猾。

    褚遂良不知房俊为何针对他,房俊自己却是清清楚楚。

    看他不顺眼以及以往的龌蹉不睦算是一方面,但是房俊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去对付一个皇帝近臣。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褚遂良日后会成为关陇集团的中坚力量!

    历史上李治废后想要册立武媚娘的时候褚遂良坚决反对,并不是他对大唐帝国有多么忠诚,而是站在关陇集团的立场上不得意做出的态度。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集团全力拥护王皇后,因为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是关陇集团的“自己人”,武媚娘则什么都不是……

    立场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这原本无可厚非。

    但是褚遂良其人毫无风骨可言,在被李治贬黜爱州之时,上疏李治求饶。言道“臣在李承乾与李泰争夺储位之时便已经效忠陛下”,暗示若非有他李二陛下面前说好话,这皇位未必就是李治了。他打了一张感情牌,希望能感动李治念及昔日功绩回心转意。

    要说这也算是实话,褚遂良的确在李治登基的过程中出了不少力,然而对于此刻完全被武媚娘的枕头风哄得迷迷糊糊的李治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武媚娘恨极褚遂良,事实证明一个女人的恨意是很有可能“绵绵无绝期”的,甚至在褚遂良死后亦不解恨,将其家人子孙悉数流放安南,此生不得回到长安。

    现在历史变了很多,武媚娘成了自己的小妾,李治大抵也很难有机会登上皇位。但是历史有其惯性,褚遂良靠向关陇集团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房俊现如今与关陇集团当面锣对面鼓的硬怼,怎么会任由这样一个关陇集团的心腹留在李二陛下身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自己下了绊子……

    所以哪怕此人不能铲除,也必须使其远离李二陛下。

    房俊心念电转,知道李二陛下现在处置褚遂良的心意已经很淡,便说道:“陛下,这件事起居郎有错,但是罪不至死……”

    李二陛下有些尴尬,我随口说说而已啊,这么点事儿还能就将人砍头了?可他还不能说“我就是随便说说”,他是皇帝啊,皇帝是要威严刚正的,怎么能随口胡说呢?

    金口御言,说了就得算,否则威严何在?

    褚遂良却差点吓死,陛下虽然嘴上说“该死”,但是任谁都能看出不过是一句气话,不当真。可是你这么郑重其事的说出来是要干嘛?

    他心里扑腾扑腾的跳,眼巴巴的瞅着房俊,求神拜佛希望房俊嘴里能说句好话。

    然而神仙到底有没有他不知道,但就算有也没听见他的祈祷……

    只听房俊慢条斯理的说道:“起居郎能知恩图报,不将郑国公嘱托只是泄露半分,足见乃是一个赤诚君子。但是其隐瞒事实欺瞒陛下却也不可饶恕,死不足惜!”

    褚遂良只觉得脑袋像是被棍子敲了一下狠的,这棒槌是致我于死地么?

    他刚想要大呼喝骂,就听房俊又说道:“但是陛下仁厚慈爱天下皆知,怎么会不给犯错的臣子一个悔过的机会呢?正好京兆府尚缺少一名书记官,不若便将起居郎调离门下,充任京兆府的书记官如何?”

    褚遂良硬生生将到了嘴边的骂人话语咽了回去,心里居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人就是这样,当陡然发现面临的严重惩罚变轻了,会很容易就接受,哪怕那个严重处罚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褚遂良也是随即醒悟过来这个道理,但是他能说什么呢?

    在纠缠下去,那可就当真惹恼了陛下,再有房俊在一旁添油加醋落井下石,后果不堪设想……

    褚遂良赶紧说道:“微臣有错,微臣请求陛下念在这些年侍候左右的功劳,允许微臣前往京兆府任职,戴罪立功,忠君报国!”

    李二陛下斜睨了房俊一眼,有些无语。

    这么点事儿,至于么?

    他是真的喜欢褚遂良的字,这调到京兆府了,自己身边又少了一个书法大家,闲暇之时欣赏不到那笔走龙蛇的惬意,难免寂寞了一些。

    不过房俊的面子他是必然要给的,虽然不知道今日房俊为何处处针对褚遂良……

    房俊和褚遂良,在李二陛下的心里地位全然不同,说是天壤之别亦不为过。

    “行了,赶紧退出去吧,日后去京兆府任职,切记要勤勉做事、踏实做人!”

    李二陛下挥挥手,说道。

    “诺!微臣定然不负陛下的厚望……”

    褚遂良眼角噙着泪,起身默默告退。

    从六品的起居郎就这么没了,京兆府的书记官又是几品?

    怕是一品不品吧……

    最关键的是起居郎是陛下的近臣,日日得见天颜,不定什么时候将陛下哄开心了展示了自己的能力,那就是平步青云直上云霄!可是京兆府的书记官……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陛下么?

    褚遂良郁闷的真的想哭。

    自己真是倒霉催的,老老实实的将这件事过去不就完了?

    现在到京兆府任职,那就是落入房俊的手中,这日子没发过了……

    待到褚遂良退下,李二陛下一脸阴沉,不悦道:“何必如此针对褚遂良?此人虽然轻浮了一些,但是到底是个有才华的,如此打压,殊无容人之量。想要做事就得能收服各种各样的人为你所用,这天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如同你爹一般的赤诚君子?”

    支持房俊,并不代表李二陛下心里舒坦。

    他总觉得自己被房俊给当枪使了……

    房俊一本正经道:“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吾大唐方能千秋万载,陛下方能一统天下!褚遂良固然有才华,然其心术不正性情浮躁,此人虽然不算奸佞,但服侍于陛下身边,难免有所疏漏。”

    话里话外,这人人品不行!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将朕当后主刘禅么?褚遂良是不是奸佞姑且不论,依朕看你才是大唐最大的一个奸佞!”

    房俊大汗:“谢陛下夸赞。”

    李二陛下被他的无耻气笑了:“这是夸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