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围殴
    一众妇人女童蜂拥而上,而太子李承乾、吴王李恪等人吓得面色惨白,忙不迭的齐齐散开,齐王李佑更是很没义气的跳出一丈之外,唯恐房俊的鲜血喷溅到身上……

    房俊猝不及防,等到醒悟之时已然身陷重围,眼前莺莺燕燕眼花缭乱,正自慌乱之时,已有一根裹了布条的棒槌一下子敲在他的额头。

    棒槌虽然缠了布条不虞打破肌肤,但那也是棒槌,一下子敲得房俊眼冒金星,下意识的一伸手就来了个“空手入白刃”,脚步一错,侧过身体欺入对方大开的中门,一手抬起揪住对方衣领,一手探前薅住对方腰带,两膀一较劲,就要将对方给扔出去。

    “哎呀!救命……”

    耳畔一声尖叫,使得房俊瞬间清醒,定睛一看,面前被自己已经提了起来的女子正是刚刚叫嚣最凶的谢明珠。小丫头身子娇小,被房俊提起离地半尺,两只小脚丫不住捣腾,俏脸晕红,满是惊恐。

    “呃……”

    房俊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过分,虽然被打了一下,但是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丢麻袋一样丢出去,是否有些过分?

    他这一犹豫,无数棍棒便如雨点一般劈头盖脸打了过了。

    房俊无奈,难道还能像是军中操练那般来个大杀四方,将这些王家女眷尽数撂倒?

    身上又挨了几下,疼到是不甚疼,可是这帮女眷根本不顾头腚,只管自己打得爽,好几下都打在房俊额头腮帮。偏偏李承乾、李恪这帮没义气的家伙躲得远远的,自己身陷重围突不出去,只能松开谢明珠而后无奈的蹲下,尽量保全自己英俊的脸……

    棍棒雨点般落下,之时一瞬间就挨了无数记。

    耳边甚至听见有人在小声的喊:“这个家伙与家里有大仇,狠劲儿的打!”

    更有甚者,房俊明显感觉到有两个胆大的趁乱伸手用尖尖的指甲在他肋下狠狠的挠了两把。有人还伸手往房俊脸上摸,也不知想挠他还是想摸他,房俊也不管了,张嘴就将一只粉嫩纤细的小手儿给咬了一口。

    耳边传来一声惊呼……

    房俊欲哭无泪!

    姐姐,您这是报仇呢,还是占便宜啊?

    女眷们围着房俊一顿狠揍,一旁看热闹的王家男丁各个吐气扬眉、心情舒爽!

    娘咧!

    这小王八蛋甘为陛下鹰犬爪牙,压得关陇集团抬不起头,更是将琅琊王氏折腾的苦不堪言。在朝堂上咱们那你没办法,今日落到咱家女眷的手里,还不是的乖乖的挨揍?

    这是迎亲必经的环节,房俊这顿打挨得那叫一个名正言顺,有苦说不出……

    闹腾半天,到底是太子李承乾看不过去,咳了一声,看着身边的王仁裕说道:“差不多行了吧?万一二郎恼起来,那可就不太好了。”

    王仁裕心中一惊。

    谁人不知房二的暴脾气?虽说是一群妇人挟恨出手,论理他房二也说不出什么,可万一这房二棒槌性子发作不管不顾的对自家女眷还手,那可如何是好?

    尽管大唐风气开放,可再开放的风气说到底也是男女有别,这房二若是龌蹉心起,趁乱沾些便宜……

    王仁裕顿时慌了,还未等他出言喝止,一旁的南平公主驸马王敬直开声喝叱道:“行啦!吉时已到,请新郎官速速进入内堂催妆!”

    一众女眷闻言,这才气喘吁吁的罢手。

    房俊长长吁出口气,总算挨过来了……

    等到他站起,顿时又惹起一阵哄笑。

    之间这位平素威风懔懔的府尹大人“钗横鬓乱”“衣衫不整”,好似被人拖进苞米地轮了一遍又一遍……

    自有随行的宫女忍着笑上前替房俊整理仪容,房俊则恶狠狠瞪着人群中的始作俑者谢明珠以及她身边的娇俏少女。谢明珠有些心虚,眼神漂移,不敢与房俊对视,唯恐这货以后报复。那位小女则毫不示弱的与房俊对视,甚至调皮的吐吐舌头……

    房俊火更大了。

    诸位皇子这时围拢过来,李承乾忍着笑,抱拳道:“多谢二郎替吾等兄弟挡此灾祸,此番情谊,谨记心中。”

    房俊大恨,你这不是说风凉话么?

    情谊?

    情谊个脑袋!

    刚才都不知道跑得有多快……

    他也不理李承乾,直接冲王敬直招招手。

    王敬直是南平公主驸马,但今日作为王家人并未担当傧相,而是作为主人负责在王家主持婚礼。论辈分王敬直是姐夫,但是论官职则是下属,虽然知道房俊一肚子邪火想要发作绝对没好事,可还是得乖乖的过来陪着笑:“女眷们不晓事,闹腾得过分了一些,二郎勿怪。”

    房俊皮笑肉不笑:“呵呵,不怪,不怪。”

    不怪才怪!

    王敬直刚刚松一口气,便见到房俊手指指着女眷当中那位娇俏少女,问道:“这位姑娘是何人?”

    王敬直吓了一跳,难不成这房二郎心中恼怒,想要开口将这女子娶回家中残酷折磨,一雪今日之耻?

    心中一个激灵,赶紧说道:“此乃舍妹,闺名绣娘,已然许配给英国公次子李思文。”

    末了加的这一句,显然是在提醒房俊:您有啥龌蹉心思也赶紧收了吧,这可即将是你兄弟的女人,难不成你好意思跟好兄弟抢女人?

    房俊何曾有这种龌蹉念头?

    他就算报复,也是想个无伤大雅的法子作弄这少女一番,怎会如此禽兽?

    不过听到这少女已然许配与李思文,心中大喜!

    连忙催问道:“婚期可曾定下?”

    他哪里知道这么一问,王敬直愈发肯定自己的想法,房俊就是要将自家妹子强娶过去加以蹂躏……

    脸上的神情便淡了下来。

    你房家现如今荣耀无比,难道我太原王氏就差了?

    在他想来,只要房俊闹上一闹败坏了自家妹子的名声,与英国公次子的婚事必然取消,而后房俊再对王家施压以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居然想要将王家嫡女强娶回去施以龌蹉手段加以报复,简直欺人太甚!

    王敬直冷言道:“年后即将成婚,房府尹意欲何为?”

    房俊丝毫没听出王敬直语气当中的不满,冲着人群中的王绣娘大声叫嚣道:“今日姑娘打我的次数最多,等到你与李思文成亲之日洞房之时,某必定加倍奉还!呜哈哈,希望姑娘坚强一些,到时候莫要哭鼻子才好……”

    所有人都一阵大汗!

    这特么是当朝国侯、封疆大吏的做派?

    公然向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叫嚣等你洞房的时候作弄得你哭鼻子……

    继而,一阵哄堂大笑。

    被外界传言杀人如麻强势无比的房二郎似乎也是那么难以接近……

    王绣娘脸儿通红,气得直跺脚,心中却是又羞又惊。

    成婚之日闹洞房是必不可少的环节,正如今日自己狠狠的揍了房俊一顿“杀威棒”一般,若是那日房俊可着劲儿的出损招捉拿自己,自己岂不是还不能发脾气,要逆来顺受流着眼泪还得带着笑?

    小姑娘芳心忐忑,有些后悔刚刚下手太重被房俊记仇,便掐了一把身边的谢明珠,小声埋怨道:“都怪你,撺掇我打了几下狠的,现在如何是好?”

    谢明珠被掐的一呲牙,郁闷的扁扁嘴。

    什么叫我撺掇的?

    分明是你自己想要替王家男人出气好不好……

    闹腾一阵,婚礼继续进行。

    李治大概是人生第一次经历大事,显得有些紧张,紧紧敢在李承乾身边寸步不离,李承乾只得闻言宽慰,时不时的拍拍李治的肩膀加以鼓励。

    李恪也在一边说着轻松的话儿,来缓解李治的紧张。

    李佑和李愔、李贞都跟在房俊左右,低声谈笑。

    唯有魏王李泰孤身一人落落寡欢,显得有些不合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