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一章 姐姐,你在掩饰什么?
    犹豫了半天,长乐公主才轻声问道:“喂,你……你没事吧?”

    房俊嘴角一抽……差点哭出来。

    没事?

    一边抽着凉气,一边哑着嗓子怒道:“没事我也顶你一下,你尝尝这滋味,看看有事没事?”

    不对,她是个姑娘啊,姑娘应该不怕被顶吧?不仅不怕,说不定还很喜欢,顶得越用力越好……

    长乐公主脸色都快滴出血来,羞恼道:“狗嘴吐不出象牙,龌蹉,登徒子!”

    什么顶啊顶的,臭无赖!

    房俊深深吸了口气,感觉那处传来的疼痛没有刚刚那般剧烈,这才缓缓抬头。

    入目的便是一双秀美的赤足。

    圆润淡红的足踝,纤秀的足弓构成一个优美的弧度,是跟脚趾白皙纤秀整整齐齐的由长到短排列,指甲晶莹如玉,白皙中透着淡淡的粉嫩。

    纤秀盈盈,让人有一种握住把玩一番的慾望。

    可是这念头刚起,那处因为意念的驱动微微反应,接着就是一阵撕裂一般的剧痛。

    房俊差点哭出来,难道以后只要心中打着龌蹉主意,就要承受这样的剧痛么?

    这可真是无比蛋疼的惩罚啊……

    外面又传来脚步声。

    晋阳公主稚嫩清脆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长乐姐姐真是奇怪,干嘛不跟我们一起泡温泉却要跑到这边自己一个人泡呢?”

    “嘻嘻,姐姐从小就不会跟我们一起泡澡,她呀,有点轻微的洁癖呢。倒不是嫌弃我们姐妹,而是那温泉池子里头你们的姐夫肯定泡过啊,所以长乐姐姐就会浑身不自在。那感觉就如同她是在跟你们姐夫泡在一起一样,会害羞的呦……”

    叽叽喳喳,姐妹几个有说有笑,声音和脚步声渐渐接近。

    长乐公主顿时慌了,这要是被撞见自己正跟房俊在这汤泉里,岂能不被误会?尤其是刚刚几个妹妹要跟她一起泡汤泉被她拒绝,非要寻一处僻静的地方自己泡,这怎么看都好像是自己处心积虑要跟房俊幽会一般……

    尤其是高阳公主的那些话儿更是让她羞囧无地,什么叫感觉跟房俊泡在一起?虽然她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执意不跟她们在奢华的大汤泉里,但是房俊现在就在自己面前,这也太羞人了。

    “你你你,你赶紧出去!”

    长乐公主急的跺脚,想要将房俊赶走。

    房俊吸了吸气,一脸“悲痛”:“殿下赎罪,非是臣不想走,而是不能走……”

    长乐公主气道:“为何不想走?被漱儿她们撞见就完蛋了!”

    这人真是可恶,难道不知那会引来误会吗?

    房俊苦着脸叫屈:“因为……那里很疼啊!”

    这种状况你让我怎么走?难道不知道一迈步子就会扯着蛋么?

    长乐公主又羞又气,粉脸涨红,顿足道:“你,你混蛋!”

    房俊叹口气,混蛋好歹也是蛋,可是哥们儿的蛋现在都不知碎没碎……

    瞅了瞅四周,唯有旁边的一间偏厅可以藏人,便艰难的挪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挪过去,一边走一边吸着凉气,太疼了……

    他也怕被撞见。

    倒不是怕高阳公主会吃醋,在这方面上,高阳公主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封建时代的典型女性,对于房俊纳妾也好收了家里的侍女也罢表现得很是宽容,甚至不止一次的鼓动房俊将秀烟和巧儿也一并收了。

    就算自己跟长乐公主当真发生一点什么被高阳公主撞见,大抵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至于晋阳公主,房俊完全有信心让这个小丫头替自己保守秘密。感情这种事情总是相互的,他对晋阳公主那种近乎于溺爱的感情,小丫头自然感受得到,回馈给房俊的便是极度的信任和依赖。

    房俊毫不怀疑,自己是自己要求的任何事,晋阳公主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但是衡山公主那个小嘴巴就不是那么严实了。

    万一将自己出现在长乐公主浴室当中的事情传播到李二陛下耳朵里去……房俊几乎不敢去想那种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正是因为李二陛下政治联姻的意图,导致了长乐公主与长孙冲婚后的不美满,甚至是凄苦度日,现在长孙冲又踪影全无,长乐公主可谓是终生幸福都断送在长孙家。

    这种愧疚使得李二陛下对本就万分钟爱的长乐公主有着變態的爱护,房俊毫不怀疑哪怕有人弄断长乐公主一根头发,李二陛下都会派遣神机营嚷嚷着去抄家!

    现在李二陛下正满天下的给长乐公主寻找如意郎君呢,若是这时候传出自己跟长乐公主的“绯闻”,那还有哪个好人家愿意要一个不耐寂寞、不守妇道的公主?

    相当于糟蹋了长乐公主的名誉,恐怕李二陛下杀人的心思都有!

    长乐公主也明白了房俊的意图,稍稍松了口气。虽然那偏厅也不是很隐秘,但总归不能被人当众撞见自己和房俊在一起。待会儿将几位妹妹骗走也就是了……

    扭头看着那个侍女,叮嘱道:“你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不能说,明白吗?”

    侍女吓得脸都白了,赶紧小鸡吃米狂点头。

    “奴婢明白,奴婢什么都没看到,打死都不说……”

    谁敢说啊?

    长乐公主殿下在汤泉池中雨高阳公主的驸马幽会……

    我滴个娘咧!

    这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

    自己肯定要被杀人灭口哇!呜呜呜,好害怕……

    看着侍女吓得跟个小鹌鹑似的瑟瑟发抖,长乐公主轻轻安慰道:“放心吧,只要别乱说,那就没事。”

    长乐公主本以为可以遮掩过去,可是等到高阳公主赤着脚踩着木屐走进来的时候,长乐公主才陡然想起一事,俏脸瞬间红透。

    “咦,姐姐这么快就泡完了?”

    高阳公主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宫装,里边空空荡荡的,玲珑浮突的娇美体态尽显,领口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脖颈和胸脯,一抹沟壑延伸到领口之下,隐见山峦起伏。虽然规模不大,但是胜在形状完美,引人入胜。

    武媚娘和姐姐武顺娘也跟在身后,两人一个手扯着晋阳公主,另一个手扯着衡山公主。

    长乐公主心中狂跳,吱吱唔唔道:“嗯……啊?是啊是啊,很快的……”

    晋阳公主干脆踢掉了木屐,光着脚丫蹦蹦跳跳的跑向长乐公主,扯着她的纤手,扬起小脸,忽然关心的问道:“长乐姐姐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

    长乐公主抬起另一只雪白的纤手捂了捂脸,是啊,都快能煮熟鸡蛋了……

    赶紧说道:“没有没有,就是刚刚跑了汤泉,有些发热。”

    晋阳公主又狐疑的问道:“可是姐姐的头发都一点没湿呢……”

    长乐公主心里发苦,小丫头你那么精做什么啊?

    只好遮掩道:“这个……那个……是因为姐姐只是随便的泡了泡,还没有洗头发呢。”

    高阳公主眯了眯眼睛,小脑袋转了转,觉得有些不对劲。

    长乐公主一直都盯着高阳公主呢,兕子和小幺虽然聪明,但到底只是个娃娃,有些事情她们还不懂。但是高阳公主不一样,这丫头不仅聪明,又是过来人,难免被她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诶?

    怎地好像自己跟房俊当真做过什么一样,有什么好心虚的呢?

    长乐公主察觉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似乎没必要这么心虚,完全可以更加自如的应对。但是刚刚想提起一点底气,却有忽然想到房俊去到的那个偏厅……

    底气瞬间又没了。

    自己脱下去的那些贴身衣物,千万别被房俊发现才好。

    可那个家伙怎么看都是个猥琐的,万一对着自己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