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章 忠臣离不开奸臣
    “你俩是不是疯了,怎能将他带到本宫的寝宫?这若是有任何疯言疯语传扬出去,还让不让我活了?”

    长乐公主柳眉倒竖,俏脸含煞,纤细的手指点着面前两个贴身侍女,恨不得将这两个迷迷糊糊的侍女撕成碎片!

    两个侍女则战战兢兢的站在她面前,任由一向温婉可亲的公主殿下发飙,缩着脑袋拢着肩膀犹如两只鹌鹑,心惊胆跳瑟瑟发抖……

    长乐公主快要被两个蠢货气死了!

    回头瞅了一眼四仰八叉躺在床铺之上嘴里还哼哼唧唧说着醉话的房俊,公主殿下烦恼的以手抚额,不知如何是好。

    自己是和离的公主,寝宫内睡了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妹夫,一旦传扬出去自己的清誉还要不要了?就算名声什么的她不是太在乎,但是父皇会怎么想,高阳会怎么想,自己的兄弟姊妹们会怎么想?

    跟自己的妹妹抢男人吗?

    白皙的脸蛋儿浮起两抹酡红,长乐公主银牙暗咬,羞恼交加……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长乐公主羞恼问道。

    “对……对不起殿下,奴婢知错了。”一个侍女认罪。

    “我们去给殿下取热水,结果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遇到房驸马,房驸马醉得厉害,嚷嚷着要见殿下,吾等不敢拒绝,所以就……”另一个侍女辩解。

    长乐公主无奈扶额:“所以就把他带来了?你真是蠢得可以,都知道他醉的厉害,为何还要听他的话?随随便便送到前面酒宴之处,自有内侍处置,现在你们把他带到本宫这里,你们要我怎么办?”

    两个侍女又回复鹌鹑状态,低头认错,不吭声……

    长乐公主无语。

    又一次回头看看嘴角流出哈喇子睡相难看放房俊,好看的柳眉蹙起。这个时候将房俊弄出去?更深寒重,睡得这么死一旦受凉就不好了。长乐公主不认为自己这是担心房俊,而是不忍高阳伤心,毕竟这是自己的妹夫……

    可是继续睡在这里也极为不妥,宫里即便规矩多、管束严,可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堂堂华亭侯、京兆尹、驸马房俊夜宿长乐公主寝宫……

    怎么传都不好听啊!

    “水……水……渴死了……兕子,给姐夫弄点水来……”

    床铺上的房俊嘴里嘟嘟囔囔,而后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长乐公主听得真切,心中顿时一松。

    原来房俊以为这两个侍女是兕子宫里的,这才让侍女将他带过去找她们的殿下。房俊口中的殿下自然是兕子,可是自己这两个蠢到家的侍女以为指的是自己,故此将房俊带到这里。

    只要不是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就好……

    轻抚胸口,长乐公主微微松了口气。

    可是心底为何却有又一丝淡淡的失落呢?

    来不及多想,长乐公主吩咐道:“给房驸马准备些醒酒汤,喂他喝下去。然后打发人去父皇那里通禀一声,请求父皇发落。”

    绝对不能将房俊“藏”在这里,否则后患无穷。通知父皇一声,无论是留在这里还是被丢出去,都不管她的事了……

    *****

    房俊睡得一宿好觉!

    等他睁开眼,便见到室内阳光明媚,温暖如春。

    游目四顾,见到四周靠墙摆满了书架,架上书籍典册琳琅满目。靠窗的地方有一张檀木书案,一人面向他据案而坐,却背着窗户投进的阳光看不清面容,另一个人背对他而坐,一身紫色官袍,头戴梁冠,发色苍白。

    最引人是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影,正站在书案一侧,一手这在研墨,另一手捏着袖口一面雪白的罗衫沾染了墨汁。阳光从她的侧面照射,使得她半边面容都沐浴在阳光的暗影中,绝美的轮廓边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似乎就连脸颊之上的茸毛都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那一双纤纤素手,在阳光的照射下洁白纤美,几乎不能用言语来描述其纤秀之美态……

    “呵呵,你这混账终于醒了?朕还以为你睡死过去了呢。”

    背着阳光那人开口说道,语气不善。

    房俊打了个激灵,赶紧一骨碌爬起来,施礼道:“见过陛下。”

    心头却是狐疑,自己这是睡在哪里,怎地还有李二陛下?

    偷偷抬头,再看了一眼那白衣研墨的丽人,才认出是长乐公主……

    而背对房俊那人这时回过头来,一张苍老的面容皱纹密布,正是魏徵。

    房俊又施礼道:“见过侍中,见过长乐殿下。”

    魏徵笑呵呵的摆摆手,长乐公主则眼眸微抬,长长的睫毛微微搧合,清亮的目光在房俊脸上滴溜溜的一转,便又垂下头去,专心致志的研墨。

    李二陛下瞅了房俊一眼,气就不打一处来。

    喝醉酒也就罢了,居然敢夜宿公主的寝宫?简直是胆大包天!若非昨夜长乐遣人来告知的时候言明房俊是误将长乐公主的侍女当作晋阳公主的侍女,这才导致这么一出误会,李二陛下杀人的心思都有!

    可即便是这样,那晋阳公主的寝宫就是你能随便留宿的?

    虽说兕子年岁太小还不至于有什么污秽不堪的传言,但那到底也是待字闺中的公主,你一个姐夫住在那里难道就稳妥合适了?

    哼了一声,李二陛下低头写字,不理房俊。

    房俊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此处虽然是一处书房,但是出去书籍典册文房四宝之外,尚有不少精致的挂件饰物,很是有些脂粉气息。难不成是长乐公主的书房?

    又想起昨夜留宿在此……

    娘咧!

    没说错啥做错啥吧?

    看了看李二陛下黑如锅底的脸色,心中忐忑。难怪这位大帝一脸不爽,任谁有一个男人在自家闺女书房里留宿一宿,怕是心情都好不了吧?

    房俊讪讪走上前去,见到李二陛下正在显摆他那一手飞白,刚写了两个字,便赞道:“笔走龙蛇,意态万钧,秀丽端方,铁画银钩,好墨!”

    李二陛下虽说心里有气,但是听得房俊赞赏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房俊自己便是一等一的书法大家。可是听到最后,才恍然这厮居然赞的是墨……

    顿时大怒道:“什么墨当得起意态万钧、铁画银钩的评语?”

    房俊陪笑道:“长乐殿下素手研墨,当今陛下泼墨挥毫,自然是意态万钧,铁画银钩!试想,若没有这等好墨,陛下这一手惊天动地飞白书也定然略逊风采!”

    长乐公主低眉垂眼,俏脸紧绷,强自忍着笑。

    李二陛下瞪了房俊一眼,无言以对。

    难道说就算没有自家闺女磨的墨,咱这一手字照样惊天动地?

    魏徵一脸不爽,叱责房俊道:“谗言媚上,巧言令色,寡廉鲜耻至极矣!你也算读书人?简直就是吾辈之耻!”

    房俊嬉皮笑脸道:“您这是骂我是佞臣咯?”

    魏徵哼了一声,痛心疾首道:“你以为呢?本可以刚正笔直的行走官场,为何偏偏要这般谄媚?”

    房俊说道:“那您老可得感谢我。”

    魏徵气道:“还感谢你?老夫恨不得代替尔父将你掐死,空有天赋却误入歧途,岂不可惜!”

    房俊笑道:“您这话不对。任何事情都得用辩证的方法去看待,您想啊,若是没有我这等佞臣,怎么能显示出您的忠直高尚呢?没有吾等佞臣之衬托,想必您现在也还是籍籍无名的一个勤恳官吏,怎么能有如今这般崇高的地位声誉呢?”

    魏徵差点气个倒仰。

    这特么悖论?

    按你这么说,天底下的忠臣和佞臣岂不是称离不得砣,砣离不得称,是特么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