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这是一场时代的碰撞
    能够坐在政事堂里的人,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从万千官吏当中杀出一条血路达到人臣之巅峰,若是没有优秀的机谋权变,简直想都别想,早就成了骨头渣子被人踩在脚下,当作晋级的阶梯!

    岑文本刚刚还与房玄龄联合打压长孙无忌,一转眼,就先用言语将房玄龄挤兑到一边了。您儿子是京兆尹,现在谈论京兆府的人员抽调,您是不是要避避嫌,就别掺和了?

    房玄龄瞅了岑文本一眼,眼神淡淡的没什么表示。

    岑文本就知道这是房玄龄做出让步。

    事实上房玄龄是当真不应当掺和到这里边,房俊就任京兆尹,相当于李二陛下一手将以往同关陇集团亲密无间的关系彻底撕裂,虽然双方不至于反目成仇刺刀见红,但是为了彼此的利益围绕这京兆府展开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搏斗是已经注定的……

    说白了,这是皇帝与关陇集团的较量,房俊是皇帝手中的刀,但是刀子终究还是要攥在皇帝的手里。京兆府是个什么地方?是京畿重地,是帝国心脏,是太极宫所在的地方,无论任何一个官员都别想一手掌控。

    如果京兆府全是房俊的人,那么估计房俊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这不是皇帝信不信任谁的问题,而是最根本的原则问题,就如同朝局一般,皇帝可以任由两方甚至是多方势力倾轧攻歼,但是绝对不允许那一方独大。

    相互制约才会取得平衡,天下之理。

    皇帝想要抓紧皇权加强中枢力量,却也不能将关陇集团一竿子打死。追根究底,皇帝自己就是关陇集团的一份子,关陇集团一直以来都是他的根基,他可以打压、可以收服,但是绝对不能连根拔除。

    那是自毁根基的愚蠢行为……

    关陇集团、江南士族、皇权,“三角形最稳定”的定律古人不知道,但是道理他们懂,而且运用娴熟。说起玩政治,咱们的祖宗的确可以甩出西方那些蛮夷十几条街。

    可惜黄鼠狼下崽子,一辈儿不如一辈儿……

    房玄龄抽身事外是最明智的选择。

    当然也不能全然不管不顾,一半个心腹总是要安插的,否则整个衙门都是外人,工作怎么开展?

    既然是平衡,那就不能削弱房俊……

    房玄龄对于其中的玄机掌握得炉火纯青,是以他一直对岑文本和长孙无忌二人商讨从何处抽调何人,调入京兆府之后担任何职表现得漠不关心。只是在说到司录参军人选之时,长孙无忌提议侯莫陈家一名子弟,房玄龄才出言反对。

    “洺州刺史程名振在洺州已然任职十年,整肃吏治、兴修水利,致使洺州一地由原本的民不聊生到现如今的鱼米之乡,可谓德才兼备、堪当大任。其子程务挺少年英豪、敏于任事,可担当司录参军之职。”

    早在家中与儿子商讨如何针对京兆府人事的时候,父子二人就已经达成共识——随便他们怎么搞,只要将兵权抓在手中即可。

    司录参军主掌一府军兵,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

    地方机构最重要的几项权力是什么?

    无非兵权、财权、人事权而已。

    这其中的兵权是指地方机构的暴力机关,负责刑名侦缉,稳定治安。

    房俊不在乎财权,也不在乎人事权,他只要将兵权牢牢的把持在手中,那就谁也翻不出浪花来!有人不服?有人搞事情?没关系,给我背后搞点黑材料,然后抓起来!

    这是最无赖的招数,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尤其是在唐朝这样一个相对来说法制不够健全的社会,这种招数是极其好用的……

    岑文本当即表态:“本官对于次子亦有耳闻,担任潼关守备期间奉公执法、清正廉明,甚得部署拥戴,百姓商贾交口称赞。如此年青俊彦,应当给予发挥才能的机会。”

    他不可能不团结房玄龄。

    相比于满肚子阴谋诡计的长孙无忌,谁会不愿意跟房玄龄打好关系呢?

    房玄龄的利益述求近乎没有,唯一提出的人选便是这个司录参军,岑文本没理由不支持。别看现在跟长孙无忌“分赃”皆大欢喜,但是谁知道在哪一个任命之上就会僵持不下互不让步?

    到时候房玄龄的态度可就太重要了。

    少数服从多数,只要房玄龄支持他,立马就是二比一……

    长孙无忌有些不爽,他岂会不知道司录参军的重要性?

    但是正如岑文本所想那般,如果拒绝房玄龄这个提议将极有可能将房玄龄再一次推到岑文本那一边,现在房玄龄的中立态度对他来说获益匪浅,一旦房玄龄恼火起来不管不顾的只要是他长孙无忌提出的就反对,那可就闹心了。

    更何况房玄龄提议,岑文本立即答应,事实上长孙无忌就算反对都无效……

    长孙无忌愈发郁闷了,只好无奈点头。

    心中劝谏李二陛下增加政事堂席位的心思愈发迫切,不加人不行,他已经完全被孤立了……

    *****

    为了阻挡房俊就任京兆尹,关陇集团在朝堂上掀起一场风波,简直如同闹剧一般。然而在随后亦非常重要的官员抽调这块“巨大的蛋糕”分割过程当中,由于各方的妥协平衡却显得有些风平浪静。

    当然,所谓的“妥协”是为了凝聚更强大的力量展开新一轮的斗争。在可以预见的不远的将来,京兆府作为大唐帝国的心脏必将牵动整个帝国的局势,成为万众瞩目的中心……

    房俊对此颇为期待。

    对于他来说,对于大唐来说,这是一场划时代的战争!

    这是中枢集权与传统门阀势力的战争!

    李二陛下一心想要将皇权全部集中到中枢,而关陇集团怎肯放弃手中掌握着的权力和利益?

    这场战争中没有生死仇敌,没有冲锋陷阵,没有刀光剑影,却依然赤膊相斗、凶险莫测!这是一场理念的较量,是旧有的九品中正制余烬在锦绣的大唐想要复燃,再次焕发出祖辈的辉煌;是新生的皇权统治阶级用雷霆万钧的魄力打碎一切桎梏,锐意进取君临天下!

    下了朝回到骊山农庄,房俊一身轻松,胡乱吃了几口点心,早晨起得有些早有些乏,问了侍女得知高阳公主和武媚娘等都在温泉别院那边,武顺娘更巧也在早晨前来探望武媚娘,晋阳公主、衡山公主都在,另外长乐公主和晋王李治也都过来了。

    想起长乐公主那张清丽无暇的俏脸、秀挺如荷的身姿,房俊心里边一阵火热。

    每一个人对于美好的食物都会很是期待,同样的道理,每一个男人对于符合自己审美观的女子亦会充满渴望。只是有的人控制不住心中的魔鬼,是以会做出一些伤害别人同时也伤害自己的蠢事,而有的人能够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慾望。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无穷无尽的慾望,人们总是奢求得到更多、得到更好,甚至于霸占一些美好的事物,这是人的天性,无可厚非。

    区别只在于大部分人都能够被世俗礼教和心内良知所束缚,能够控制自己的野心。而有的人则会被慾望蒙蔽双眼,做出害人害己、甚至于荼毒天下的恶事……

    房俊作为穿越者,拥有着比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强大得多的资源、能力,但是正因为如此,他才深切的知道“力量越大,责任越大,危害也会越大”的道理。

    他很嚣张,很“棒槌”,但是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是一个善良的人。

    他不会为了私慾去伤害任何一个人。

    在他的人生观里,美好的事物更加需要用尽全力的去维护,这样的世界才会更加美好。

    心里想着心事,便信步来到农庄之旁的温泉别院。

    几位公主王子都在,自己想要在温泉里干些“羞羞”的事情也不太方便,索性没有先去找大家,而是在雨廊前拐了个弯来到左侧的一间位置比较偏僻的汤池,打算先泡一泡睡一会儿,然后再去玻璃屋那边的正堂去找他们。

    两个侍女跟在身后,房俊随手推开汤池的房门。

    一声尖叫在耳畔响起差一点刺破耳膜,然后房俊就觉得眼前一花。

    一片雪亮。

    两抹嫩红。

    然后一只凝脂白玉一般的手掌携带着一缕香风狠狠的抽在房俊脸上。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