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爹,请听题!
    得知消息的晋阳公主急匆匆赶来,却终究晚了一步。

    看着被褪去裤子后臀打得血淋淋的房俊,小公主脸儿羞红眼圈儿也红了,抿着嘴唇幽怨的看了一眼父皇,低声道:“就算做错事,骂一顿就好了啊,再不行就降职降爵,干嘛要打得这么狠……”

    晋阳公主今日穿了一件粉白色的棉裙,上身罩着一件藕荷色的半臂罩衫,肌肤水嫩,容颜秀丽,此刻抿着唇嘟着嘴一脸心疼的样子,萌的一塌糊涂。

    她心疼,李二陛下也心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好似自己的闺女一个两个都跟房俊如此亲近?刚刚揍了房俊一顿而稍稍缓解的邪火再一次窜了出来,若不是担忧身子娇弱的晋阳公主伤心,李二陛下很想大喊一声“再打三十”!

    似乎看出了父皇面色不善,晋阳公主不敢多说,便又埋怨长乐公主:“姐姐就站在这边看着也不劝阻一下父皇吗?”

    长乐公主无语。

    她自然看得出来父皇的怒火多半来自昨夜房俊夜宿她的寝宫,你让她怎么劝?以什么立场去劝?怕是自己不劝还好,劝两句的话很可能就不止一顿板子了事……

    晋阳公主蹲在房俊身边,也不好意思去看他的伤处,心疼得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儿,柔声道:“姐夫不疼,兕子给你叫御医,用最好的药,保证不会结疤。”

    房俊苦笑。

    那地方结疤也没啥吧?反正轻易不给人看,也就没有好不好看的担忧。不过晋阳公主真心实意的替自己伤心难过,还是令房俊心情大好,有个温柔乖巧知道心疼姐夫的小姨子的男人,还真是挺幸福……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没到半天功夫,房二郎又一次被李二陛下挥舞大板打得嗷嗷惨叫的消息便如同长了翅膀一般传遍长安城。虽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宫里的内侍宫女们有那么大的胆子房俊前脚挨揍他们后脚就敢传播?

    因此房俊严重怀疑是魏徵那个老家伙为了报房俊的一箭之仇,故意到处散播消息!

    伤势虽然并太重,但毕竟天冷,一旦冻着伤口可就不妙。故此晋阳公主亲自打发自己宫里的内侍在禁卫护送下将房俊送到长安城中的房府。

    房玄龄见到二儿子又被打了,默默无语望苍天,喟然一叹,摇摇头负手走进屋内……

    隔三差五就惹得陛下火冒三丈,这小子难不成跟陛下上辈子是对头敌人?放眼满朝文武,敢跟陛下怼杠的不是没有,可是如自家小子这般被陛下三天两头的打一顿板子然后照样重用的臣子,可谓绝无仅有。

    也算是贞观一朝的奇葩了……

    房俊伤势看着吓人,实则不重。行刑的禁卫下手很有分寸,自然知道别看房俊现在惹得陛下大怒,可是一转眼绝对会将陛下哄得眉花眼笑,这时候打的狠了,岂不是妄作恶人?再者说房俊是什么人?老爹是房玄龄,老丈人就是陛下,妥妥的封疆大吏开国县侯,最要命的是房俊那睚眦必报的脾气,谁敢当真狠狠的打?

    不要命啦?

    敷了伤药,换了一套衣衫,房俊趴在炕上唉声叹气。

    房玄龄负手走了进来,挥手斥退了屋内的侍女,先是瞅了瞅伤处,见到并无大碍才放下心。到底是自己的种,怎么可能不心疼?

    可是心疼完了,怒气又上来了……

    “说说,你是怎地又招惹到陛下了?”

    对于这个儿子,房玄龄也是无力吐槽,你说你隔三差五的就去撩拨陛下干啥?也就是现在陛下年岁渐长脾气温和得多,若是放在年轻那会儿杀伐果断,一怒之下先砍了你,后不后悔再另说,哭不死你!

    房俊叫起了撞天屈:“父亲,这次儿子当真没招惹陛下!非但没有招惹,儿子还站在他一边帮他对付魏徵来着,谁知道那位陛下因何忽然翻脸?”

    便将自己与魏徵争执的言辞复述一遍。

    明明是站在李二陛下这一边的,为何还要打我呢?

    房俊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房玄龄听到房俊对魏徵说的那些话,眼珠子都瞪圆了,一伸手,一巴掌就拍在房俊后脑勺上,骂道:“你个混蛋羔子,哪里学来的这些歪理邪说,混淆视听、妖言惑众?若是老子当时在场,说不得就能扒了你的皮!奢侈有理,勤俭有错?我呸!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自以为自己有几分能耐,就不将天下人、不将先贤圣哲放在眼中了是吧?简直荒谬!”

    房俊捂着后脑勺,不满的反问道:“那行,父亲你来跟我说说,我的这番话错在何处?荒谬在何处?我拿钱去花构成了财富的流通,致使在这个流通的过程当中人人受益,哪里有错了?难道非得将钱财紧紧的捂着造成天下无钱可用,那样才是正途?”

    房玄龄被噎了一下,无言以对。

    就如同魏徵一样,先入为主的认为房俊这就是歪理邪说,可是一时间却难以反驳。明明是错的,可是自己偏偏就证明不了,这种郁闷着实令人难受!

    房俊得意道:“反驳不了吧?哼哼,那魏徵老儿还不忿呢,论起经济财富,他哪里记得上我?”

    魏徵反驳不了,及不上你;你给我也反驳不了,我也及不上你?

    房玄龄恼羞成怒,骂道:“你个棒槌吃了几碗饭?弄出一套歪理邪说糊弄人,不以为耻反而沾沾自喜?”

    “您管我吃了几碗饭,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要不这样,我给父亲出道题,您答上来了我认错,您答不上来就得承认我这套理论是正确的,不知父亲敢否?”

    房玄龄恼火的又是一巴掌扇在房俊后脑勺,“老子打死你,你看了几本书,就敢给来自出题?”

    出个锤子的题!

    所谓知子莫若父,自家崽子什么德行,当老子的岂会心里没数?一听房俊这语气,房玄龄就知道这小子必定是何处学来什么稀奇古怪的题目,专门刁难人的。自己若是答不出,岂不是有损为人父的尊严?

    坚决不能上当!

    可是他手尚未触及房俊的脑袋,身后便陡然响起一声怒叱:“敢打我儿子,老娘跟你拼命!”

    吓得房玄龄一哆嗦,这一巴掌也拍不下去……

    卢氏出现在门口,风韵犹存的脸上含霜带煞、柳眉倒竖,三两步抢到房玄龄面前,喝叱道:“儿子说给你出题,你答与不答自然随你,可是你打儿子干什么?”

    房玄龄气道:“天底下哪里有老子给儿子出题的?”

    卢氏一翻白眼,气势汹汹:“儿子不是说了吗,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是怕答不上来丢人吧?老子不如儿子,传出去那才叫笑话,呵呵。”

    房玄龄怒道:“我不如他?”

    瞪着房俊道:“来来来,就让为父听听你又玩弄什么鬼把戏,什么题目说来听听。”

    房俊暗暗好笑,故意说道:“还是不要了吧?儿子最近在钻研数术与经济之间的联系,如何用数术来准确的表达经济的状态。父亲到底对数术不甚精通,那个万一答不上来……”

    房玄龄大怒:“兔崽子你是说老子不识数吗?”

    房俊大汗:“儿子哪儿敢呢?就是……”

    “休要徒逞口舌之利,速速将题目说来,什么勾三股四弦五,真当老夫没学过?”

    “那行,您听好了——有三个进京赶考的学子,夜晚投宿,客栈只剩一间房,三人同住要一晚三十文。三个学子每人掏了十文凑够三十文给了掌柜。后来掌柜说既然是看考的学子,出外不易,优惠一下给二十五文好了,拿出五文钱让小二退还给他们。小儿心想三个人分五文钱也没法分啊,便偷偷藏起两文,给了三个学子一人一文。如此,三人每人掏出十文,退回一文,便是被人花费九文,共计二十七文,小儿私藏了两文,一共二十九文。那么问题来了,还有一文钱哪儿去了?”

    房玄龄开始的时候开捋须淡然,一脸云淡风轻。

    听到最后一个字,双眼蓦然睁大,差点将胡子都揪了下来……