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身陷绝地
    如狼似虎的大唐铁骑在辽阔的沙地上纵横驰骋,挡在前面的龟兹军队便如同破瓦罐一般被狠狠的砸碎!一标铁骑不顾自己身陷重围,在人山人海的龟兹军队当中奋勇向前,向前,向前!径直扑向延城之下那一杆矗立的大纛!

    身前阻挡的龟兹军队宛如被尖尖的船首破开的河水,铁蹄横刀所向披靡,敌人血肉横飞,严整的阵势被狠狠的撕裂!

    郭孝恪端坐马背之上,在后阵指挥作战。

    他没有料到龟兹国会积聚如此之多的军队在国都,更没有料到龟兹军队的抵抗然是如此的坚决!在唐军和各部联军的强横战力之下哪怕损失再是惨重,依然死战不退!

    郭孝恪不想在龟兹国都城下遭受太大的损失,他的兵力有限,歼灭龟兹之后还要继续迂回东进扫平焉耆国!他的目标是歼灭西域所有的反抗势力,将西域三十六国统统震慑,将突厥的势力在西域连根拔起。

    他要成为西域的王!

    于是,郭孝恪果断下令,命令自己的亲兵部队实施斩首战术,直取对方后阵的大纛。大纛所在之处,必是龟兹国王御驾之处!只要能够将龟兹国王缴获亦或斩首,所有的龟兹军队必将不战而溃

    唐军的强悍战力非是软弱的龟兹军队可以抵挡,当“斩首”部队长驱直入攻到龟兹军队大纛不远之处,原本还抵抗剧烈的龟兹军队开始混乱,而当那一面迎风飘扬的大纛匆匆退回城内之后,溃败就开始了。

    刚刚还阵型严整的龟兹军队瞬间犹如崩溃的沙滩城堡,铺天盖地的四散溃逃,顿时便将不远处的城门让了出来。

    战阵之后发郭孝恪见到机不可失,当即指挥军队放弃追剿溃兵,全力攻打城门!

    攻坚的时候,唐军适度后撤将先锋的位置让给铁勒等部联军,在这种时候唐军是不可能冲在最前充当炮灰的。而铁勒等部联军也心甘情愿如此,因为冲在最前就意味着战胜之后丰厚的赏赐

    城上的箭矢如雨一般倾泻而下,联军冒着箭矢一面搭起云梯向城墙之上攀爬,一面几十人抬着巨大的撞木撞击城门。

    郭孝恪亲自督阵,大喝道:“先登者功勋三转,赏钱百贯!”

    以此来激励士气。

    工程最是伤亡巨大,若没有足够的赏赐奖励,谁肯卖命?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穷困而骁勇的铁勒等部族士兵顿时嗷嗷叫着发起冲锋,利箭加身亦不过是咬着牙用手中的弯刀削断箭杆,任由箭簇留在体内继续红着眼珠子冲锋!

    大唐军纪素来严明,从未发生过贪墨士卒功勋赏赐等事。以自己的命换取儿孙家族的殷实生活,甚至换取到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唐户籍,那就是赚到了!

    否则自己这一介杂草一般的性命算得个甚?

    这股冲锋猛烈而剽悍,城门未等被撞开,城下的兵卒已然顺着云梯攀爬到了墙头!一员铁勒悍将嘴里叼着一柄钢刀,一手持刀一手攀援着云梯跃上城头,将嘴里的钢刀亦拿在手中,双刀犹如泼雪一般飞舞,所过之处鲜血飞溅断臂横飞,硬生生在城墙之上杀出一个缺口。

    身后的兵卒趁势由此缺口涌入,终于在城头上占据一席之地,后面的兵卒亦源源不断的顺着城墙杀入城中。

    守城的龟兹军队见势不妙,瞬间溃逃。

    城内乱成一团。

    有唐军自城墙之上顺势杀下去,打开了城门。

    郭孝恪狂喜,振臂大呼道:“杀进去!杀进去!覆灭龟兹就在今日!”

    身边的唐军得到命令,顿时追随在各部联军的身后疯狂杀入延城!

    “大帅,何必操之过急,小心有诈!”

    身边有人疾声劝阻。

    郭孝恪扭头看去,却是阿史那忠。

    阿史那忠本是东|突厥小可汗,原名阿史那苏尼失,因擒颉利可汗有功,李二陛下拜阿史那忠为左屯卫将军,贞观九年又晋迁右卫大将军,统领铁勒等各部联军,作战勇猛,对大唐忠心耿耿。

    阿史那忠在铁勒等部之中素有威望,郭孝恪亦不敢太过轻慢,不过这人在此刻打击军心,令他极其不爽,怒喝道:“兵败如山倒,能有什么诈?”

    阿史那忠劝道:“大帅明鉴,龟兹军队虽败,然其阵型不乱,溃败之时井井有条,说不得这延城之中有什么埋伏。”

    眼看着剿灭龟兹国这滔天的功勋唾手可得,郭孝恪哪里肯听?即便是城中有甚埋伏,他也深信凭借唐军的勇猛和各部联军的剽悍完全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当即便怒斥道:“休要乱我军心,打击士气!龟兹军队已然大败,怎么可能重新组织起来抵御我军?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本帅军法从事!”

    阿史那忠吓得不敢多言。

    再是被李二陛下信任,他也只是一个内附归降的突厥人,汉胡有别,怎敢在这个时候触怒郭孝恪?只得无奈的带领麾下兵将冲入城内,却时刻留心左右情形,一旦发现不妙就立即撤出城外。

    大军涌入城内,龟兹军队早已溃散,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四散奔逃的龟兹兵卒以及从后追杀的唐军、各族联军。郭孝恪一入城边严格约束麾下军队,绝对不允许擅闯民宅、抢劫商铺,歼淫掳掠烧杀抢夺统统不行,违者斩立决!

    有侯君集的前车之鉴,谁敢大意疏忽?

    侯君集覆灭高昌的功绩大不大?就是因为入城之后没有严加约束军队导致整个高昌城都被毁掉大半,最后自己还被御史弹劾,逼得他走上造反这条不归路,一世英名尽付东流。

    龟兹兵卒被唐军驱赶得犹如羊群,没头苍蝇一般乱窜,大部分都唐军从城西攻入,他们就从东城跑掉。延城本就不大,没多大功夫城内的龟兹兵卒除了被俘的少数之外就都跑了个干净。

    郭孝恪不管那些溃逃的兵卒,他的目的是王城!

    只要龟兹王攥在自己手里,整个龟兹国就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嘶这是什么东西,黏糊糊的,味道还如此古怪?”

    不少兵卒在道路两侧的排水沟渠之中发现了一种黑糊糊黏稠状的东西,沟渠里到处都是,散发着刺鼻的古怪气味,不由得纷纷惊异。

    郭孝恪沿着大路直趋城中心的龟兹王城,半路上也发现了这种异状,立即派遣兵卒在城中四处查看,得到的反馈是城中几乎所有的排水沟渠都有这东西

    虽然不知此为何物,但是如此大规模的在城中出现,总是透着一股诡异。郭孝恪也算是一代名将,有着良好的军事素养,立即意识到只怕事情非同寻常,当即便下令道:“立刻搜索王城,最短的时间之内定要将龟兹王跟本帅揪出来,然后全军退出城外!”

    “诺!”

    周围的将士轰然应命,就待冲入王城。

    就在此时,郭孝恪只听耳边响起“蓬”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引燃,然后眼前便被一片仿佛从地狱之中升腾而起的火焰所充斥!

    无边的大火毫无征兆的燃烧起来,几乎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蔓延,烈火、浓烟在一瞬间笼罩了整座延城,烧灼的热量、刺鼻的气味、翻滚的浓烟

    整座延城宛如十八层炼狱!

    而罪魁祸首,便是那些来自于排水沟渠当中的黏稠液体!

    “怎么回事?立刻灭火!”

    “不行啊,这火扑不灭啊”

    “哎呀不好,这东西粘身上弄不掉,快救救我”

    仕途扑灭火焰的兵卒非但没有扑灭大火,反倒被那黑油沾到身上使得火焰蔓延到自己身上,痛苦哀嚎倒在地上打滚,没一会儿就被烧成了黑乎乎的焦炭!

    “快!快退!”

    郭孝恪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