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酒宴
    作为李二陛下最宠爱的嫡子,晋王李治大婚的利益绝对是皇子当中最隆重、最奢华的。当然,这也跟这两年李二陛下内帑充裕、兜里阔绰有关,以前就算是想要奢侈一把也没那个实力,避暑狩猎、修个宫殿向民部拆借一些经费都被推三阻四,更时不时以魏徵为首的御史言官群起弹劾,谁受得了?

    现在花的是他自己的钱,虽然照样会有御史言官叫嚣着勤俭度日来给他添堵,可毕竟还是差了一些意思,李二陛下全当放屁……

    婚礼进行得很是顺利,但是繁冗的环节和严苛的礼节导致时间一拖再拖,等到一对新人送入洞房,已是玉兔东升,清冷的银辉照遍太极宫的屋脊宫墙。

    太极宫里摆满流水席,山珍海味美酒佳酿不要钱似的端上来,务必令所有来宾都感受到皇家的气度、天子的慷慨。房俊被太子李承乾和吴王李恪拉着坐到主位,以此显示对于房俊的器重以及他们之间的交情。

    不过房俊可不愿在众目睽睽之下进餐,委婉的拒绝了两位皇子的邀请,径自来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从他进来的时候程咬金就在对他招手,与一群武将匹夫喝酒吃肉那才叫畅快!

    晋阳公主送给他的吃食早就消化得差不多,现在肚子里就打起鼓,自然是酒到杯干来者不拒。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呜呜喳喳吆五喝六,这特么才是坐席赴宴!回头瞅瞅太子那一桌,全都是皇子贵胄谦谦君子,喝个酒推来让去假模假式,能把人憋屈死……

    美酒一杯一杯的毫不停歇的倒进肚子,负责倒酒的侍女累得胳膊都有些发酸。

    “处弼那小崽子就要奉调回京,现如今是正五品定远将军,在宫里当个亲勋翊卫羽林郎将也没啥意思,不若你在京兆府给安排个职务,跟着你混?”

    程咬金端起酒杯大咧咧的跟房俊碰了一杯,说道。

    房俊干了杯中酒,奇道:“处弼回京了?这么一点小事他自己来说就好,都是好兄弟,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何用程伯伯操心?”

    程咬金嘿嘿一笑:“那小子不是脸嫩嘛,说什么现在你这边也是压力很大,不愿意给你添麻烦。叫老子说呀,那就是放屁!啥叫兄弟?兄弟就是用来两肋插刀的!不能帮我挡刀,有点事情就唧唧歪歪推三推四,那能叫兄弟?老子跟他说房二郎不是那样的人,那小子像头倔驴一般就是不听,差点被他气得半死!你们说着小崽子这么个倔强法儿,特么像谁了?”

    房俊大汗……

    头回听说,原来好兄弟就是用来顶缸、用来挡刀的?

    不过你若是细细品味,话糙,理儿还真就不糙!

    天天喝酒吃肉寻欢作乐,遇到点事儿就往后退,那能叫兄弟?

    比房俊脸还黑的尉迟恭哈哈笑道:“老程我跟你说,你家那一窝小崽子,还就这个处弼老子看得顺眼,平常不吱声不吱气的,关键时候有担当有烈性,随我!”

    见到有人赞扬自己的儿子,程咬金自然高兴,别看他骂的凶,可自家儿子有出息谁不高兴?举杯跟尉迟恭碰了一下,咧着大嘴笑道:“这么多年,你这老黑总算说了一句让某心情舒畅的话语,来,饮圣!”

    “饮圣!”

    满桌子的武将碰杯同饮,气势汹汹。

    程咬金喝了酒,啧啧嘴,觉得有些不对劲。

    程处弼那是我儿子啊,你要是说脾气像你这没毛病,但是刚刚尉迟恭说的却是“随他”……

    混世魔王顿时恼了,“砰”的一拍桌子,牛眼瞪得好似铜铃,瞪着尉迟恭怒道:“尉迟老黑,你特娘的啥意思?占我便宜是吧?”

    尉迟恭莫名其妙的看着忽然发飙的程咬金:“你这是吃错药了?我没招你没惹你,凭啥骂人?”

    “那你说说,为啥说的儿子随你?”

    “有吗?”尉迟恭一脸懵逼,环视左右,求证道:“某说了这话?”

    李大亮大点其头,做了人证。

    尉迟恭有些尴尬,刚刚说话没过脑子,可他也没别的意思啊!你程咬金这么大光其火的智者我的鼻子骂,不是打我的脸么?就算我说错了,也不至于这般过分!

    尉迟门神也是个暴躁性子,焉能受得这份鸟气?

    当即也拍了桌子,怒道:“某就说了,你能咋地?某又没说错,你那儿子比你强多了,现在谁不知道房二这个京兆尹压力巨大,到处都是敌人?也就你这个没长心的混蛋能说出让房二安排职务的话语来,你这是做长辈的姿态?”

    两个脾气火爆的家伙杠到一起,简直就是火星撞地球,眼珠子一个比一个瞪得大,露胳膊挽袖子就要战在一处……

    房俊这个无奈呀,赶紧拉架,劝住尉迟恭道:“尉迟叔叔休要担心,小侄堂堂京兆尹,还能管不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京兆府衙门里头我说了算,安排个职务算得了什么?谁敢叽叽歪歪,立马收拾他!”

    程咬金挑起大拇指:“这才叫爷们儿!你尉迟老黑长得倒是五大三粗,胆子其实比耗子还小,都比不得你家的那两个娘们儿!”

    房俊无语,程妖精你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是个人都知道尉迟恭惧内,发妻去世之后,娶了个续弦之妻甚至比之前更甚,此事已然成为长安笑柄。可是别看尉迟恭在家中对妻子俯首帖耳,但是到了外头谁若是嘲笑他惧内,非得跟人干一架显示一番自己的武力值!

    果不其然,一听程咬金骂自己怕老婆,尉迟恭忍不住了,破口大骂道:“你个老东西,敢不敢与某大战三百回合?外间以讹传讹的传言你也信,焉知老子在家中一言九鼎?要说怕老婆,我尉迟恭就算当真是怕,难道还能比得过房玄龄不成?怎不见你嘲笑房玄龄?”

    房俊以手捂脸。

    你们吵你们的,实在不解恨就打一架,干啥扯上咱老爹?

    满桌武将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若是换了旁人,说他怕老婆那就是得罪人了,可是在房玄龄这边不叫事儿。有人当着房玄龄的面说他怕老婆,房玄龄微微一笑,坦然道:“老妻为我生儿育女操持家业,操劳辛苦嘘寒问暖,实在是劳苦功高,难不成时不时的打骂一顿就彰显我是男儿本色?我那不是怕,是敬。”

    不以为杵,反以为荣。

    天下人皆敬服之。

    可是说到底,在人家儿子面前说这样的话身为不妥,尉迟恭说完就后悔,尴尬的对房俊说道:“二郎勿恼,某可没有嘲笑你爹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

    房俊无语。

    这个比方打得好……

    李大亮等人好说歹说,两人才算是坐下,气呼呼的不搭理对方。

    尉迟恭对房俊说道:“既然你刚刚夸下海口,吾那次子与你也算是有交情,你也一并安排了吧。”

    房俊只好说道:“尉迟宝琪与我一见如故,没问题。”

    自然没问题,就算有问题,这个时候他敢说?瞅瞅程咬金和尉迟恭现在的状态,谁招惹了都得倒大霉!程咬金的儿子你能安排,我儿子你就安排不了?

    瞧不起人啊?

    李大亮插言道:“听闻陛下意欲在昆明池那边筹建一个‘讲武堂’,此时开春就将由二郎负责,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这不算什么秘密,房俊坦言道:“确有此事。”

    眼下已有多位朝中文臣武将跟他打了招呼,请他日后对自家子侄多加照顾。

    照顾什么呢?

    房俊冷笑,李二陛下亲自担任“讲武堂”祭酒,谁敢照顾?

    这帮人也根本没想自家的子弟学到什么本事,不过是混一个人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