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章 幸福来了,就得抓住!
    一想到房俊对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长乐公主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恨不得立刻冲到偏厅将房俊赶走。

    “忽然觉得好饿啊,兕子小幺,咱们去找些吃的好不好呢?”

    长乐公主强自压抑着心底的异样,勉强笑着哄着两个小妹妹,想要赶紧都哄走离开这里。至于偏厅里的房俊会不会做什么下流的事情,眼下是是在顾不得了。

    “好呀好呀,妹妹和小幺也饿得很了呢!长乐姐姐我跟你说,等一会儿姐夫回来了让他给我们做好吃的,姐夫做的东西可好吃了,比宫里的御厨都好!”

    晋阳公主雀跃道,两只眼睛亮晶晶的。

    房俊的美味食物早就征服了她的胃……

    鬼才要吃他做的东西!

    长乐公主忿忿在心中骂了一句,俏脸上却带着笑,看上去格外的温婉可人:“是吗?那可是有口福了,咱们快走吧?”

    便扯着两个妹妹,快走向门外走去。

    “唉,姐姐,你的衣服还没换呢……”

    高阳公主提醒了一声。

    这处汤泉被高高的围墙挡着,不虞北风,又背山朝阳,并不寒冷。而且连接各处房舍汤泉的回廊都被镶嵌着玻璃,然如温室,即便只穿着单衣也不会寒冷。

    但是就这样穿着一件中衣,总归不好。

    长乐公主可是一贯的礼教严谨,温婉端庄从不会失礼于人前,这样的装束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无碍,但是基本不会出现在长乐公主身上……

    “啊?哦,不用了,正觉得有些热呢,这样挺好,凉快。反正这边也没有男仆过来,待会儿再换好了。”

    长乐公主只好说道。

    她倒是想要换衣服,但是没办法换啊,所有的衣服都在偏厅呢……

    “哦……”高阳公主应了一声,敢在长乐公主身后出门,可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

    一行人走出汤池,武氏姐妹走在最后。

    武媚娘悄悄对武顺娘使了个眼色,武顺娘娇媚的童颜调皮的一笑,点点头,放缓了脚步。

    武媚娘七窍玲珑的心肝儿,姐姐武顺娘可也不差。

    等到几位殿下绕过了前面的回廊,武顺娘就势停住脚步,转身回了汤泉。

    室内已经无人,汤泉里清澈的泉水散发着温热,一股淡淡的雾霭缭绕。

    武顺娘蹙着眉头四下瞅了瞅,便轻手轻脚的走向那间偏厅……

    *****

    房俊捂着蛋,扭着奇怪的魔鬼步伐,“摩擦摩擦”的进了偏厅,一头便歪倒在炕上。

    喘了口气,把手伸进裤裆里摸了摸,发现两个蛋都完好无损,这才松了口气。许是正好自己挺起来的时候被重重的顶了一下狠的,很疼,但是并没有产生实质性的不可治疗的损伤。

    揉了揉,感觉舒服了一些……

    心里却诧异看似娇娇弱弱一本正经的长乐公主居然能使出这么阴损的招数,实在是防不胜防。

    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音,房俊也害怕被发现,到时候李二陛下搞不好会亲手宰了自己这个“玷污”他宝贝的嫡长女的“人渣”……

    鼻端传来淡淡的香气,似曾相识。

    房俊耸着鼻子仔细的嗅了嗅,如兰似麝淡雅而又清新,就跟刚刚长乐公主身上的体香一样,令人闻之精神一振,想入非非。一扭头,便见到一件浅蓝色的女仕宫装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而就在自己脑袋旁边不远的地方,是一套随意放置的中衣,甚至还有一件月白色的肚兜,那淡淡的香气便是来源于此。

    “这该不会是……”

    房俊瞪圆了眼睛,猜测到一种可能,然后咽了咽唾沫。

    伸出手想要拿起来仔细鉴赏鉴赏,但是随即便强迫自己收回手。

    意霪人家的内衣……

    这特么也太龌蹉了吧?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干,太LOW了!

    但是……反正这里也没人,咱只是偷偷摸摸的看看,也不会被别人知道,没什么关系吧?毕竟这可是皇家公主的内衣啊,后世的那些考古学者若是得到这么一件,还不得眼睛冒着绿光然后拿着放大镜逐分逐寸一帧一帧的仔细观察?

    会有人说他们龌蹉么?

    肯定不能够啊,人家是考古学者,是在研究伟大的文物,是在研究大唐皇室的内衣风格,从中推测一千年前皇家公主的衣饰文化,这是高尚的、严谨的学术行为,可以提升社会主义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培养人民的民族自豪感……

    对!

    咱应当以一颗科学而严谨的心态来对待这件内衣,好好的近距离的观察,看看它的材质、工艺、风格,然后写一篇文章将之详细记录,那么后世的那些考古学者就不用一座坟一座坟的以考古的名义去辛勤的挖掘……

    房俊瞪圆了眼睛,心底天人交战,在高尚和龌蹉之间反复斗争,那委委屈屈皱成一团的衣物上面有一朵银丝修成的荷花,似乎也在嘲笑着他的犹豫不决。

    终于……

    “呀!”

    一声惊呼在房俊耳畔响起。

    房俊差点吓死,脱口道:“我没动!”

    一扭头,与正开门进来的武顺娘四目相对。

    武顺娘的目光先是与房俊交汇,然后滴溜溜的转向房俊的手。房俊也回过神来,虽然不明白武顺娘何以去而复返,但是当他的目光顺着武顺娘的目光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手距离那间绣了荷花的精致衣物只有零点零一公分……

    好吧,事实上不止零点零一公分,两三寸总是有的。

    但问题是这只手前进的方向总是毋庸置疑的。

    武顺娘红了脸,偷偷瞄了房俊一眼,垂下头去。

    房俊尴尬的要死,扯了扯嘴角,不着痕迹的将手挪回,干咳一声,解释道:“这个……那个……那啥,不是你想的那样。”

    武顺娘不吱声。

    房俊有些急,这事关自己的人品啊,哪怕是事实,也必须狡辩。

    “其实吧,我就是觉得挺漂亮,嗯,想看看,真没啥……”

    “哦……”

    武顺娘低着头,应了一声,手足无措。

    房俊尴尬,她比房俊更尴尬!

    先是长乐公主非要自己独自一个人泡汤泉,然后这个家伙出现在这里,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当真想不到,长乐公主那么秀气端庄的一个人儿,居然也被这个混蛋搞上了手……

    房俊快要崩溃了,苦笑道:“你真的误会了……”

    详细将刚刚发生的误会说了,全无遗漏。

    “这样啊?”

    武顺娘相信了,她觉得房俊没有必要跟自己撒谎。

    大男人三妻四妾偷鸡摸狗的算个啥?自己不也被这个家伙偷了么……况且长乐公主已经和离,又不存在破坏人家家庭的罪恶感,实在不当大事。

    水波一样荡漾着的眼眸就偷偷的瞄向了房俊“伤患”之处,咬了咬嘴唇,羞涩问道:“那个……会不会有问题?若是觉得不妥,还是要找郎中看一看的,不能讳疾忌医。”

    这可是妹妹武媚娘的“命根子”,可不能有丝毫大意,否则就会毁了妹妹一生的“幸”福。

    再者说,这东西用起来感觉着实不错……

    自己是个寡妇,没没更深露重独处春闺,实在是寂寞难耐。外面那些对自己有着觊觎之心的男子多不胜数,却没有几个能让高傲的她甘心情愿的奉献所有,任其予取予求。

    自己既然不愿改嫁,又不能出去偷汉子,这深入骨髓的寂寞如何忍耐?她可是捏一下都能出水的花信少婦,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唯有眼前这个家伙,若是能时不时的给自己解解馋……

    房俊看着武顺娘娇媚的脸庞,丰盈的体态,脑子里又浮现出刚才面对长乐公主之时的那惊鸿一瞥,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低声道:“不会有大事,那啥,如果能有人揉揉,估计好的会快一些……”

    武顺娘脸儿红透,娇羞的瞪了房俊一眼,咬着红唇走到房俊身前。羞涩,却绝不忸怩,她是过来人,尝过春宵欢快的美妙,也品过春闺寂寞的凄凉,深明“及时行乐”的精髓。

    一双玉手解开房俊的腰带,幸福就出现在眼前,要紧紧抓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