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五章 他不牛,他儿子牛
    一  房俊恍然大悟,原来江东顾家的族人!

    顾家绵延几百年,早已开枝散叶子孙遍布各地,就算是皇帝诛其九族亦不可能一网打尽,何况他当初剿灭顾氏只是针对其宗房那一支?

    这位想必是要给宗族出头。

    只是你若是拿着刀子冲上来也就罢了,可是这要拿眼神杀死我是几个意思?

    房俊摇摇头,说道:“阁下不配为顾氏族人。”

    顾胤大怒,喝道:“尔身为皇亲国戚,又是朝廷命官,却草菅人命不顾法度,现如今居然指责老夫不配为顾氏族人?来来来,老夫便与你理论一番!”

    “噗!”

    房俊当场就笑喷了。

    这是个宗族血脉至上的年代,灭其家族是何等大仇?

    不说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起码也得表示出不共戴天的愤怒吧?结果咧?这位居然要跟仇人理论……

    你特么还能说死我啊?

    房俊笑得直喘气,鄙夷道:“某说你不配为顾氏族人你还不爱听,咱俩若是换了位置易地而处,仇人居于席间,本侯当提三尺青锋血溅五步!如不能杀之,则当颜面而走,退避三舍,今生不祭祖宗、不进祖坟,不如此枉为人乎!”

    顾胤老脸苍白,嘴皮子气得直哆嗦,却说不出话来。

    提三尺青锋宰了房俊?

    他哪儿敢呐!

    房俊不仅是当朝大员,更是皇亲国戚,杀了他,顾家剩下的着几支怕是也活不成了!

    他今日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魏王李泰向来器重于他,承诺会调解与房俊之间的恩怨。现如今储君之位虽然愈发稳固,可世事难料,谁知道哪一天就会出现变数?

    只要储君之位有变,最有可能接任的便是魏王李泰,一旦李泰登基大宝,他顾胤就是从龙之臣!自己正可以凭借这滔天的功绩重新振兴顾氏一族,这才是他身为顾家子孙应当做的!

    一怒拔剑固然快意恩仇,可在他看来那只是匹夫之愚蠢行径,自己要走的这天振兴家族之路,方是最为重要!

    可是现在……

    他尚算是良知未泯,被房俊挤兑得老脸煞白宛如风中残烛,哆嗦着站起来,一句话也不说,颜面而走。

    魏王李泰两只小眼睛使劲儿的瞪着房俊。

    尼玛!

    席子还没坐热乎呢,这就被你气走两个了?

    你是要闹哪样?

    房俊执壶,给魏王李泰斟了一杯酒,一脸歉意道:“对不住了殿下,非是微臣搅局,实在是这两人太不知趣,您也知道微臣性子实在,不就是说了两句大实话么,这也怪罪不得微臣吧?”

    不怪你,难道怪我?

    李泰没好气的拈起酒杯,跟房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有些苦涩啊……

    李泰也意识到今日的举动有些欠缺考虑,自古文人相轻,几个饱读诗书却声名不显的老儒面对一个名震天下的黄口孺子,怎么可能愉快相处?

    沉吟了一下,李泰说道:“顾胤此人性格懦弱,绝对不会对二郎抱有任何报复之心,这一点本王可以保证。毕竟是饱学鸿儒,朝廷现在求贤若渴,二郎且看在本王面上放他一马如何?”

    在座还有三人,闻言皆是心中震惊。

    魏王李泰有么多么心高气傲,没人比他们这些魏王党羽更加清楚!可是现在眼高于顶的魏王李泰居然向房俊说出这等近乎于请求的话语,实在是大大出乎预料。

    结果房俊的回答更令他们不知说什么好。

    房俊淡淡道:“行,微臣答应殿下,只要他不惹我,我就不动他。可他若是惹我,殿下您可就莫怪微臣不给您面子了。”

    李泰完全没有觉得任何异样,欣然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若顾胤当真有什么动作,不用你房二动手,本王第一个饶不了他!敢动本王的妹夫,活腻歪啦?”

    席间的三人默然。

    见识到了房俊在李泰面前的地位,讥讽之语如何还能敢说出口?非但不敢得罪,还得尽力笼络,这位房二郎当真是牛人!

    李泰右手边那位五旬左右的青衫文士举杯笑道:“素闻房二郎豪爽霸气,今日一见,才知闻名不如见面,二郎之风采何止霸气二字能够形容?来来来,杜某敬二郎一杯。”

    房俊赶紧双手碰杯,与此人遥遥致意,礼貌说道:“岂敢当杜叔叔敬酒?小侄敬杜叔叔。”

    青衫文士略微诧异:“二郎认得杜某?”

    房俊道:“家父与克明公相交莫逆,克明公在世之时,家父亦曾携带小侄前往拜访,曾经见过杜叔叔两次,大抵过去多年,杜叔叔没有什么印象了吧。”

    克明公,是指杜如晦。

    “房谋杜断”,房玄龄与杜如晦齐名,而且两人交情极好,皆是李二陛下的两大肱骨之臣,深受器重,只是可惜杜如晦早死,李二陛下常常因此为止扼腕叹息,深为怀念。

    眼前这位文士,便是杜如晦的弟弟杜楚客。

    论名气才华,杜楚客远远不及乃兄,但是这并不妨碍房俊对其的尊敬。

    此人行事极其方正,素有威严。

    杜如晦与杜楚客尚有一位长兄,当年王世充在洛阳自称郑帝,与唐军对战时,杜楚客与长兄皆被被王世充所捕。杜淹当时在王世充帐下,因曾经与杜如晦有过节嫌怨,杜淹为了报怨,便在王世充面前谗言害死了杜如晦与杜楚客的兄长,又囚禁杜楚客,不给饮食,致使杜楚客几将饿死。

    杜如晦兄弟因此与叔父杜淹结下深仇大恨。

    王世充被平定之后,论罪杜淹当受诛杀,杜楚客请求杜如晦设法营救叔父杜淹,杜如晦因杜淹有杀兄之仇,心中怀有芥蒂,杜楚客再三劝谏说:“从前叔父残害咱家胞兄,而今兄长您又舍弃叔父,不肯相救,我们杜家一门之内,不幸骨肉互相残杀而尽,岂不是令人悲痛的事吗?……”这一席话,深深地感动杜如晦,于是到李二陛下面前,请求赦免杜淹之罪,杜淹因此获得释罪免死。

    此事风传关中,杜楚客以德报怨,皆赞他心地仁厚。

    杜楚客还真就没有印象了,苦笑一声说道:“这些年杜某忝为魏王府长史,深居简出,多少旧事都已淡忘,二郎莫要见怪才好。”

    二人遥敬一杯,举杯痛饮。

    酒席间的气氛因此好转……

    坐在杜楚客身旁的是一个年青武士,容貌俊朗身姿挺拔,只是面上多是谄媚之气,望之失于圆滑,让人心中不喜。

    此人也举起酒杯,向着房俊自我介绍:“在下右骁卫中郎将宋令文,见过华亭侯。”

    杜楚客家世资历摆在那里,即便官爵不显,亦可称呼房俊为二郎,非但不识礼,反而显得亲近。可宋令文不行,本是出身寒门,又只是区区一个郎将,岂敢在房俊面前拿大?

    房俊随意道:“酒宴之上不必拘礼。”

    这个名字似曾相识,不过太过于模糊,他一时想不起是前世所知,还是后世听闻,不过显然不是历史上有能耐的人物,一向跟那些名传千古的大牛们接触得多了,这样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显然勾不起他的兴趣,心里边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这并不代表房俊会慢待,还是举起酒杯。

    宋令文很欢喜,还以为房俊骄纵得没边儿不会搭理自己呢,这可是个大粗腿,虽然比不得魏王殿下金贵,可是人家有实权啊!

    便欢喜说道:“犬子一岁能言,很是有些天赋,最是喜欢读诵侯爷的诗词,每每茶饭不思,在下还要费尽脑筋劝他吃饭。”

    杜楚客欣然道:“你家宋之问可称神童矣,虽然比不得二郎才华横溢,但是较之吾等强上太多,他日必定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宋之问?

    房俊脑中灵光一闪!

    这名字熟悉啊!

    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个宋令文的确没什么大出息,但是这货生了个好儿子叫做宋之问,是唐朝颇有名气的大诗人,曾作出“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名句。正是因为这两句诗中所蕴含的意蕴让房俊甚为喜爱,故此当年才将这个宋之问了解一番。

    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吓一跳!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葩禽兽!

    嗯,没错,就是为了将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占为已有,而将自己的外甥用土袋活活压死的那位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