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六章 两个我都想……
    翌日,农庄中忙碌一团,庄子里的各式车驾与宫中前来的车驾都停在院落中,侍女仆役进进出出搬运这几位公主的衣物、首饰,以及装载着房俊夫妻送给几位公主的各式礼物。

    在房家住了些时日,几位公主将要返回宫中。

    正堂里,晋阳公主颇不开心,微微撅着嘴儿,安安静静的坐着,毋须说话,不悦的心情已然布满整张小脸儿。

    相比于晋阳公主的内敛安静,衡山公主就完全是风风火火的性子。此刻正抱着长乐公主的手臂,扭着小身子哀求……

    “长乐姐姐,小幺不要回去,咱们不要回去好不好?宫里很没意思诶,这里有高阳姐姐陪我们玩儿,还有姐夫亲自下厨做好吃的,又没有那么多的嬷嬷管着,多自在呀!求求你了,不要走好不好?”

    与到处都是规矩的宫里相比,房家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呵!

    房玄龄夫妇原本就和蔼可亲,而且不会动不动的就拿规矩说事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自从搬到农庄里来,房玄龄夫妇只过来待了两天便回长安去了,更加自由自在!

    高阳公主是自己的亲姐姐,房俊是所有姐夫里唯一一个肯下厨给他们做东西吃、会带着他们在庄子里闲逛,甚至带着家将部曲去山里打猎!

    衡山公主不想走了,就像一辈子赖在房俊家里才好……

    长乐公主被缠的头疼,无奈道:“小幺乖一点好不好?我们在这里住了好多日子了,父皇自己在宫里难道不会寂寞吗?我们做女儿的不能只贪图自己自在好玩,也要担心父皇啊,对不对?”

    “才不对!”

    衡山公主撅着嘴巴叉着腰,气鼓鼓的反驳长乐公主:“父皇怎么寂寞呢?宫里有那么多嫔妃,父皇一间一间宫殿的换着住都要换好久!”

    一句话,满堂诸人全都无语。

    想要叱责几句,却又发觉小丫头说的没错……

    长乐公主俏脸微沉,她发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两个小妹妹自从来了房家,好像也不是那么听自己的话了。小幺闹腾得这么欢,那边那个一直鼓着小脸儿看似安安静静的四字更不是个善茬,主意正着呢!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长乐公主将这归咎于房俊。正是房俊每天没规矩的带着两个妹妹疯玩,这才导致两个妹妹完全没有了姑娘家的矜持,连诸多皇家的礼仪都不顾了。

    长乐公主摆出姐姐的威严,清声道:“小幺,不准胡闹。若是这般不听话,回到宫里姐姐便跟父皇说,以后再也不准你出宫了。”

    威胁果然好使,提起李二陛下,顿时将衡山公主吓得心虚起来,抿着嘴儿坐到晋阳公主身边,悄悄拉了拉晋阳公主的衣袖,悄声道:“兕子姐姐,你的主意不管用呢……”

    到底年纪小,心思单纯了些,说话的生意稍稍有些大,却没想到将兕子出卖了……

    长乐公主顿时俏脸一板,好嘛!

    就说兕子这个小丫头最是鬼主意多,原来是她撺掇衡山公主跟自己闹,自己则扮乖在一旁看戏!

    晋阳公主暗道不好,赶紧求助的看向房俊,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要多萌有多萌,就像是离开妈妈的小羊羔,就差“咩咩”的叫唤两声。

    房俊一颗心瞬间就融化了……

    “咳咳!”

    轻咳两声,房俊看着长乐公主秀美的侧脸,说道:“殿下,宫内现在正筹备新年祭天大典,诸般事宜繁杂,几位殿下回去怕是也不得安生。不若就在此住下,待到年前再回宫如何?”

    一旁的高阳公主深知自己的丈夫有多么宠溺兕子,况且她也愿意姐姐妹妹在一起欢笑无忌的日子,亦劝道:“夫君说的有理,姐姐何必急于一时?便再多住些日子吧,妹妹一个人在这里很闷的,咱们多说说话儿。”

    长乐公主抿抿嘴,心说以前我也愿意和你多说说话,可是现在你一句话都不离房俊如何如何,谁爱听啊?不知道这个黑面神有有什么好……

    便强硬道:“还是不住了,外面都准备的差不多,我们这就回宫。妹妹在家里待着闷,那就到宫里来住,你虽然出嫁了,但是宫里还是你的家啊!”

    高阳公主无奈,只得对房俊使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姐妹一场,她又怎能不知长乐公主外圆内方、看似清冷实则刚强的性格?只要她自己打定了注意,就算是父皇恐怕都不能让她回心转意。

    晋阳公主也明白今日算是留不下了,心里不愿与房俊分离,便气咻咻的看着长乐公主说道:“姐姐口口声声说是惦记父皇,依每每看,其实是姐姐看不上姐夫才对!这两天姐姐从不给姐夫好脸色,可是姐夫照样对你陪着笑脸,长乐姐姐,你这样不对!”

    长乐公主以手抚额,不知说什么好。

    她有给房俊脸色看吗?

    当然有!

    那天汤泉里的事情虽然是一场误会,但自己的身子到底是被房俊给看到了,甚至还被她打了小臀,心里怎么可能没有怨气?况且这种情况下,叫她如何对房俊那处平常心?

    只要与房俊目光触及,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天的尴尬一幕,如何不羞涩难当?

    房俊也尴尬。

    一想到那天的火热情景,他就觉得蛋疼。

    是真的疼……

    偷偷打量一下长乐公主那羊脂白玉一般的秀美侧脸,见到这位殿下晶莹如玉的耳廓都似乎染了红霞,便尴尬顿消,反而心中大乐。

    房俊提议道:“要不……殿下您先回去,让二位小公主再多住几天?”

    “不行。”

    长乐公主眼尾都不看房俊,断然拒绝。

    那样岂不是显得自己好似被孤立一般?那种感觉并不好,长乐公主难得的耍了小孩子脾气。

    最终,在长乐公主的坚持下到底还是带着两位小公主回宫了,晋阳公主临上车的时候紧紧抿着嘴儿望着房俊泪光盈盈的模样,让房俊心都快揪起来了……

    他对晋阳公主由怜而生爱,起先是可怜这个失去母亲而且将要在最灿烂无邪的年岁里悄然陨落的小女孩儿,等到接触日深,则喜欢上了这个冰雪聪明、善解人意又善良大方的小姑娘。

    这是一种介乎于妹妹或者女儿之间的情感,让房俊有着哪怕失去所有亦要哄她开心、让他快乐的冲动,最见不得的就是她受到哪怕一丁点儿的委屈。

    几位公主走后,庄子里顿时清净下来。

    看着房俊恹恹的坐在椅子上喝茶,高阳公主娇哼一声:“你是不希望兕子走呐,还是不希望长乐姐姐走啊?”

    房俊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懒得跟她斗嘴。

    总不能跟她说——两个我都不想让她们走吧?

    那就天下大乱了……

    *****

    未几,便有武媚娘打发仆役前来通报,说是自林邑国购买的稻米已然运到城南码头。

    房俊赶紧换了一身衣服,带着庄子里的家将部曲骑着马风驰电掣一般沿着山路下山,跨国灞桥之后折而向南,沿着河道一路飞奔向码头。

    未到码头,便见到河道两侧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在观望议论,而河道之中舟楫如云船帆蔽日,无数的货船密密麻麻等待投食的鱼群一般猬集在码头。

    看着船身吃水的深浅,房俊心中大定。

    附近的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见到房俊,顿时发出一片欢呼。

    “房二郎,好样的!”

    “二郎,回家咱就给您立生祠!”

    “二郎威武,从此之后,关中再无缺粮之忧矣!”

    老百姓也不傻,如此大量的粮食涌入关中,便代表着粮价将会暴跌,老百姓能都得到更多的实惠!

    同样的,老百姓欢呼雀跃,那些粮商就该关起门来痛哭流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