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傧相之首
    房俊哭笑不得。

    晋王李治扯着他的衣袖不撒手,眼巴巴的仰头瞅着他,唯恐他一怒之下在大殿之上狠揍柳奭一顿,搅合了他的大婚仪式,令他颜面扫地……

    哪里还有半分刚刚故作姿态的傲然?

    说到底,这也还是个小正太,心智尚未修炼成熟呢……

    小舅子这般神情,做姐夫的还能怎样?

    房俊点点头:“那行,给你面子,今儿不收拾他。”

    今儿不收拾,不代表明天不收拾。敢说他房俊没家教,这对于一个世家子弟来说跟当面骂娘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了,若是房俊不能将柳奭狠狠的收拾一顿,以后如何立足?是不是是个东西都能在他面前叫唤上几声?

    关中第一纨绔的名头怕是就要易主了……

    见到房俊答应下来,李治顿时松了口气。他也不傻,自然听得出房俊话中的意思,不过哪里还敢诸多要求?只要今日这位大棒槌别发飙,那就要求神拜佛了,谁还管得了明天?

    房俊这边偃旗息鼓,可是有人不干了!

    大殿门口“腾腾腾”大步流星进来一位蟒袍玉带的少年亲王,脸颊消瘦,身形单薄,一脸桀骜不驯,真是与房俊阔别经年的齐王李佑。

    这位殿下被李二陛下发配到青州,非但没有受到半点边陲荒郊的荒凉贫苦,反而在房俊的帮助下获得了整个高句丽的玻璃生意,钱财流水一般的进来再流水一般的花出去,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

    此刻齐王李佑还是那副眼底上翻的浑不吝模样,一身威武庄严的蟒袍硬生生被他穿出了“休闲装”的气质,瞪着眼睛叫道:“柳奭何在?入他滴娘,居然敢说本王的妹夫没家教?来来来,本王就叫你看看什么是家教,今日不揍得你满脸桃花开让你老娘都不认得你,本王跟你的姓!”

    殿中一众负责礼仪的官员和诸位皇亲国戚一齐大汗!

    谁特么敢让李二陛下的儿子跟他的姓?

    李治都快哭了,赶紧松开房俊的衣袖,又跑上前扯着李佑的衣袖,央求道:“五哥,好五哥,兄弟今日大婚呐,求求您别闹了成不?”

    李佑瞪眼道:“这怎么能是胡闹呢?为兄在店外听人说那柳奭骂房俊没家教,简直岂有此理!房俊乃是高阳的驸马,那就是咱们李家的人,骂他没家教,岂不就是骂咱们李家没家教?你且放心,为兄只敲断他一条腿,绝不会误了你的大婚!”

    李治欲哭无泪。

    有你这么找骂的么?

    人家骂的是房俊,你却往自己身上扯……

    当然李治可不认为五哥李佑这是犯贱,这是在给柳奭挖坑呢!骂房家没家教,能跟骂李家没家教一个性质么?

    被晋王府家将拉到后殿的柳奭文言差点没自己扇自己一个大嘴巴,怎么滴嘴就那么欠呢?这下算是完蛋了,若是被哪个御史言官捉到机会弹劾自己一本“不敬皇室”,那岂不是天大的麻烦?

    殿中诸人自然不能由着李佑闹事,纷纷上前劝阻。

    可李佑那是什么脾气?

    若说房俊是个棒槌说打就打,那李佑就是痞子,一贯的胡搅蛮缠欺软怕硬……

    房俊无奈的看着李佑做戏,等了一会儿见这位殿下可能是演技爆发有些上瘾,只好冲他招招手:“殿下,先行放那厮一马,来来来,咱们这边叙话。”

    “那行,你房二说啥是啥,话说好久不见,本王实在是心有千言呐……”

    众人目瞪口呆之下,这二位躲到大殿一角,低声谈笑起来。

    后殿的柳奭后悔不迭,琢磨着今日晋王大婚之后,自己是否要找个借口请上一个月的病假?否则若是这两个棒槌堵在朱雀门外狠揍自己一顿,去哪里说理?

    一场风波很快消弭于无形,说到底今日乃是晋王殿下的大婚之日,谁都心里有数,说说闹闹可以,真正惹事肯定不行。否则以李二陛下那护犊子的脾气,自己儿子的婚礼被搅合了,还不得火冒三丈?

    哪怕搅合儿子婚礼的是另外一个儿子跟最信重的女婿也不行……

    大殿之上众人嘻嘻哈哈说笑起来,李治则苦着脸被负责礼仪的礼部官员像个木偶一样摆布,一会儿整理仪容,一会儿穿戴衣袍,一会儿教授礼仪……

    晋王殿下一张清秀的小脸儿皱成一团,苦不堪言!

    未几,李二陛下在一众内侍和礼部官员的簇拥之下到来,闹哄哄的大殿之上顿时为之一静。

    李二陛下腆着肚子,面沉似水,踱着方步来到大殿正中,无视一众官员和皇亲国戚的施礼觐见,目光在人群中搜索到房俊和李佑,恶狠狠的等了两眼,目光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敢在今日惹事,当心老子扒你们的皮……

    房俊和李佑激灵灵打个哆嗦,齐齐将头颅低垂,一声不吭。

    李治这时上前,苦着脸道:“父皇,孩儿好累……”

    人群里的房俊和李佑忽视一眼,心意相通:这小崽子奸诈,这么大了还撒娇……

    可李二陛下就吃这一套!

    看着面前眉目之间依稀有着妻子影子的儿子,心头满是酸涩苦闷。他微微抬头,目光似乎能够穿越大殿厚实的墙壁望到妻子长眠的九嵕山,心里呼唤一声:观音婢!你看到了吗?咱们的小儿子也长大成人了!你的二郎不负你临终托付,定然悉心照料咱们的孩子,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赐给他们,让他们永远都这么快乐满足、富贵荣华!

    好一会儿,李二陛下才收拾情怀,对着李治欣慰的笑道:“自今而后,你便是大人了,为父不奢求你惊才绝艳,不奢求你文韬武略,只要求你能够谨守孝道、和睦兄弟、爱护姊妹,如此足矣!”

    “诺!孩儿谨遵父亲教诲,一生一世,不敢或忘!”

    李治撩起衣摆,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给父皇磕头。

    大殿门口再一次一片喧哗,太子李承乾为首,吴王李恪、魏王李泰、蜀王李愔、蒋王李恽、越王李贞等几位成年的皇子紧随其后,进入大殿肃立两侧,这些人将成为迎亲的傧相。

    众皇子齐齐向李二陛下施礼,李二陛下拈须微笑,欣慰点头。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的儿子们尚算是和睦相处,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储君之位的稳固,若是储君之位出现变化……那么这些兄弟之间会是怎样的一副情形,他甚至都不敢去想!

    好在,就现阶段来说太子的表现是值得期许的。

    他的目光在李承乾的脚上微微一黯,略略蹙眉,而后当移向李承乾那张洋溢着宽厚真挚笑容的脸上的时候,蹙起的眉头又舒展开。

    人无完人,即便太子的脚疾一直都是李二陛下心中块垒,总觉得太子配不上煌煌大唐之赫赫天威。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诸多儿子之中,若是论起仁爱慈睦友爱兄弟,太子是做的最好的那一个……

    李二陛下目光在儿子们中间转一圈,紧接着又看向缩着脖子企图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房俊,轻咳一声,说道:“房俊,这次迎亲,你便作为傧相之首,辅佐太子完成任务。朕警告你,切不可再生事端,整个迎亲使团无论谁人惹事,朕都将唯你是问,必将重重责罚,决不宽贷!”

    房俊很想大吼一声:凭啥?

    这一个两个都是你的宝贝儿子,哪个是省油的灯?凭啥谁惹了祸板子都要打在我身上?

    太欺负人了!

    真以为哥们儿是能够任意搓圆捏扁的吗?

    房俊一梗脖子,大声道:“微臣……遵旨!”

    开玩笑,皇帝老子喜欢将你搓圆捏扁,那特么的是你的福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