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睚眦必报武媚娘
    

    尚未等房俊拥着娇妻美妾去汤泉池子风流快活酣战一场,便有侍女来报说是韩王妃带着房家两位小郎君以及房秀珠进香回来了,正在长安府。

    而大郎房遗直正在正堂候见……

    房俊一阵无语。

    这位大兄着实是念书念的迂了,为人迂腐清高暂且不说,这政治头脑简直半点皆无。兄弟两个感情虽然不错,但是平素来往却也不多,房遗直不满房俊肆意妄为锋芒毕露到处得罪人,而房俊也有些看不房遗直崖岸自高性格迂腐……

    可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一般有什么事情房俊都会跟大嫂杜氏分说,甚少面见房遗直。

    依着房遗直的性情算是有什么事也决计不会撵到庄子里见自己,大抵也是派遣一个家仆前来告知一声,反正是两兄弟,你鸟不鸟我、我睬不睬你,有事情你都得我办了!

    这般追门来,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房俊揉着太阳穴,叹气道:“大兄无故前来,定然是有为难之事交待。我最近忙着京兆府他们的事情,没有对他多加关注,别是最近惹了什么事吧?”

    高阳公主一脸茫然,摇摇头。

    武媚娘抿了抿嘴角,状似无意的说道:“听说大兄最近跟窦家兄弟走的挺近……”

    窦家兄弟?

    窦德威与窦德藏那两个衰佬?

    房俊皱皱眉,狐疑的看了武媚娘一眼,试探问道:“你该不会对大兄动了什么手段吧?”

    无缘无故的房遗直找他作甚?既然武媚娘提到房遗直最近与窦家兄弟走得近,那搞不好是武媚娘暗使了什么手段,对付房遗直倒不会,怎么说那也是房俊的兄长,但是对于窦德威在码头調戲她的事,这丫头可是无有一时或忘。

    这个世界没人能房俊更清楚武美眉有多么记仇……

    褚遂良因为反对高宗李治废黜王皇后改立武媚娘为后,便被武媚娘吹动枕头风使得李治将褚遂良发配安南。这还不算,多年以后当褚遂良死后,干脆将褚遂良的子孙尽数发配安南去跟褚遂良的鬼魂作伴,在其坟前尽孝……

    说不得是对窦家兄弟下了手,房遗直又与窦家兄弟走得近,跑自己这里来求情了。

    武媚娘眨眨杏核眼,一脸无辜:“关奴家什么事呢?奴家可什么都没做。”

    房俊岂会相信?

    追问道:“当真什么都没做?”

    武媚娘这才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奴家想起来了,前些时日英国公家的玉珑妹子前来找秀珠玩耍,却恰好秀珠不在,奴家便跟玉珑妹子聊了一会儿,好像……大概……可能……一不小心提起了码头的那件事?哎呀呀,奴家最近记性不太好,记不清楚了呢……”

    房俊头痛万分,恨恨瞪了一眼撒娇卖萌的武媚娘,起身走向正堂。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定然是武媚娘咽不下心头恶气,故意在李玉珑面前说起那件事,她说的轻巧,什么不小心提起,分明是故意的!甚至可能还会暗示李玉珑在他哥哥面前提一提……

    李思年底可是要回京述职的。

    李思那暴脾气,敢調戲他兄弟的女人还能有个好?

    房俊火气来能将窦德藏弄得缺胳膊断腿,李思狠劲儿发作说不准能将窦德威的第三条腿给废了……

    正堂内,房遗直一身锦袍,面如冠玉,正沉着脸一言不发,连侍女奉香茗亦视而不见。几个侍女战战兢兢的待在一旁小心翼翼的侍候,心里暗暗纳罕。

    平素房遗直虽然迂腐,但是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哪怕是对家的奴仆婢女亦从不会动则打骂,只有奴仆婢女们犯了错的时候才会板着脸训斥一顿,然后也是不了了之。

    故此,相对来说家的奴仆婢女惧怕房俊更甚于房遗直。房二郎看似嘻嘻哈哈,但是眼睛里不揉沙子,向来赏罚分明。有功劳的时候赏赐绝对不会吝啬,但是犯错误的时候板子打得那也叫一个狠……

    今日这位大郎明显气场不对,怎地好似来兴师问罪?

    好在房俊已然从后堂走出来,侍女们这才松了口气。

    房遗直是兄长不假,但是谁都知道房家将来谁说了算,在房俊面前,房遗直这位兄长的道行还差得远……

    “哎呦,大兄今日怎地有闲,到庄子里来探望小弟?眼瞅着过年了,小弟已经叮嘱了庄子里的仆役收拾停当,这几日会府过年。不过大兄来得倒是赶巧,午的时候江南送来了几盒极品的阳羡红茶,大兄走的时候带一些回去饮用,父亲那边我自会安排人送去,不劳大兄费心。”

    一听说极品的阳羡红茶,房遗直面是一喜。

    这可是市面与黄金等价的好东西,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等闲人家算出得起这价钱,你也买不到!

    不过随即房遗直想起自己今日前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茶叶的,差点被这小子糊弄过去!

    老二越长越大,怎地这心眼儿也越来越多?

    房遗直哼了一声,不满的瞪了兄弟一眼,拖着声调说道:“为兄今日前来,实是想要劝你一劝,莫要再胡作非为,即败坏了我房家门风,也坏了你自己的前途!”

    这话说的有些重,不过房俊才不会放在心。

    房遗直一心只读圣贤书,懂个锤子的前途?搞不好是让谁给撺掇来的……

    心虽然如此想,话头自然不能这么说,到底是一母同胞,该给的面子一定要给。

    房俊故作愕然道:“小弟没干什么啊,到底是何事做错,还请兄长直言。”

    房遗直顿时心大爽……

    这两年房遗直心极其郁闷。

    以往木讷棒槌的二弟忽然出息了,又能写得一手好字又能作的一手好诗,不仅娶了陛下的闺女当了驸马,官职爵位更是吃了药一般扑棱棱的往窜!

    之前大家谈及房家公子,都是交口赞誉房大郎饱读诗书、学富五车,现在提到房家,口口声声都是房俊如何如何。房遗直也是个凡人,尽管心欣喜兄弟有出息有难耐,可是那种酸酸的失落还是难免。

    最气人的是不但父亲器重老二、母亲偏向老二,连自己的妻子也时常维护老二,搞得自己跟个邻居家的孩子似的……

    换了谁都得郁闷!

    现在房俊如此恭顺的在自己面前请求自己的“教诲”,房遗直觉得自己得到了肯定。任你房俊牛天,说到底不还是老二,不还是我房遗直的兄弟,不还是得听我的?

    长兄如父!

    压抑着心舒爽,房遗直板着脸说道:“你现如今已然是从二品的高官,为人行事要端方正直,不可授人以柄。那窦德威虽然曾得罪于你,可你不也将人家好生惩戒了一番?得饶人处且饶人,怎能指使旁人在大街之肆意行凶,大庭广众之下殴打与他,还口口声声见一次打一次?此举委实狂悖,极为不妥!”

    房俊苦笑道:“好教兄长知道,小弟确实不曾让人去寻那窦德威的晦气,到底发生何事?”

    房遗直见他不承认,以为是狡辩推卸,怒道:“大丈夫敢作敢当,李思当街将窦德威打得面目全非,难道不是出自你的指使?你不承认也没用,谁人不知那李思唯你之命是从?”

    房俊扶额叹气,果然……

    武媚娘那个妮子,当真是睚眦必报!

    窦家在房俊面前表示恭顺,房俊自然无法出手惩治窦德威,可武媚娘咽不下这口气,直接让李玉珑传话给李思,让李思出手教训……

    最妙的是窦德威被狠揍一顿,窦家还不能明着找房俊要说法,人是李思揍得,你凭啥算在房俊头?

    尽管是个人都知道这背后必然有房俊的授意……

    所以,窦家只能委托房遗直前来说项,充当说客。

    武媚娘是武媚娘,打了人,还得让人家无话可说,只能求人门说情……

    不过房俊还有更深一层的忧虑。

    李思跟他的感情毋庸置疑,说是情同手足绝不为过,听闻他房俊的女人受人欺辱从而义愤出手理所应当,也合情合理。但是这背后有没有李绩的默许?

    若是有,那事情的性质可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