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八十八章 侯爷就是王法!
    宋令文吓了一跳,大叫道:“误会,误会!侯爷,您听我说……”

    家将卫鹰年纪虽小,却是个头领,闻言狞笑一声:“休要多言,给我揍他!”

    身后早已磨拳擦掌的家将们一拥而上。

    宋令文气得鼻子都歪了!听说过房俊是个棒槌,可是没真的见过,现在算是涨了见识了!和着不仅别人当面骂你不行,在心里想想也不行?

    更何况我就是想了也没敢多说啊!

    他身边的部曲都有些懵,这怎么就动手了?

    宋令文不想打,打输了丢人,答应了更麻烦,他制止部曲,冲卫鹰说道:“这位小兄弟……哎呀!”

    卫鹰一言不发,上来就是一个飞踹正中宋令文心窝,踹得宋令文倒退几步差点坐个屁墩,一口气没喘上来呢,卫鹰身后冲上来一个家将,拎着手里带鞘的横刀劈头盖脸就抽过来。宋令文大骇,急忙一抬手臂,一声闷响手骨都断了,疼得宋令文大叫一声。

    他身边的部曲一看这是真打啊,都是军营里的好汉,也不管什么侯爷还是驸马了,难道站着挨打么?纷纷上前与房俊的家将打在一处。

    他们自持都是军中壮汉,平素打架斗殴从来就没吃过亏,怕个啥?可惜今日遇到了对手。房俊的这些家将全都是跟随他数次大战当中历练出来的,真正的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动起手来简直就像是一群闻到血腥味的野狼,出手那叫一个狠!

    只是几个照面的功夫,宋令文的部曲就哀嚎着倒下一大片。

    卫鹰用刀鞘砸断了一名部曲的大腿,回身一脚将正与两名家将缠斗的宋令文踹翻在地,那两名家将扑上去将宋令文摁住,宋令文挣扎不脱,大叫道:“尔等还有王法么?”

    那家将乐了:“王法?吾家侯爷就是王法!”

    娘咧!跟着侯爷再南边儿转了一大圈,虽然也是欺负人,可是照比这种大街上耍横差得远了,放佛一瞬间就又回到之前横行长安的日子。

    爽快!

    宋令文差点气死,要不要这么嚣张?

    卫鹰冲上来,一脚踩住宋令文的胸口,紧紧攥着拳头,骂道:“咱家侯爷纵横长安的时候,你特么还不知道在哪个鸟窝子里趴着呐,就你这么一个狗屁大的官儿,也敢跟侯爷不敬?老子今日就教教你如何在这长安城里做人!”

    “噗”的一拳正打在宋令文鼻子上,顿时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宋令文虽然有几分武力,可是何曾挨过这般毒打?

    顿时哇哇大叫着求饶。

    卫鹰低头端详这张脸,问左右道:“大家瞅瞅,可还认得出?”

    一个家将俯身瞅了瞅,犹豫道:“鼻子歪了一些,可大抵还是能认得出原先模样。”宋令文大骇,叫道:“我错了,我错了,再不敢对侯爷不敬,饶了我吧!”

    卫鹰啐了一口,骂道:“亏你可是昂藏七尺的男儿,怎地娘儿一般没骨气?侯爷说打得你娘都不认得你,还差了一些!”

    说着,提起拳头来照着眼眶际眉梢就是一拳,打得眼棱缝裂,眼珠充血,瞬间乌青肿起。

    卫鹰还是不满,又反反复复十几个大嘴巴扇得啪啪作响,直打得宋令文口歪眼斜双颊肿起如馒头,嘴角都流出血来,嘴里的牙齿也掉了不少,张着嘴巴呜呜的哀嚎,却是连求饶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又端详了一番,卫鹰才满意的住手,居高临下的一口唾沫啐在宋令文脸上,骂道:“下次记住了,再敢给侯爷面前嚣张,老子就割了你的鸟货,让你一辈子轻省!呸!不知死活的东西!”

    直起身来,环视了一眼东倒西歪的宋家部曲,一挥手:“走!”

    一行人嘻嘻哈哈扬长而去。

    宋令文羞愤欲死,特么的还说我嚣张?

    我就算是嚣张十倍,也比不得你房二郎啊……

    躺在地上,眼睛勉力睁开也只有一条细细的缝,看着头顶阴沉沉的天色,有气无力的道:“走,赶紧走……”

    幸好魏王府邸占据了大半个延康坊,是以附近并无多少行人路过,否则自己被打得这般凄惨定然一阵风一般传遍长安,这以后要如何见人?

    部曲们急忙吱牙咧嘴的爬起来,七手八脚的将宋令文扶上马背,夹着尾巴一溜烟儿的走掉……

    *****

    事情就发生在大门口,魏王李泰自然第一时间就得了消息。不过他沉吟半晌,却并未命令王府侍卫出去拉架。

    即不耻于宋令文的人品,又不愿与房俊再生隔阂。

    酒宴撤去,萧德言与杜楚客告辞,李泰却将二人留下,于后宅一处偏殿之内饮茶。

    饮了杯茶,李泰长身而起,躬身对杜楚客一揖到地,语气诚挚道:“本王今日犯下大错,致使长史伤心失望,再次,本王向您道歉,自此之后,本王定然将你二人视为肱骨,富贵荣华,不离不弃!”

    杜楚客于萧德言尽皆变色,连忙起身还礼,亲王之尊,这一礼谁受得起?

    杜楚客拒之不受,说道:“殿下何必如此?下官愧不敢当。”

    心下有些唏嘘,这时候施一百个礼,亦不如刚刚一句话……

    李泰坚决施礼,二人只好侧身不受。

    待到落座,李泰叹息道:“本王亦知自己性格缺陷,总是忍不住权衡利弊、计较得失,却忘记有些时候、有些时候岂能总是以是否值得来衡量?正因如此,本王希望二位先生毫无保留的支持,若是有何错处,请不吝赐教!”

    这样一番坦诚之言的确使人感动,尤其是以魏王之尊能做出这般近乎于推心置腹的态度,委实难得。

    只是可惜,在刚刚酒宴之上那一幕为背景之下,总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自然,有些情绪只能留在心里,傻子才会表露出来。

    萧德言感激道:“能的王爷信重,吾等即便肝脑涂地又有何惧?”

    杜楚客也表态道:“一切听候王爷吩咐。”

    李泰吁了口气,觉得终于将两位心腹的忠心挽了回来,便笑道:“房二这人百般缺憾,唯独仗义这一点本王甚为欣赏。宋令文言语辱及杜长史,房二先是用一个笑话还击,继而在大门外将其揍打一顿。说实话,本王若是能结交这等仗义之人,做梦都会笑醒。只是不知为何,本王虽然几次三番的示好表态,房俊却始终若即若离存在隔阂,真是遗憾呐!”

    杜楚客沉默不语,房俊这是在为他出头,他说什么都不合适。

    心中却自有计较。

    观其言行,房俊乃是颇重情谊之人,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而不计得失。但是魏王李泰却恰恰相反,太聪明太过于看重利益,心中对于任何事情都可以拿来交易。

    李泰现在是想要借助于房俊京兆尹的权势来发展自己的实力,可房俊明显表示置身于争储之外,怎么可能愿意掺和进来?性格不同,目的不同,无论李泰做出多少努力,给出多少承诺,怕是也不能将房俊拉拢到魏王一系……

    萧德言说道:“殿下请恕下官多嘴,依下官看来,房俊此人其实非是能谋大事之辈。其人行事狂悖不尊礼法,现如今陛下要收拾关陇集团,故而愿意用房俊这柄快刀。但是假以时日,房俊必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李泰微微蹙眉。

    他明白萧德言的意思。

    房俊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得罪了太多人,尤其是那些世家门阀,对其更是欲致其死地而后快。这个天下就是世家门阀撑起来的,得罪了这些人,即便是陛下到了紧要关头恐怕也不得不将其舍弃……

    一旦陛下不能全力维护,房俊的下场几乎已经注定。

    但是房俊当真如此不堪一击么?

    李泰表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