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章 我顶!
    一只纤巧细嫩的巴掌狠狠的甩在房俊脸上,房俊顾不得疼痛,第一反应就是上前一步一手搂住女人的后脑勺,一手捂住了那张微微开启的小嘴儿,将刚刚从喉咙发出的一声惊呼摁了回去。

    感受着手心的湿润柔软,房俊无奈的凝视那一双含羞带怯又满是怒气的澄亮双眸。低声道:“你想弄得天下皆知么?”

    漂亮的眸子里满是羞恼,狠狠瞪着房俊。

    房俊也无奈啊,谁知道你自己偷偷的跑到这里来泡温泉?家中的侍女也是废物,堂堂长乐公主殿下在家里你们不是要步步紧随的侍候么?万一出现双眸疏漏怎么担待得起?

    看到手底下的长乐公主在被人闯入惊吓之后稳定了情绪,房俊刚想松开手,手掌边缘便忽然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

    “嗷——”

    房俊发出一声低吼的惨叫,只觉得对方尖锐的牙齿已经刺进自己手掌的肌肤,只得猛地一挣将手掌挣脱,然后手臂舒展搂着长乐公主修长的脖子往自己怀里一带,另一只手顺势就一拍……

    “啪!”

    不同于刚刚长乐公主抽他嘴巴那一下,这一下更清脆,显然弹性也更好。那娇嫩挺翘的触感使得房俊爱不释手,嘴里低吼道:“你要咬死我吗?”

    长乐公主本就气极,这个登徒子居然在自己沐浴的时候闯进来欲与不轨,这才狠狠的下嘴咬了一口。可是房俊这一下巴掌拍在自己的小臀,火辣辣的疼痛令两只大眼睛里顿时盈满泪水,羞愤交加,挣了一下没有挣脱环住自己脖子的那条铜浇铁铸一般的胳膊,抬起头愤怒的怒视房俊。

    房俊低头不满长乐公主咬自己的手,长乐公主羞愤与房俊打了自己的私密之处,如此一来,二人一个抬头一个低头,姿势极其暧昧,可谓是耳鬓厮磨、声息可闻。

    长乐公主咬牙,白皙如玉一般的脸蛋儿犹如染了胭脂一般通红,压低声音怒道:“松开本宫!”

    房俊看着两片花瓣一般的香唇,开启之间有如兰似麝的香气钻入自己的鼻子,顿时不可抑制的硬了……

    喉头蠕动一下,吞了口唾沫,下意识的说道:“就不!”

    长乐公主怒极,她这会儿还光着呢!

    尖尖的指甲狠狠的抓在房俊的肋下,气道:“快松开,不然等下侍女进来了……”

    房俊勉力压制着心中的猿马,轻声道:“那你得保证不张扬。”

    娘咧,若是这丫头回头一嚷嚷,就李二陛下那护犊子的脾气还不得把自己的皮扒了?

    长乐公主眼泪快流下来了,又羞又气又急,怒道:“你这登徒子,凭白闯进来欲图非礼,居然还敢威胁本宫?”

    房俊无奈道:“我若说不是有意闯进来的,不知殿下信不信?”

    长乐公主两只纤手狠狠的抓着房俊肋下的皮肉,可房俊身上肌肉结实,一较劲肌肉坟起便如铜皮铁骨一般,长乐公主挠了两下,居然无法掐住他的皮肉,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委屈得大哭。

    那清理的俏脸梨花带雨,当真是我见犹怜。

    可奇怪的是,房俊心里却没有一丝半点的怜悯爱惜,他只觉得有一团火在心底“腾”的一下就烧起来了,就像狠狠的将怀中这个尤物摁在地上,在她水中清荷一般秀美的娇躯上狠狠的鞑伐,看着她婉转承欢,听着她哀哀求饶……

    身后的房门忽然传来一声响动。

    长乐公主与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猛地一下推开房俊,然后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电光火石之间,一条修长的美腿抬起,光滑圆润的膝盖猛地向上一顶……

    就定在一处温暖坚硬的凸起之处。

    “嗷呜……”

    房俊捂着要害发出一声野兽濒死一般的惨哼,虾米一样弯下腰去,额头青筋暴起,脖筋都凸了起来,甚至都未来得及再欣赏一下面前这副晶莹如玉粉白剔透的秀美娇躯。

    因为他隐隐约约听到了自己蛋碎的声音……

    门口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长乐公主这才空出手来扯过身边不远处的一件雪白的中衣披上,将如花似玉的娇躯掩盖起来。

    侍女的轻声呼唤响起:“殿下,殿下,奴婢刚刚去给殿下取换洗的衣物听说房二郎回来了,可能会到这边来跑温泉。奴婢得给殿下守着门户,否则房二郎不知这边有人,万一误闯进来……哎呀!”

    侍女边说边走进来,便见到了披着白色中衣的长乐公主傲然俏立,面前跪着一个男人。侍女顿时花容失色,大呼小叫道:“天呐,这人是谁?想要对殿下不轨么?奴婢这就去喊人,让房二郎将他家里这些混蛋都打杀了!”

    “闭嘴!”

    长乐公主双手掩着衣襟,忿忿的骂了一句。

    喊人?

    等着你们这些奴才喊人,本公主怕是都被连皮带骨的吃干抹净了!再者说了,你还要房二郎将他家里的混蛋都打杀了?呵呵,这家里最大的混蛋就是房二郎,而且这个混蛋就在你眼前!

    房俊捂着胯下,一动不敢动。

    他就算身上再是铜皮铁骨,到底也不是个“终结者”那样的人形机器人,也是有“弱点”的。况且哪怕金丹大成马上就能白日飞升的修道者,这处也是命门吧?

    随着脉搏的跳动,那致命的疼痛一抽一抽的摧残着房俊的神经,他脸色惨白,冷汗涔涔而下,就只能保持这么一个姿势,牙都快咬碎了,一坑不吭。

    侍女捂着嘴,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殿下为何不让我喊人来呢?

    难道说……

    这人根本就不是擅闯进来欲图不轨的,而是与殿下再此幽会?

    额滴娘咧!

    殿下居然有男人?

    侍女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虽然不敢发出声音,却滴溜溜的在房俊身上大量。这个人看上去体型很强壮,哪方面的能力应该很强大吧?而且看上去很年轻啊,也有一点眼熟……

    长乐公主没心思搭理侍女心里想些什么,就算知道,她也不在意。自从嫁入长孙家的那一刻,自己凄凉的命运便已经注定。嫁长孙冲这些年,早已将一个花季少女心中对于爱情、对于生活、对于美好的所有期盼尽数撕碎,碾落成泥。

    她不敢再嫁人了,害怕会再次遭遇到生活之中种种不可测的意外和悲哀。再伤一次,她害怕自己都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或许青灯古庵,便是自己一世的归宿。

    眼下,她有些担心房俊的伤势……

    从侍女的话中她听得出房俊应当不是处心积虑的擅自闯入对自己欲图不轨,而是侍女离开导致的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自己刚刚是不是下手……不对,是“下腿”太狠了一点?自己都能够感受到刚刚那一下顶着那一处有些坚硬的地方似乎一下子就变软了。

    长乐公主脸蛋儿羞红,咬了咬嘴唇,担忧的看着弓着身子一点声息都没有的房俊,该不会……被废掉了吧?

    公主殿下有些后悔了。

    说到底,长乐公主是个善良的姑娘,虽然刚刚房俊的行为绝对算得上唐突,但是因为一个误会而废掉一个男人会让她良心不安。

    她深切的明白一个男人若是丧失了那方面的能力,对于男人的自信和人生会产生多么巨大的打击。

    长孙冲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

    甚至还有一点,这可是高阳的夫婿啊!

    自己将妹妹的男人废掉了,导致妹妹下半辈子要如同她自己以前在长孙冲身边所度过的那般凄苦的日子,这岂不是害了自己的妹妹?

    长乐公主有点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