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章 表忠心
    送走了御医,反身回来的高阳公主瞪着杏核眼逼问房俊:“老实交代,这伤是怎么来的?”

    房俊撒谎道:“就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倒霉透顶啊。”

    “呵呵……”

    高阳公主眯着眼,唇角扯出一抹冷笑:“骗鬼呐?依我看,指不定是跑到哪里祸害良家,结果人家看不上你这个黑面神,你想用强却被人家反击所伤!”

    房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瞄了长乐公主一眼。

    长乐公主正被高阳公主的话语吓得心里狂跳,见到房俊瞄着自己,顿时又羞又怒!你看我干什么?这屋子里就没有笨蛋,都鬼精着呢,万一被人发现异常,我还要不要活了?

    秀眸瞪了房俊一眼,赶紧拉着两个小公主起身离开。

    武媚娘心里也有些发虚。

    难不成是姐姐对夫君根本没有那个意思,结果夫君却猴急的想要玉成好事,所以被姐姐给击伤了?姐姐也真是,不愿意就不愿意呗,怎么能去击伤那里呢……

    高阳公主虽然怀疑房俊的说法,但是苦无证据,也就不再追问。随即嘱咐屋里的侍女和家人,万万不可将此事泄露出去,否则郎君将会成为长安城的笑柄。

    这种事怎么可能出去说?

    所有人都赶紧答应下来。

    房俊觉得有些囧,毕竟这实在是太丢人了,心里恨得牙根痒痒,长乐公主这个娘儿们看上去端庄贤淑安静秀美,实则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你好看!

    高阳公主命侍女打来热水,沾湿了帕子亲自给房俊“敷伤”。温热的帕子敷着伤处,很是舒适。

    可刚刚敷了一会儿,便有家仆来报有个叫做程务挺的武官求见。

    高阳公主无奈,只得撤去帕子服侍房俊穿好裤子。

    房俊道:“这种事让下人来做就好,何敢劳烦殿下大驾?”

    高阳公主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撇撇嘴道:“本宫是怕那些狐狸精趁机求欢,你这家伙就是个禽兽,哪里懂得拒绝?万一旧患未愈又添新伤,本宫跟谁哭去?”

    房俊哭笑不得:“喂喂喂,本郎君那也是守身如玉、诚实可靠的一等好男儿好吧?”

    高阳公主娇哼一声,一脸不屑。

    实则心里还是认可的,这家伙虽然混账了一点,动不动就干出一些棒槌的事情,但是唯独在这方面当真算是克制。否则以他的家世权位,怎么可能在成亲之前只有武媚娘一个侍妾?况且这个侍妾还是自己撺掇父皇御赐于他的。哪怕是成亲之后也没有胡来,在江南那么长时间也没有沾花惹草,唯有房里两个侍女服侍。

    生在皇家,所见所闻哪一个男人不是视女色为玩物,荒霪无节制?高阳公主不在乎房俊到底收入房中多少个女人,反正她的地位是绝对不用担忧的。男人嘛,那个不是属猫的,闻到腥味便把持不住?

    可是哪一个女人愿意看着自己的男人三宫六院?

    不过是风俗如此,无可奈何罢了。

    而房俊这般表现,高阳公主自然万分满意……

    *****

    程务挺进了偏厅,见到房俊坐在椅子上笑吟吟的看着他,二话不说便是以属下之礼参见。

    “末将程务挺,拜见京兆尹。”

    “呵呵,免礼免礼,自家兄弟,何须如此?快坐。”

    程务挺是个直肠子,闻言也不扭捏,坐在房俊下首的椅子上,眉花眼笑道:“侯爷当真够义气!当初末将就想跟着侯爷下江南,可惜未能成行,实在是一大憾事。否则咱也能在江南在南洋纵横驰骋所向披靡,那才是大好男儿建功立业的所在,即便马革裹尸,又有何憾?总胜过待在潼关当一任守备,日复一日的跟那些商贾权贵打交道!现在终于能得偿所愿,末将多谢侯爷提携,自今以后,唯侯爷之命是从,若违此言,天地不容!”

    他今日前来,就是表忠心来了。

    上次房俊邀他一同下江南,却被家中父亲来信阻止。诚然当时情势并不明朗,房俊的前途亦所堪忧,可正是此等情形才能快速成为房俊这条线上的班底。看看苏定方、裴行俭、刘仁愿等人,简直就是一飞冲天!

    现在倒是情势明朗了,房俊携带着在南方立下的功绩一举成为京兆尹,根基稳固,前程可期。可是这个时候投入人家麾下就有着“墙头草”之嫌,人家怎么能重用你呢?

    只能阐明心迹,毫无余地的支持!

    房俊现在就是帝党的旗帜,是陛下的代言人,代表着陛下的利益!

    站在房俊麾下,就是替皇帝效劳!

    正如这一次父亲来信所说的那样,“不参与争储,只忠心陛下”!

    房俊笑道:“若是不信任程兄,本侯又岂会拜托家父在政事堂上给你争取来司录参军这个职位?实不相瞒,诺大的京兆府早已是各方势力分割利益的糕点,所有官吏都从各地州县以及六部衙门抽调,代表着各方的利益。唯有你我二人并肩作战,才能整合京兆府,谁敢不听话就打到他听话为止!我们怕得谁来?我们的背后站着陛下!”

    这话霸气!

    程务挺听得心神舒畅,这特么才是当官啊!

    当即道:“末将还是那句话,侯爷指哪儿,末将就打哪儿!绝对不会含糊半点,若是办事不力,不用您说话,末将自己拿刀抹脖子!”

    开玩笑,身前杵着这位长安第一纨绔,身后站着天下至尊的李二陛下,以后自己在长安城里横着走的日子就要来到了!

    放眼长安,还有谁是他程名振不敢惹的?

    这特么才是生活啊……

    房俊对于程务挺的表态甚为满意。

    只要刀把子攥在自己手里,那些个世家门阀和各派势力塞进京兆府的小鱼小虾还有何惧?乖乖的听话便罢,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那一份,这是官场的规则,不能吃独食。但若是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照样有的是手段整治你们!

    表了忠心,二人的关系自然愈发亲近。

    程务挺问道:“不知侯爷对以后京兆府的郡兵捕快有何章程?”

    一地州府的武装力量,大抵也就是隶属于太守疑惑府尹、刺史的一队兵马和衙门里负责侦缉刑讯的捕快。这一队兵马不属于府兵性质,紧紧是各地州府组织的当地民众加以简单的操练之后分发武器,平素基本形同虚设,只有在发生重大事故的时候才会调集起来,行使维护治安、剿灭叛匪等等任务。

    在其余的州县,刺史之上往往会有一路总管,由总管掌控军队,刺史负责内政,在制度上算是军政分离,实际上往往职权不清,强势的总管会把持政务,刺史变成傀儡。

    在京兆府没有这种担忧。

    京兆府隶属于雍州管辖,并不直接向政事堂接受领导,顶头上司是雍州牧,也就是李二陛下自己。这种情况下,自然是房俊说了算。

    房俊对此早有谋划。

    “首先,所有的捕快郡兵都是我们的根底,必须掌控在我们自己人的手里。”

    程务挺点头,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本来京兆府就被各路势力渗透,若是连自己掌管的力量都做不到如臂使指,那干脆回家玩女人,还有什么搞头?

    “其次,改组捕快,增设巡捕房,由你负责,直接隶属于京兆尹,也就是本侯。”

    程务挺奇道:“这巡捕房是个什么东西?”

    “治安维护、侦缉刑讯、户籍管理,尽在其职责之下。”

    说白了,这就是“公|安局”的职能。

    (之所以叫巡捕房而不是公|安局,实在是房俊害怕河蟹这只神兽)

    只要掌握了这样一支暴力机关,那就任凭那些各方势力安插进来的小鱼小虾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房俊的手掌心!有巡捕房在手,整治手底下这些官吏的法子房俊能分分钟写出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