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十章 晋王大婚
    贞观十四年腊月初十,宜嫁娶。

    晋王李治大婚,自然是官员欢呼、举国沸腾。作为李二陛下嫡子当中最幼的一个,李治所承受的宠爱是其余诸位皇子绝对所不及的,即便是号称“宠冠诸王”的魏王李泰也多有不如。这倒不是李二陛下心中对李治的宠爱更甚于李泰,而是李泰毕竟年长,而李治在长孙皇后逝世的时候实在太过幼小。

    最小的那一个总是对更多的得到一些宠爱……

    这一场婚事李二陛下也是下了力气,现在内帑充盈的皇帝陛下难得的当了一回散财童子,婚礼的各个环节都奢华异常、糜费无数,以此来彰显对于晋王李治的宠爱。

    房俊对于这种大型的盛典最是头痛,规矩多、环节多、讲究多,本来应当是黄昏时分进行的婚礼,结果天不亮就得穿戴整齐乖乖的到太极宫站班,想偷懒都不成,因为他被李二陛下钦点为婚礼傧相,必须全程参与……

    贺仪已经在昨日便送入了太极宫,房俊并没有为了彰显雄厚的财力从而拿出一份震古铄今的丰厚贺仪,而是随大流置办了一些,多是南方运来的稀罕物件,很稀有,但是并不值多少钱。

    不是他舍不得,而是觉得低调一些好。

    尤其是他最近发现晋王李治与关陇集团走得很近,这让他心生警惕。历史上太子李承乾被废,李二陛下为了顾全自己的骨肉和睦,从而舍弃才华更胜一筹的魏王李泰而选择了宽厚仁睦的晋王李治为太子。现在李承乾的储君之位坐得稳稳当当,李二陛下更时不时的对李承乾的表现表示赞扬,晋王李治这个时候与关陇集团走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当然,房俊更相信是关陇集团继续寻找代言人主动接触李治,而不是李治现在有什么野心想要拉拢班底。

    看着大殿正中那个一身蟒袍面相清秀稚嫩的李治,房俊有些无语。

    这孩子今年才十三岁吧?

    居然就娶媳妇儿了……

    也不知毛长齐了没有。

    中书舍人柳奭在李治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什么,而后李治抬起头,在大殿之中环视一周,最后目光锁定房俊这边,从容而来。

    不得不说,这小子或许天生就是个当皇帝的材料。

    清秀稚嫩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修眉朗目,身姿英挺却丝毫也不显得锋芒毕露,浑身充斥一股端庄安详的气质,很有领导气度。

    “姐夫怎地躲在此处享清闲?你是本王姐夫,更是当朝名仕,自当随在本王身边随时给本王出谋划策才是。”

    李治笑容可掬。

    附近都是皇亲国戚,李二陛下的女婿就有好几个,闻言都有些不自然。我们也是你的姐夫,何至于厚此薄彼?心中颇为不爽,望向房俊的眼神中就蕴含了嫉妒之意。

    房俊微微皱眉。

    这小子是无意之语,还是刻意为之,就为了孤立他?

    又或者,这话是他自己想说的,还是别人教的?

    房俊看了看跟在李治身后的中书舍人柳奭……

    须知原本房俊的强势就令一众皇亲国戚忌惮,而深受李二陛下器重更是令人嫉恨,如今皇帝最宠爱的小儿子表现得这般亲近,岂不是更令房俊不容于众人?

    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也……

    若是一视同仁,大家自然没得说。一只鹤跑到鸡群里并不会受到群鸡的顶礼膜拜,反而会一致排斥,甚至扑棱着翅膀群起而攻之,誓要将这只彰显大家低矮蠢肥的“异物”驱逐,因为不是同类……

    房俊自然不会甘于被人陷害,他便笑着上前婆娑着晋王李治的头顶,揶揄道:“不知殿下毛长齐了没?呵呵,不是姐夫不陪着你,实在是你姐夫我玉树临风赛潘安一只梨花压海棠,若是待会儿到了王府,那些王家的大闺女小媳妇儿都看上了你姐夫我,哭着闹着要嫁给我做妾,甚至有那成了亲的王氏亲眷非要与姐夫我暗通款曲自荐枕席,那可如何是好?殿下,您不能害我犯错误啊!”

    李治瞠目结舌,柳奭面红耳赤,走位的皇亲国戚发出一声哄笑,尽皆忍俊不禁。

    房二郎这嘴巴实在是太毒!

    李治的王妃乃是太原王氏子弟罗山县令王仁祐之嫡女,而中书舍人柳奭的妹妹正是王仁祐正妻,亦就是李治的未来岳母。房俊这番话夹枪带棒,矛头直指柳奭,因为柳奭的妻子就是房俊口中的“成了亲的想要自荐枕席暗通款曲的女眷”……

    柳奭气得脑门充血,他是饱学之士,向来标榜知礼唯谨君子方正,又出身于河东柳氏这样的名门世族,何曾有人与他说过这样的“污言秽语”?

    他戟指房俊,怒道:“房俊,你……”

    房俊却瞅都不瞅他,笑呵呵的对着周遭一群皇亲国戚拱手施礼道:“抱歉抱歉,这几日饮食不妥消化不良,总是腹有腐气,为免一时不慎便破门而出,污了诸位的口鼻,某这就去殿外透透风,排净了腐气再回来。”

    众人纷纷叫绝!

    不愧是诗才天授的房二郎,瞧瞧人家这话说的,通篇没有一个不雅之词,可是谁听不出来这就是在骂此间有人放屁?

    不过柳奭到底是河东柳氏出身,中书舍人这个官职又是天子近臣,现如今又称为晋王的舅丈人,也没人敢表现得太过放肆从而太伤柳奭颜面。

    一个个都憋得面红耳赤,忍得很是幸苦。

    柳奭肺叶都快气炸了,也不顾殿内人数众多都向着这边窥视探寻,大喝一声道:“房俊,尔这率学无诞的黄口孺子,安敢如此欺我?”

    房俊现如今爵位是开国县侯,官职是从二品,掌管京畿之地,乃封疆大吏的天下第一,柳奭这等话语的确是气昏了头,想他一个区区正五品的中书舍人,有何资格如此大声呵斥?

    众人都紧紧闭上嘴静观事态发展,纷纷猜测难道房俊这是故意激怒柳奭,想要收拾他?河东柳氏与关陇集团历来交好,关系十分紧密,但是也没必要在这种场合对柳奭下狠手吧?

    房俊面色阴沉,凝视柳奭,一字字道:“阁下是在跟本官说话么?”

    柳奭虽然年岁不小,但是昔年世家子弟的娇纵性情却半分未减,此刻怒气上冲,不管不顾,嘶声道:“某就是再与你说话,又能怎地?便是房玄龄在此,某也是这么说,身为朝廷重臣,你还有一点家教么?”

    他不管不顾,可别人不能任由他往房俊的枪口上撞啊!

    李治虽然年幼,但是聪慧绝伦,听到柳奭这句话,差点吓死!

    别人不知房俊的脾性,他这个小舅子如何不知?在他幼小的心灵当中,房俊那就是榜样一般的存在,虽然他时不时的表示出对房俊的不屑,可这也正是由于对房俊的崇拜导致的少年逆反心理作祟。

    内心里,李治对于房俊是又敬又怕又佩服。

    这样一个连皇兄李佑都敢打、大臣刘泪都敢打,在西域敢与突厥狼骑摆明车马正面硬撼两战全胜,在牛渚矶被数万山越叛民重重包围照样能杀得尸山血海的人物,你柳奭是要找死么居然敢骂房俊没家教?

    这句话出口,就算房俊本不想把你怎么样都不行了!

    被骂没家教,那不就等于是骂人家的爹无能?

    李治反应算是快的,赶紧一面上前拉住房俊的衣袖,一面喊人将柳奭拖走。

    晋王殿下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哀求道:“姐夫,今日是吾大喜之日,给吾点面子,求你了姐夫……”

    若是今日在自己的面前未来的舅丈人挨了打,自己这大婚还如何进行?

    他现在也反应过来,刚刚柳奭在自己耳边的话语明显是挑拨离间,自己怎就迷了心窍听信了这家伙的话语,被当了枪使,前来招惹房俊呢?

    看着房俊凶光毕露的眼神,李治激灵灵打个寒颤。

    这位棒槌姐夫不会连自己也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