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五章 郭孝恪的机会
    

    草木枯败,木叶萧萧。

    狂风在辽阔的沙漠之掠过,携带着细腻的风沙肆虐于天地之间,路途的商队在漫天风沙之宛如蒙面纱的老妇人,步履蹒跚,艰难前行。

    这一场风沙过后,整个西域便会陷入严冬。

    安西都护府内,郭孝恪的心情与这日渐寒冷的气候相似,一点一点陷入不可挽回的寒冬……

    来自长安的公一封接着一封,无不是语气严厉贬斥申饬。

    酿酒作坊早已经建了起来,可是没有了房俊的秘方,产出的葡萄酿口味与房家作坊的酒液差别甚大,各路商贾皆不满意,销量一降再降。

    而羊毛作坊的“取缔”后果显然更加严重。

    随着寒冬的到来,西域的各个部落都在筹备过冬的物资。那些毁掉耕地豢养山羊的部落各个苦不堪言。房家的羊毛作坊已然不复存在,信任的安西都护却不打算收购羊毛,各个部落只得将山羊继续养着,充作过冬的粮食。可是一个部落少则几百人多则几千人,这一冬天得多少粮食才能挨得过去?这么一点羊肉显然是不行的。

    形势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想要整个部落挨过这个冬天,那必须去抢去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谁强大谁才能活得下来。

    整个西域的局势都在动荡之,若非忌惮于唐军强横的战斗力,怕是各个部落早开始火并,相互厮杀掠夺物资……

    面对一触即发的局势,郭孝恪的心里一片冰凉,嘴却是起了一圈儿燎泡。他自己明白,正是西域如今这种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危险局势才使得朝廷没有第一时间将他免职,以免加剧这种动荡。

    可是朝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现在必须戴罪立功才能挽回在陛下、在几位宰辅眼的形象,哪怕安西都护的职位必须被撤职,以后也能图谋一个不错的位置。否则哪怕陛下念着自己往昔的功绩不忍处置自己,也必然是投闲置散靠边站,再无一点政治地位。

    “报!”

    军卫在堂外大呼。

    “进来!”

    “禀报大帅,大事不好!刚刚收到细作传来的消息,西突厥欲谷设可汗于十日之前斩杀沙钵罗叶护,随即袭灭吐火罗,三日之前进犯伊州!”

    军卫一头大汗,语速极快。

    郭孝恪一愣,随即连忙追问:“消息属实?”

    “卑下经过彻查,共有三路细作同时传出相同的消息,应当无误。”

    这可是大事,伊州的兵力只有不足千人,一旦被突厥铁骑袭击,破城只在反掌之间。丢了伊州,自家这位大帅本严峻的困境难免雪加霜,如何向朝廷交待?

    孰料自家大帅非但全无紧张仓惶之色,反而一脸振奋,猛地一拍面前的桌案,大呼一声:“来得好!”

    军卫一脸懵逼……

    大帅喝多了,还是没睡醒?

    突厥敢于如此大举进犯,定然经过周密的布置,可谓是来者不善,怎地却要呼一声好?

    郭孝恪心情畅快,当即命令道:“速速统治麾下各路将官,立刻赶来此处商议出兵之事,若有延误,军法从事!”

    “诺!”

    军卫一头雾水的退了出去,四处通知军将官。

    郭孝恪哈哈大笑三声,自语道:“娘咧,当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欲谷设,改日老子将你擒于阶下,定然要好生请你畅饮几杯!”

    这可是个破局的好机会!

    只要能够将突厥来犯的主力尽数击溃,他足以将功折罪,弥补之前在葡萄酿和羊毛作坊犯下的错误。击溃了突厥骑兵,放眼西域还有谁敢不老老实实的?

    若是能活捉欲谷设可汗,那可不仅仅是将功赎罪的事情了,是可以同李靖相提并论的不世之功勋!

    届时,还有谁敢议论他郭孝恪之前的错误?

    不到片刻,麾下将官悉数来到大堂。

    郭孝恪亦是名将,行军打仗自然熟稔于胸,当即安排粮草辎重的运输、先锋的派遣、斥候的布置,然后亲率两千轻骑立刻出发,前往伊州!

    同时着急臣服于大唐的铁勒等部,命其即刻派出骑兵前往伊州增援!

    郭孝恪心一片火热!

    只要打赢了这一仗,他的地位稳如泰山,捞一个国公的爵位稳稳当当!

    老子要时来运转了!

    入夜,武媚娘将姐姐武顺娘叫入房,追问白天房俊受伤的事情。听到武顺娘说到房俊的伤处乃是长乐公主所为,武媚娘瞪着眼眸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他们两个怎会有私情?”

    武媚娘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能。

    她深知房俊的魅力,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本身又是才华横溢诗词天授,对于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但是长乐公主岂能与一般的妇人相提并论?

    这位殿下正如房俊的那一篇爱莲说之所说的那样,“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如此清高端庄的一个秀美女子,怎能如寻常妇人那般随随便便的与男子有私情?更遑论这个男子还是妹妹的驸马!

    武顺娘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或许是二郎对人家殿下落花有意,可长乐公主却是流水无情,故此才会出现二郎被长乐公主弄伤的事情吧?”

    她认为这才是事情的真相,至于房俊跟她说的误会啊什么的,她是全然不信的。男人哪个不偷腥呢?算武顺娘自持甚高,面对长乐公主那般清秀如荷的人儿也难免心生爱慕,何况是房俊这样血气方刚又近水楼台的年青俊彦?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在武顺娘看来实在是正常不过。

    若是自己没有出众的容貌,房俊会将自己也给偷了?

    武媚娘有些头痛,拉着姐姐的手,愁苦道:“那姐姐你跟二郎到底怎么回事?说实话,妹妹是愿意你跟二郎好的,毕竟姐姐一个人守寡这么多年,日子过得实在太过凄苦寂寞。只是姐姐你应当知道,以二郎的身份地位,以你贺兰家媳妇的身份,不可能将我们姐妹一起收入府的……”

    房俊是驸马,收几个侍妾本来不算大事,但是姐姐的身份可是贺兰家的媳妇。贺兰家算不复祖先的荣耀,却依然是关一等一的豪门,怎么能容忍自家媳妇去给别人做一个小妾?

    武顺娘抚了抚鬓角的散发,精致的容颜绽出一抹无奈的笑意,一股风情韵致自然流泻。

    “姐姐怎敢奢求更多呢?姐姐爱慕二郎的才华气度,二郎爱慕姐姐的身子,能够偶尔相会以慰相思之苦,姐姐便心满意足了。只是这般不知廉耻,却是让妹妹伤心了……”

    身份,到底是武顺娘心的一个心结。

    若非房俊是妹妹的夫婿,那早已食髓知味迷恋房俊的武顺娘定然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一般投入房俊怀抱。什么伦理纲常,什么礼义廉耻,她全都不在乎!

    但是她不能不在乎妹妹的感受……

    武媚娘咬了咬嘴唇,美眸泛红,轻轻伸手臂揽住姐姐依旧窈窕纤细的腰肢,轻叹道:“咱们姐妹虽说有母亲在世,可是这些年却是相依为命,有谁管过我们?只要姐姐能够活得快乐一些,妹妹还有什么舍不得?”

    武顺娘勾起心酸的往事,亦是珠泪涟涟,姐妹两个相拥而泣。

    她们在武家这些年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

    本是武家的小姐,却连有点身份的下人都不如,吃不饱、穿不暖、时常被喝叱、做着仆役们才会做的活计……

    正因如此,武媚娘当初才会自愿入宫。

    现在自己找到了归宿,二郎待自己真心实意呵护备至,这份幸福自己一定要紧紧的抓住。

    如果姐姐能够跟二郎情投意合,即便是这样偷偷摸摸,也总好过孤枕难眠、凄苦度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