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房俊挨揍
    皇帝之命不可违逆,房俊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充当傧相之首,亦就是“迎亲团团长”的职务。他这一脸不情不愿,却是令李二陛下的其他女婿羡慕嫉妒恨。

    都是女婿,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最后大家得出一个自欺欺人的结论,这并非是李二陛下对房俊宠爱有加,而是见到房俊体格壮实抗击打能力比较强,用来抵御到得王家之后的“杀威棒”。

    这么一想,心里顿时都舒坦了。你以为这个傧相之首是好当的么?

    唯独房俊对于迎亲这种事经历不多,一时片刻居然忽略了……

    良辰一到,宫内各式仪仗汇聚,人声鼎沸鼓乐喧天,彩旗飘飘人山人海……

    房俊绷着一张黑脸站在李治身前,接受“婚礼仪式总指挥”的叮嘱,需要在注意的环节自会有专人提醒,这个不会出错,但是到了哪个环节要说什么话,那就大有讲究,一不留神说错了那就不妙,闹笑话事小,若是给晋王殿下的婚礼留下遗憾,这锅谁来背?谁又背得起?

    房俊之所以绷着脸心情不爽,实是因为两位婚礼仪式的“正副总指挥”……

    总指挥是令狐德棻,作为礼部尚书负责婚礼流程的掌控,这本就是他的分内之职,别人想抢也抢不去。况且这种事干好了是应该的,干差了就得承受李二陛下的怒火,傻子才会抢!

    副总指挥也是老熟人,是据说闭关潜心钻研星象数术的牛鼻子道士李淳风……

    古人笃信风水数术,哪一个方位在哪一个时辰代表着吉凶都是上天注定的,像是这种大型仪式必须有一位精通玄学数术的专家做专业指导,没人比李淳风更合适。

    若说有,那就只有大唐另一位神棍袁天罡……

    对于令狐德棻,房俊是从心里看不上,老头子满腹经纶为人却是迂腐至极,总是倚老卖老显摆资格,不讨人喜欢。而李淳风是房俊极为忌惮且极力避免近距离接触的一个人,这人总是神神秘秘身上很是有些莫名其妙的“超能力”,令心中有鬼的房俊每次见到都很是心虚。

    比如现在,当李淳风笑眯眯的看着房俊的时候,房俊便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在这个神棍面前无所遁形,这种滋味绝对不好受……

    “二郎学究天人,贫道深为敬佩。潜心钻研二郎赠与的那本《数学》典籍,实在是获益良多。稍后有暇,贫道当会登门拜访,还望二郎莫要厌烦恶客登门,不吝赐教。”

    李淳风趁着令狐德棻叮嘱李治的时候,笑眯眯的拍了房俊一通马屁,而后才提出自己的要求。

    房俊无奈叹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道:“时不时本侯厌烦你了,你就不会去?”

    李淳风丝毫不见窘迫,呵呵笑道:“二郎说笑,您是心胸广阔之俊杰,怎会吝于胸中所学?”

    房俊无语。

    老子不是吝啬学问,老子是真心看着你心虚……

    “啊哈,这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你看,令狐老头叫你呢……”

    好不容易将李淳风支走,房俊擦了擦汗。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心里有了不能倾吐、不能泄露的秘密,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心虚气短,这感觉着实不好。可是穿越这个天大的秘密他谁都不能说,只能自己一个人埋在心底直到地老天荒……

    心里藏着世界上最大的秘密,滋味着实难受。

    一应婚礼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房俊显得无精打采,该到他说话的时候他就应付两句,其余时间就尽量靠后打酱油……

    李承乾走到他身旁,关切问道:“二郎可是身子不舒服?”

    房俊心说:不知身子不舒服,我神经也不舒服……

    “还好还好,只是不习惯而已。”

    “哦,那就好。不过待会儿到了王家,二郎须得当心,王家上下可是对你没什么好印象……”

    话说一半,又被令狐德棻叫走了。

    房俊有些狐疑。

    王家跟他不对盘是一定的。

    天下王氏以太原、琅琊两支最显赫,既然是同姓,两者之间素有联络,相互扶持。而这两大王姓都与房俊不睦,琅琊王氏王雪庵那一支被房俊折腾得慾仙慾死,虽说现在关系改善也不过是面和心不和,隔阂不可能那么轻易消除。而太原王氏作为关陇集团的中坚力量,尽管平素不显山不漏水似乎甚是中立,但房俊面对关陇集团的强势威压,太原王氏怎会感受不到其中的威胁?

    旧恨新仇,不过如此。

    不过李承乾口中提醒让他当心又是个什么意思?

    房俊迷惑不解。

    等到作为傧相之首骑着高头大马陪在李治身旁来到王家迎亲,房俊终于懂了……

    在唐朝的婚礼仪式上,有一个很奇特的风俗,叫做“杀威棒”,据说是担心新娘子嫁到夫家之后受到男方欺负,故而在迎亲的时候好生打几棒子让男方长长记性,日后就不敢太欺负媳妇儿。

    当然,新郎官是今日的主角,打得鼻青脸肿那还得了?

    新郎官不能打,挨打的就变成了全权代表新郎官的傧相……

    王家中门大开,迎亲队伍以诸位傧相和李治为首下马进入大门,便听得两侧夹道之内有人发一声喊,呼啦一下子冲出一片姹紫嫣红、娇滴滴的妇人!

    这些妇人年岁都不大,各个娇艳秀美杀气腾腾,手中各自持着包裹了布条的棒槌、棍子等物,气势汹汹的就冲了上来!

    房俊先是吓了一跳,心说怎地忘记结婚的时候还有这个环节呢?自己迎娶高阳公主的时候虽然也经历过,但是毕竟皇族规矩大,那些公主王妃们怎么可能这般剽悍?就只是走了过场,因此房俊不甚在意。

    现在方知道民间的风俗如此古怪,太原王氏这样的高门显贵,家中的女眷也不避讳一下?这若是哪个缺德的傧相心思龌蹉,趁乱上下其手……

    啧啧,那滋味,美滴狠!

    不过也只是惊吓了一下,随即房俊就放下心。

    今日前来的傧相足足七八个,就算统统挨打,平均下来每人又能挨得几下?

    然而他忽略了一件事情……

    今日傧相确实多,但是除了他之外全都是亲王、皇子,等闲妇人哪里敢对皇帝的儿子下手?风俗不可免,打是一定要打的,既然皇帝的儿子不敢打,宰相的儿子打几下大抵是没事的吧?

    所以,房俊悲剧了……

    那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王家亲眷妇人气势汹汹的冲上来,也俱都一愣。都是台面上的人物,李氏皇族平素也不太摆架子,面前这几张脸谁能不认识?

    这没法打,打一下都不行!

    可是不打也不行……

    这时,房俊便听到女眷群众有一个娇滴滴似曾相识的声音娇呼一声:“打房俊!”

    房俊愕然看去,心想谁家女子这般狠毒?

    盯着哥们儿,难道是被我给始乱终弃了?

    抬眼一看,便见到人群中一个小丫头穿着一身浅色苏绣衣裙,一张秀美清纯的小脸儿上满是兴奋的光彩,一根纤纤玉指正直直的指着房俊!

    居然是江南谢家的那位曾被房俊在额头撞出一个犄角的谢明珠……

    周遭的王氏女眷一听,眼睛全都亮了起来!

    哎呀呀,原来这个黑脸的就是房俊?

    虽然长得还不差,但这可是家里的敌人呀!最近家中男人可是被这人搞得愁绪不解,今日报仇的机会来了,定要给他好看!家中男人打不得房俊,难道女人还打不得?

    一群妇人就好似发现了公狼要求交配的母狼一般,嗷嗷叫着兴冲冲的挥舞着棍棒直奔房俊而来!房俊尚在愣神的当口,便被一群娇滴滴的妇人给团团围住!

    谢明珠一脸兴奋,在身边一个身段玲珑,容颜精致的女孩儿耳边耳语几句,就见这位女孩儿小手儿一挥,一声娇叱:“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