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九十六章 混战!
    在令狐德棻开口说话的时候,李二陛下已然面色铁青。

    小的不顶用,就蹦出来老的?

    他依靠关陇集团取得与李建成斗争的胜利,得以制霸天下荣登九五至尊的宝座,却绝对不代表能够任由关陇集团依仗当年的功绩分薄皇权,作威作福。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

    在太子李承乾与魏王为了储君之位明争暗斗的时候,李二陛下便敏锐的察觉到关陇集团的核心力量已然矗立在李承乾的背后。之所以李承乾在与魏王的争斗中屡屡处在下风,深谙政治斗争精髓的李二陛下明白这只是关陇集团的欲擒故纵、欲扬先抑的策略。

    太子李承乾若越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越是会急迫的寻找奥援来对抗魏王。到了那个时候,关陇集团才会露出獠牙攫取最大的利益,以风卷残云之势一举荡平魏王一派,拥护太子,鼎定江山。

    这个过程当中,关陇集团将会得到与当年在李二陛下手里得到的不相上下的利益,甚至会犹有过之。毕竟在李二陛下看来,自己的儿子远远无法达到自己的权谋境界,关陇集团将会趁势坐大,拥有着左右朝局的能量。

    房俊的一个小花招,导致太子与关陇集团貌合神离,也算是无心插柳。然而就在太子与关陇集团渐行渐远的时候,整个关陇集团却非是如同李二陛下猜想的那般偃旗息鼓,而是强势的崛起,甚至敢于向着皇权发起挑战!

    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李二陛下几乎不敢去想……

    若是没有得到什么承诺,关陇集团怎么会舍得甘冒奇险有可能付出数不尽的代价去这么做?

    这个承诺,是谁给的呢?

    太子?

    魏王?

    吴王?

    亦或是齐王?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次机构增设、官员任免的行为,实则暗中潜伏的水流照样波浪汹涌,形势复杂,局势紧迫!

    李二陛下觉得太阳穴霍霍跳动,一股几乎无法遏制的怒气就要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你们这些蠹虫一样的家伙,还想着世世代代祖祖辈辈的依附于大唐的身上寄生吸血吗?

    那朕就让你们看看,一个帝王发起疯来,将会搅动九天风雷,血流漂杵山崩地裂!

    就在这时,孙伏伽的这句话使得李二陛下暴戾的怒气稍稍得到遏制。

    只见大理寺丞孙伏伽走出班列,站到殿中施礼,然后朗声说道:“大理寺自有审案流程,不能轻忽。华亭侯是否有罪暂且不提,王伦所言将房俊交由三法司审理却是大大不妥。三法司审案,最重要的程序是有苦主申诉且证据确凿,否则天下犯案者何止万千,各个都要三法司共同审理,谁能吃得消?王伦可以弹劾房俊,陛下亦可圣心独裁,但是既无苦主申诉,三法司不能受理此案,大理寺更不会受理。”

    令狐德棻怒道:“尔大理寺便是天下有冤屈者申诉之处,世人皆赞你孙伏伽公正廉明断案如神,何以放着房俊如此恶事做尽的凶徒不管?你大理寺的职责何在?”

    孙伏伽也火了,就事论事而已,你不同意就说出道理,搞人身攻击算什么?

    “某身为大理寺丞,总管天下司法,某说大理寺不能审理房俊,那就是不能审理!令狐尚书若是不服,可以奏请陛下更改《贞观律》!”

    孙伏伽吹胡子瞪眼,极其不爽。

    平素那王伦在大理寺便是一块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臭的是他孤僻不近情理的为人,硬的是身为王氏子弟的身份,似孙伏伽这等圆滑之人怎能愿意得罪?结果他一再忍让,王伦依旧我行我素,使得孙伏伽头痛不已。

    这种人谁会愿意与他同僚为官?

    今天王伦的所作所为更是过分,你特么以为你是谁就能说出由大理寺会同三法司审理房俊的话来?你一个大理寺卿就能代表大理寺么?你让旁人尤其是陛下如何看我孙伏伽?是我对你早有授意,还是说我掌控不了大理寺?

    无论哪一种,都等于将孙伏伽推到极其不利的地方,孙伏伽不能忍。

    刚刚打倒一个王伦,你令狐德棻又冒出来算怎么回事儿?

    故此,孙伏伽的态度极其不悦,语气也很重。

    武德五年高祖李渊恢复前隋的科举制度,孙伏伽成为第一届状元,玄武门事变当中他坚定的站在李二陛下一边,事后,在贞观元年一跃而成为大理寺少卿,与名臣戴胄同级。几年之后便成为大理寺卿,可谓资历深厚,简在帝心。

    就算令狐德棻德高望重又身为关陇集团的核心人物,孙独家照样不给他好脸,他有这个底气!

    令狐德棻被掘了面子,愈发恼怒,倚老卖老道:“阁下既然身为大理寺丞,就应当以铲除天下奸恶寇为己任,那房俊凶徒横行不法……”

    一直在一旁看风景的房玄龄吃不住劲了,出声不客气的打断令狐德棻:“令狐尚书,慎言!”

    令狐德棻正要跟孙伏伽发火,闻言回头怒视,发现房玄龄,这才怒气稍减,语气却依旧不善:“房相何以教我?”

    你来教教我,我怎么说错了?

    房玄龄也不恼火,淡淡说道:“令狐尚书句句声声凶徒、恶棍,敢问房俊何时被律法审判,又是何时被律法定罪?”

    令狐德棻哼了一声,蛮横道:“这不是要审他么?只要经由三法司审理,其罪自现,房相可当记住,您不仅仅是房俊的父亲,更是大唐的宰相,处事当公正,该大义灭亲的时候,不能徇私枉法!”

    一直默不作声的房俊见到老爹都出头了,自然不能在“低调”下去,出声说道:“您也说尚未审理呢,既然尚未审理,令狐尚书何以就给本侯定了罪?是您的嘴比律法更有权威,还是说本侯亦可现在弹劾令狐尚书扒灰,然后就能义正辞严的骂您一句老不死的?”

    “噗”

    “哈哈!”

    太极殿上哄堂大笑。

    程咬金捂着肚子哈哈大笑:“我滴个娘,令狐老儿莫非还喜好这一口儿?佩服佩服!呜哈哈,您是这个!”

    说着,挑起一根大拇指晃了晃,然后猥琐的用另一手的拇指和食指环成一个圈,套在挑起的这根大拇指上,还抽了几抽插了几插。

    身边的武将们又是一阵爆笑。

    李绩是武将当中的另类,形象无限接近于“儒将”,实在是看不得程咬金这等下流的表现,皱眉说道:“卢国公请收敛一些,这里可是太极殿,怎能如此污言秽语?”

    程咬金不忿:“怎么就污言秽语了,他令狐德棻做得,我程咬金就说不得?没那个道理!”

    一旁的尉迟敬德便说道:“你别瞎说了,房俊那小子只是打个比方,又没有经由三法司审理,谁知道真假?若是审理过后你自然可说,但是现在哪怕人家真的扒灰,你也不能说。”

    程咬金不愧号称“混世魔王”,胡搅蛮缠的功夫绝对一流,闻言怒瞪双眼,喝道:“尉迟黑子,你欺人太甚!那房俊之事亦未审理,缘何令狐老儿就可以口口声声喊房俊为凶徒恶棍,反过来我喊他就不行?难道就是因为没人在陛下面前弹劾他吗?那俺来弹劾他!”

    只见程咬金一撩衣袍,“噗通”跪地,先说了一句:“陛下,某这一跪既不是畏惧您的威严,所以不算卑躬屈膝,也不是想要阿谀奉承,所以也不算毫无气节,就只是学着王伦的样子而已,您别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