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又见钓鱼执法(下)
    只是可惜房俊这人从不眠花宿柳,他到青楼里除了吃酒写诗,大抵也就只剩下打架斗殴……

    而眼前这位独孤公子却也是一等一的才俊,家世显赫,身居高位,若是能得到他的青睐被买入府中忝为侍妾,简直就是清倌人最崇高的人生目标……

    感受到身边诸人的悄然转变,独孤诚心中大爽。

    大丈夫力争上游,所图不就是这种前呼后拥让人羡慕嫉妒的成就吗?

    可惜未等他好生享受这一刻的惬意心情,房门便再一次被人打开。

    只是这一次粗暴得多,“砰”的一声连门板都差一点被踹掉。

    一群身着黑色袍服、头戴梁冠、腰佩弧形雁翎刀,气势汹汹如狼似虎的闯了进来。

    屋内诸人面面相觑。

    来人为首者正是京兆府司录参军程务挺,亦是与属下同样的装束,看上去威风懔懔一身严肃威武,朝着独孤诚面无表情说道:“有人举报独孤少尹勒索商人、索取賄賂,府尹命某前来带少尹回去衙门说话。”

    “什么?”

    独孤诚又惊又怒,跳起来大骂道:“胡说八道!某身为少尹,世家子弟,怎会干这种知法犯法之事?程务挺,你若是胆敢再血口喷人,咱们就到陛下面前说道说道!”

    程务挺嗤之以鼻:“你家世高也别整天把陛下放在嘴边,陛下怕是知道了你当了没几天的官儿便这般肆意妄为践踏国法,搞不好会亲自拔剑斩了你!再者说,京兆府有刑讯侦缉之权,即便是死罪都能独断,何况一个小小的贪腐之罪?独孤少尹,某奉劝你一句,老老实实的跟某回衙门听后府尹发落,某也会顾及一切颜面。若是执迷不悟,那可就休怪某硬来了!”

    独孤诚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

    跳脚道:“无凭无据,你敢把我如何?我就不信这京兆府还没有王法了!”

    “呵呵,无凭无据?”

    程务挺哂笑一声,指着桌案上的檀木盒子道:“这是何物?”

    独孤诚一愣,说不出话来。

    刚刚别人送来的礼……

    这算不算賄賂?

    当然算!

    那个周小福跟他无亲无故却送上门来的礼物,不是賄賂是什麼?

    可独孤诚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这里是大唐,又不是貪污六十两银子就得剥皮实草的大明朝,官员往来收受一点礼物算得了什么?

    “不过是一个未曾谋面的商贾送来的一点礼物。”

    独孤诚说道。

    “礼物?呵呵。”

    程务挺一摆手,身后便有巡捕房的兵卒上前打开盒子,然后伸手在茶叶里摸了摸,摸出一卷泛旧的纸张出来。

    独孤诚瞠目结舌,怎会有这东西?

    心底隐隐感觉不妙。

    那兵卒展开,瞄了一眼,回身双手递给程务挺,说道:“参军,是房契。”

    独孤诚劈手夺过,仔细一看,确实是几张房契,占地都不小,就在长安城内,价值估摸得至少万贯以上。吓得顿时脸就白了……

    这特么算不算人赃俱获?

    程务挺冷笑道:“独孤少尹,还有何话好说?”

    独孤诚瞪圆了眼睛,幸亏他眼睛不大,否则就得瞪出来!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前脚那个什么周小福送来一盒茶叶,后脚巡捕房就赶到,还从盒子里搜出来几张房契……

    这特么分明就是坑人啊!

    等等……

    独孤诚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手法似曾相识啊?

    传闻中房俊在江南坑那帮偷了水师木料的江南士族子弟,不就是用的这种手法么?虽然差别很大,但是当你抛开外向关注精髓,就会发现万变不离其宗!

    特么钓鱼执法啊!

    独孤诚都气笑了,这算不算是藐视我?

    连新的招数都懒得用,直接新瓶装旧酒?

    “好好好,”独孤信气得牙根痒痒,若是房俊此刻站在他面前恨不得扑上去狠狠的咬几口!

    “就算是本官貪污了,又怎样?不过是几间破房子而已,更何况本官什么事情都没给那个人办,尚未构成严重后果,难道就能因此给本官定罪不成?本官也是读过《贞观律》的,却不知能将本官如何?”

    程务挺龇着牙笑了,“瞧瞧独孤少尹您这话说的,某即没说将你定罪,更没说将你如何,即紧张个啥?既然有人举报,府尹为了还您的清白故此才让在下请少尹去大堂与那商人对质,您可别想歪了!”

    独孤诚没想歪,鼻子倒是气歪了!

    这是请他对质的架势?

    恐怕他若是现在拒不合作,那房俊都能发下海捕公文满大唐的通缉他!

    最气人的是你们满大街的嚷嚷我貪污受賄,然后将我带去京兆府大堂,哪怕当真是去走一遭就回家,外人怎么看?外人看来那就是貪污受賄,之所以没事人似的回家那是因为独孤家族发力,房俊不得不放人……

    这么一搞,老子的名声还要不要?

    这一招太毒了……

    独孤诚咬着后槽牙,怒视程务挺:“本官不去又如何?”

    程务挺叹着气:“您是长官,某是下官,莫要闹得大家没脸面。”

    独孤诚就知道不去是不成了。

    可房俊那厮办事根本不按套路来,若是当真走一遭败坏自己的名声倒还罢了,万一当真下了狠心要将他彻底收拾掉,将各种证据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然后来了屈打成招……

    独孤诚激灵灵的打个寒战,那棒槌不会那么狠吧?

    想象一下那诸般刑具加诸于身的残酷,独孤诚从骨头缝里冒寒气。特么的三十六般刑具老子大概一种都挨不过去就得怂,就自己这么点意志力还不是人家让招什么就招什么?

    独孤诚左右为难。

    不过去了结果未知,不去的话现在就要丢人现眼,而且程务挺这个架势自己是非去不可的。

    无奈的叹口气,独孤诚尽量保持世家子弟的尊严排场:“程司录行个方便,容本官与家仆交代两句如何?”

    他以为程务挺必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因为这明摆着就是他要回家搬救兵……

    孰料程务挺很痛快的点头:“少尹请自便,下官不急。”

    独孤诚狐疑的瞅了程务挺一眼,便走到门口对自家家仆耳语道:“不要回家,速速去往安康公主府,将此间事情详细告知,无比请安康公主出马。”

    那家仆是独孤家心腹,知晓前因后果,当即点头,头也不回的去了。出了青楼大门,便撒开脚丫子一路狂奔向安康公主府。

    这边厢独孤诚稍稍松了口气,对程务挺说道:“走吧,不知用不用给本官带上木枷?”

    程务挺笑了笑:“如果少尹当真如此要求,下官自然不无不可,定会满足独孤少尹的要求。”

    独孤诚气的够呛。

    讽刺语句你都听不出来么?

    回头打起精神,对着几位友人抱拳道:“今日扫了诸位的性质,是某得不是。且容某去衙门走一遭,见一见咱们那位房府尹,改日某做东给诸位赔罪。”

    世家子弟就是要倒驴不倒架,哪怕赴死也要讲究一个从容不迫视死如归,遑论只是去见一见房俊?

    他是棒槌,又不是阎罗殿里头的阎王爷……

    几位好友不知道说什么好,赞一句“少尹有名仕之风”?这分明都快要被房俊坑死了……

    只好应付了事。

    独孤诚跟着程务挺以及一干巡捕房兵卒离开。那身影看似从容,实则若是留心,便可看出他微微颤抖的双腿……

    另一边,家仆一溜烟儿跑到安康公主府,累得舌头伸出老长,心脏都开蹦出来了。

    见到独孤谋将事情一说,然后便跪地“砰砰”磕头哀求道:“公主,驸马,救救吾家少主吧,那房俊吃人不吐骨头杀人不见血,少主凶多吉少哇……”

    独孤谋无语。

    安康公主叹道:“本宫去寻高阳怕是没用,那丫头心高气傲,与我一向关系并不亲近,不一定给我这个面子。不如,我去跟丽质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