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噩耗传来
    帅就是正义!

    长腿就是正义!

    这特么什么逻辑?

    堂中诸位官吏目瞪口呆。

    原本房俊这厮口口声声“正义”就足以令人惊奇了,你个棒槌横行无忌视律法为无物也好意思说自己代表“正义”?虽然不曾欺男霸女卖官鬻爵,为民着想的好事也做了那么几件,号称自己代表“正义”即便说不上笑话但是怎么也有点太狂妄了吧?

    咱学得是四书五经,讲究的是中庸之道,低调啊!

    而且“帅就是正义”、“长腿就是正义”又是什么鬼?

    当然,在座诸位都是“非穿越人士”,对于这两句话的理解不可能那么深刻,不过也没人去深究其中的寓意,而是天然的以为这就是房俊調戲令狐德棻的话语。

    令狐德棻满肚子的话被堵在嗓子眼儿,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整个思绪都在风中凌乱!

    这疯言疯语说的是个啥?

    哦,你比我帅你就是正义?

    你腿比我长你就是正义?

    令狐德棻很想大吼一声:老子当年也很帅啊!你个黑炭头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再看看你还有没有我帅?

    他不理解这话的高深莫测,气得鼻子冒烟儿,手指颤巍巍的指着房俊的鼻子,怒道:“胡言乱语,一派胡言,简直……简直……”

    老爷子气得说不出话。

    他此刻心中其实是万分后悔的……

    那日朝会之上自己不得不撞柱装晕才躲过颜面扫地的一劫,这伤疤还没好怎地就忘了当时的疼?

    与怒不可遏的令狐德棻不同,此刻堂中大部分官吏都哄笑出声,不过不是那种哄堂大笑,而是稍稍压抑的笑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房俊的地位、靠山,令狐德棻的颜面还是多少要顾忌一些。

    没人把房俊的“胡言乱语”当真,大家只是认为这很附和房俊的作风。你既然不跟我讲理要倚老卖老,那就别怪我狠狠的打你的脸!

    大家甚至都觉得房俊只是说我比你帅、比你腿长已经算是给令狐德棻面子了,若是来一句“等吾在你灵前奠酒”那还不得把令狐德棻气得再撞一次廊柱?

    至于关陇一系的官员则集体尴尬……

    令狐德棻算是关陇集团在朝堂之上的一个标杆,是代表人物,而且礼部尚书的职位也相当不低,加上为人又异常活跃,平素都将其当作关陇集团的领袖。

    此刻领袖被人奚落嘲讽,这些人面上怎么能够好看?

    可是面对房俊的气势和以往彪炳的战绩,一时间居然无人敢出言帮衬令狐德棻……

    令狐德棻算是领教了房俊这条毒舌的厉害,几次三番的受辱,不服也不行。论学问他敢说自己甩房俊几条街,但是论起口舌之争,两个令狐德棻也不是对手!

    自己怎么就没忍住,非要招惹这个棒槌呢?

    令狐德棻后悔不迭,进退维谷。

    继续吵下去,谁晓得这厮会不会说出更难听的话语?若是偃旗息鼓,则给人忌惮房俊的感觉。左右为难,令狐德棻老脸实在挂不住,干脆一甩袍袖,黑着脸转身离开。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他刚刚走到门口,堂外便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名书吏满头大汗从堂外跑进来,慌不择路,差一点就撞在令狐德棻身上。

    令狐德棻憋了一肚子火,心说你们都欺负我老了是吧?

    大怒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这里是政事堂,不是尔等眠花宿柳饮酒作乐的青楼妓馆!”

    那书吏下了一跳,赶紧躬身赔礼,气喘吁吁道:“令狐尚书恕罪,下官实是有十万火急之军情要通知诸位宰辅!”

    有人眼尖看到了他手中的红翎急报,连忙问道:“可是何地有了紧急军情?”

    都是帝国官场的中高层官员,这等层次的军情自然毋须隐瞒,那书吏便惨然说道:“正是,焉耆、龟兹等国反叛,先是扣押我大唐使节,后纵兵配合突厥攻陷伊州。安西都护郭孝恪率军反击,却在龟兹国都延城中了敌人诱敌深入之计策,万余唐军进逃出一半,数万各部族联军更是死伤大半,郭孝恪身被九处重创,为了掩护陛下撤退,力战而亡!”

    “嘶!”

    堂中顿时响起一片吸气声。

    焉耆、龟兹反叛?

    郭孝恪战死?

    额滴个天!

    整个西域岂不是都丢掉了?

    令狐德棻站在门口,怒目圆瞪,声嘶力竭,悲呼道:“郭孝恪该死,误中奸计,害我数千儿郎性命,死有余辜!”

    众位官职一阵默然。

    诚然,郭孝恪身为统帅却误中敌计导致大败,不仅害了数千大唐虎贲性命,更使得朝廷的西域政策完全失败,罪无可恕。可是国人都讲究一个“人死为大”,那郭孝恪连命都丢了,何须在多加谴责,毫不留情的鞭挞?

    房俊哼了一声,淡淡说道:“知耻而后勇,郭孝恪固然有罪,但是他用自己的性命和鲜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吾等高居朝堂之辈,何以去奚落谴责这等为国捐躯之英灵?”

    令狐德棻气得嘴皮子直哆嗦……

    你个王八蛋今儿跟我杠上了是吧?

    想要出言喝叱,不过想想自己刚刚才遭受的打击,果断闭嘴,甩袖离去。

    没人关注他,都七嘴八舌的询问那书吏西域战况。

    那书吏哪里知道这许多?应付一阵,便匆忙进入内堂,向几位宰辅禀告去了。

    张行成喟然叹道:“哎呀!如此一来,西域局势岂非糜烂至极点?真真是可惜了!”

    西域稳固,则关中稳固。

    虽说西域远离中原几千里,但是其一旦有风吹草动,关中必受波及。毕竟由西域至玉门关千里大漠一马平川,一支强悍的骑兵足以快速抵至玉门关下。而一旦玉门关失守,旦夕之间便可进逼关中,威胁长安!

    故此,只要是以长安作为国都的朝代从来不可不重视西域安稳与否!

    汉朝如此,唐朝更是如此!

    随着那书吏走进去,内堂里顿时响起一声惊呼,也不知是哪位宰辅发出。不过这显然可以理解,西域形势大变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实在是太大,有谁会想到本来已经渐渐收拢起来的西域各国人心居然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有如此之大的变故?

    房俊亦是摇头叹息。

    为郭孝恪的烈性赞一句,是同为大唐男儿的感慨。但是实际上郭孝恪可谓半点整治头脑也无,若非他鼠目寸光短视到眼馋房家酒坊的利润甚至废黜羊毛作坊,怎会导致西域各国离心离德给了突厥可乘之机?若非他贪功冒进轻敌骄纵,又怎会遭此大难?

    性格决定成败,诚不我欺!

    *****

    几位宰辅草草处理完官员年前述职之事,只是简单的走了个程序便宣布结束,然后神色凝重步履匆匆的直奔太极宫。

    李二陛下闻听噩耗,自然是雷霆震怒!

    大吼一声:“郭孝恪误我!”

    狠狠的摔碎了面前的茶杯,晶莹如玉的白瓷茶杯在坚硬的地砖上摔得粉碎,碎片溅射。

    他怎能不怒?

    眼瞅着西域稳固形势大好,朝廷可以全力攻略高句丽,成就自己千古一帝的宏图霸业!可谁曾想到郭孝恪这才到了西域几天,居然就搞得天怒人怨各国反叛,损兵折将大败亏输?

    李二陛下怒视长孙无忌:“你推荐的好人选!”

    科举兴起之前,官员的任免大多是要靠举荐推选的。而作为举荐人,所举荐者的表现会与他的政绩挂钩。简单来说,郭孝恪若是表现完美,长孙无忌的功劳簿上何以记上一笔功劳;反之,则长孙无忌亦要受到连带责任。

    举荐完就没事了?

    想得美!

    长孙无忌亦是满嘴苦涩,郭孝恪一代名将,谁能料到一旦到了西域便如马放南山,再也不受控制所以才导致这些事情的发生?

    “陛下,微臣知罪,不敢推卸责任。只是眼下还当尽快拿出一个章程,西域之变如何应对?”

    李二陛下怒哼一声:“如何应对?自然是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