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章 侯爷身受重创!
    “嘶——”

    房俊吸了一口凉气,还是隐隐作痛。

    武顺娘也吓得花容失色,该不会就这么废了吧?心里对长乐公主满是怨念,您这下手……下脚也太狠了,和着反正您用不着,废不废掉跟您没关系是吧?

    真是狠毒的婆娘,偏偏看上去又是那么秀挺如荷清丽端庄的动人样儿,真是人不可貌相,心太黑了……

    武顺娘很是着急,担忧的问道:“这个……要不叫郎中吧?”

    千万不能废掉啊,而且若是废在自己“手里”,那更了不得。

    房俊摇摇头,这会儿虽然有些疼,已经比刚刚好了太多,想来在过一会儿应当没什么大碍。

    “缓一缓就好了,你的手……轻一些。”

    “哦。”

    武顺娘扁扁嘴,人家已经很小心了好吧?

    眼珠子转了转,垂下头去……

    既然嫌人家手不够软,那就不用手好了……

    *****

    武顺娘累得香汗淋漓,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玉成好事,就有些沮丧。好不容易来一回,以为寻个机会满足一下,结果遇到这等倒霉事情……

    房俊也苦恼啊,那处稍微用力就钻心的疼,吓得他也是满头大汗,没办法只好让武顺娘打发人去将府里的郎中叫来。这是命根子,就算再丢脸也不敢讳疾忌医,一旦因为医治延时导致严重后果,自己还不得哭死?

    庄子里的老郎中据说是前隋一个家人犯罪被牵连的,或许水平不见得多高,但是经验绝对丰富。只是看了一眼,就神情凝重道:“二郎此处怕是堪忧,已经有淤血症出现,要内外兼治才可。”

    房俊问道:“何谓内外兼治?”

    “一面饮用汤药活血通络,一面用金针刺破表皮,排出淤血。”

    房俊差点吓尿……

    汤药活血也就罢了,还得金针放血?

    那样的话就算没有废掉也得包成木乃伊一个样吧?

    赶紧将郎中撵走,打发人去宫里请一位御医过来诊治,然后自己由武顺娘扶着,沿着后门偷偷摸摸的回到自己的书房。否则一会儿被人发现长乐公主刚走自己就在这里意外“受伤”,十张嘴都讲不清。

    等到御医过来,庄子里的主子立刻收到消息。

    大家都不知怎么回事,高阳公主正领着两个妹妹一个姐姐坐在花厅闲聊,收到通禀方才知道御医是来给房俊治病……

    顿时一阵鸡飞狗跳。

    高阳公主俏脸都吓白了,问着去请御医的那个家仆:“二郎到底如何了?”

    那家仆哪里知道?

    “回殿下的话,奴婢也不知道啊,只是二郎打发人来命奴婢前去请一位擅长治疗男科的御医前来诊治,并不知详情。只是说二郎好像私处受了伤……”

    “什么?”

    高阳公主眉毛都竖起来了,震惊道:“有这种事?臭小子难不成出去偷腥,被人捉到挨了打?”

    也不顾那家仆回话,匆匆忙忙起身快步奔向后院。

    武媚娘环视一眼,没见到姐姐武顺娘,心里狐疑,难不成是房俊那个家伙见到姐姐就凶性大发,结果出了意外而导致受伤?

    心下难免忐忑。

    一则是担心房俊的伤势,二则是怕姐姐受埋怨。

    若是当真由武顺娘引起而导致房俊受伤,那么武顺娘以后必然会成为房家最不受欢迎的人。武媚娘可怜姐姐,愿意将夫君“借给”姐姐“用一用”,可不代表别人也愿意,尤其是高阳公主!

    不仅姐姐以后怕是难以踏入房家大门,就连她也得受埋怨……

    赶紧跟着高阳公主的脚步去了后院。

    唯有长乐公主安然在座……

    或者说,只是看上去安然而已。

    那张涨红的粉脸已经显示出她心内的焦灼煎熬和羞愤无地!

    听听高阳那个死丫头的话,什么叫出去偷腥被人捉到挨了打?

    他偷谁呀?

    真真是混账,死有余辜,拿东西彻底烂掉才好!

    长乐公主忿忿的想着……

    不过想到若是当真烂掉了,又有些于情不忍。毕竟那是她自己动的手,如果还得房俊不能人道,心里那就一辈子歉疚了,再无安宁。

    有心跟着去看看,却又犹豫不决。

    哪里有妹夫那处受了伤,大姨子颠儿颠儿的跑去探病的道理?

    晋阳公主对房俊最是上心,其余所有的驸马都没有资格让晋阳殿下称呼一声“姐夫”就看得出来,对李二陛下的那些个女婿她从来都是称呼官职或者名字……

    “姐夫怎么会受伤了?我得去看看。”

    小丫头着急,找起来就要朝后院跑。

    衡山公主爱凑热闹,也站起来叫道:“兕子姐姐等等我,我也要去!”

    长乐公主赶紧拉住两个妹妹,嗔道:“你们捣什么乱?”

    晋阳公主急道:“姐夫受伤了啊,我要去看看。”

    长乐公主喝叱道:“不许去。”

    晋阳公主急的掉眼泪:“为什么?为什么姐姐不许我去看姐夫?是姐夫对姐姐不好吗?姐夫还给姐姐写过《爱莲说》呢,他对你多好呀,现在受伤了你不仅不去探望他,还不准我和小幺去,呜呜,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

    长乐公主以手抚额,大为头痛。

    她是个腼腆的性子,怎么好意思解释出口?

    还有,晋阳公主一口一个姐姐,一口一个姐夫,听得长乐公主心里怪怪的,姐姐姐夫一家人,好像自己跟房俊就是夫妻似的……

    心底愈发羞恼,却又不能发作,只得拉着两个妹妹的手去往后院。

    她得看顾着两个妹妹,万一房俊治伤的时候两个小丫头冒冒失失的跑进去见到了不雅之处,那还了得?这可是两个云英未嫁的小公主……

    御医到底见多识广,见到房俊的伤处并未如庄子里的郎中那般惊慌,先是查看一番,接着赞了一句:“侯爷天赋异禀,羡煞人也。”

    高阳公主在一侧站着,羞红了脸。

    心里骂着这个老不修……

    这老御医年幼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在当时的唐国公李渊府上担任医官,等到李渊当了皇帝,自然顺理成章的成为御医。他几乎是看着李二陛下三兄弟长大的,资历绝对深厚,故此言语之间便少了一些规矩,多了几分亲昵。

    武媚娘则心情忐忑的左右观望,没有发现姐姐的身影。

    难不成……

    郎君的伤势真是姐姐搞出来的?

    难道郎君用强不成,反被姐姐伤了要害?不应该啊,平素看着姐姐跟郎君眉来眼去的,应当对郎君并不排斥才对,怎地反应会如此激烈?

    房俊哭笑不得:“您是我爷爷成不?您就说这病治得治不得,有得救没得救?”

    老御医呵呵一笑,捋着白胡子,一脸戏虐道:“老朽祖传的活血化瘀的药酒,对于这种淤血损伤最是有奇效,老朽保证,不出七日,定然让侯爷重整旗鼓,威风不减分毫!”

    房俊大喜:“那老神医你家里传没传下那种神枪丸、雄风散之类的神药,吃了之后能够实力更胜往昔?”

    高阳公主羞恼的啐了一口,道:“闭嘴吧你!”

    老御医哈哈大笑,冲高阳公主笑着说道:“不是当着殿下说好听的,陛下所有的女婿当中,唯独您这位驸马老朽看着顺眼,是位真性情的!殿下,您有福了!”

    高阳公主红着脸,不知如何回答。

    这老不修这一句“有福了”是指的什么呢?

    是说房俊会待自己好,还是说指的是……那个方面?

    心里又暗暗啐了一口。

    房俊追问道:“到底有没有?”

    老御医笑道:“没有。若是有,老朽还当什么御医?老早就辞了医官回乡配药大发其财了!”

    房俊想想也是:“那您就赶紧开方子吧,回复到往日的功力也行了。对了,您这活血化瘀的药酒是现成的,还是需要配制?”

    老御医哈哈大笑:“哪里用什么药酒?老朽是治疗隐疾的,又不是跌打医生。侯爷您只需每日闲时用热水敷一敷,旬日之内禁忌房事就可以了。”

    房俊无语,这老东西耍我玩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